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Brujay亲情向】Robinhood



1------


凌晨2点,杰森把床底的纸箱子拖了出来,拿出里面那件脏兮兮的红色连帽衫。

这可不能让阿福看到。他皱着眉头又一次对自己说,不,绝对不行。管家的眉毛会竖直起来,发际线会消失在后脑勺。 想当初为了说服他老人家留下这件衣服而不是把它扔进搅碎机里就废了他不少劲。他可不会乐意看见这件好不容易洗干净的衣服重出江湖,还携带着“不能在韦恩大宅出现的十大病原微生物”。


穿上这件旧衣服让杰森有了回到过去的感觉。当他还在街头玩蛋的时候,他穿着这件衣服偷过面包,还撬过蝙蝠车的轮子。 美好的时光。 当然这一撬把他直接撬进了蝙蝠侠家里去,这又是后话了。

他戴上兜帽,从窗口纵身一跃。




杰森能轻易地按照设计的路线离开韦恩宅,在躲避监控摄像这一方面他是个老手了。这也是他的街头生活给他留下的一点好东西----他偷过不少东西,没有几次被成功抓住。尽管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但今晚,他可能又要重操旧业了。


这一夜早些时候,他还在黄色披风里时,他和蝙蝠侠刚把这家的主人送进大牢。- 杰森用钩索晃到了一个高级套房的顶楼,藏在阳台外偷偷向里望去。 - 但也不是一劳永逸,肥佬有钱,也有地位,而哥谭市高层有的是那些肯被他收买的人。

他真讨厌这些有钱人。 杰森想到这里厌恶地皱起了脸,尤其当他们的钱财都不该属于他们,他们所做的只是把成本从穷苦的底层劳动者手中榨出来,却把所有的盈利收进了自己的腰包。


“罗宾,够了。”布鲁斯这么说,制止了他往那个胖子脸上狠狠来一下的行为。 于是那混球就只是完好无损地在监狱走一趟,或许没几天就再次恢复自由。

这一切都太不公平了。



房间里果不其然有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这是杰森偷偷在警察局打出来的电话中拦截下的信息,富佬借着找律师的名义让他的下属把他的钱偷出来去保他出狱。 房间门口本来应该看守的警员不见了。 也许他们也被收买了,杰森想,他就是这样一个悲观主义者。

他敏捷地翻过栏杆,落在阳台上,都没有刻意去掩盖自己落地的声音。 房间里的人几乎是立刻就发现他了,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 这很好,布鲁斯总和他强调隐藏自己的位置,那些后备计划... 但是不是现在,杰森露出了笑容,感觉又回到了哥谭的街头。 现在他不是罗宾,他只是想享受干掉一些人渣的快感。

杰森轻松地翻上一个人的肩头,用膝盖给他的鼻子来了一下。惨叫声让他的肾上腺素都澎湃了起来,他们需要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打倒的,布鲁斯的无声袭击很有效,但那乐趣又在哪呢?


他没有从大宅里带出什么会暴露他是罗宾的小道具,但是他训练的足够多了,干掉两个跑腿的小角色一点难度也没有。 他坏笑着把两个人乱糟糟地绑了起来,一个脚抵着另一个的下巴,另一个脸贴着对方的屁股。 然后他拍了拍手,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他们打包起来的那袋子钱上。

“那么,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他自言自语。



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对的,不然他也不会瞒着布鲁斯跑出来。 但是布鲁斯又知道什么呢?他从出生起就是个亿万富翁了,他从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也不知道这些钱对于那些贫民窟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蝙蝠侠的任务只是负责打倒坏蛋,但他不知道的是---打倒了一个恶棍又只会出现一个新的。受到迫害的人永远也没法得到真正的慰藉。 这个城市真正需要的,是一些根基上的改变。


杰森想到这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扛起那袋钱来到窗口 向外射出钩索。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干这事了。目的地依旧是犯罪巷。 犯罪之网的中心,他长大的地方,也是一切的开始。




---------------------------



生活教会了杰森很多东西,其中就比如 不要穿太好的衣服跑到贫民窟去送钱。 穷人不傻,况且他们也有尊严,他们才不想要富人家少爷假惺惺的怜悯,除非你想挨几块小石头,一顿嘲讽 或者被绑架起来等着自己换来更多的钱。

实践出真知,而杰森一向自学成才。


吊索晃过高楼,降落在低矮建筑的巷口。他眯着眼睛借着月光向下望去。 “嘿。” 他向着看似空无一人的沥青地上轻轻喊道,几个孩子几乎是立刻从墙壁后的阴影里跑出来。

“杰森!”带头的孩子兴奋地叫道。 “小声点艾德。”他低声提醒着那个叫艾德的孩子,犯罪巷可不是徒有虚名,他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凯利女士在哪?”

“我们带你去。”艾德点了点头,看着杰森从高高的墙头上轻盈地跳下来,眼睛里忍不住闪现着兴奋的光芒,“她在里面。”



杰森在犯罪巷时认识的人不多,他独来独往。没有人知道他后来做了罗宾,严格来讲,甚至只有包括凯利夫人的少数几个人在他还没有离开犯罪巷住进韦恩宅之前见过他。

凯利夫人,作为一个长期住在这儿的女人,她不像市中心的贵族夫人那样有着纤细的手臂和优雅的微笑,她胖胖的,总大着嗓子敲着锅让几个脏兮兮的孩子到她家里面来吃饭。 杰森不喜欢依赖别人生活,所以很少去她那儿,但当他把自己的饮食减少到最小都没能剩下食物给他母亲时,他不得不带上碗去了凯利夫人那儿。

他能感觉到她的目光长久地停留在自己这个陌生的孩子身上,让他不敢抬头,等队伍排到他的时候,他清晰地记得她往他的汤里多放了一块土豆。 “往她的海珞因里面每次稍兑一点盐水稀释掉一点,慢慢来说不定能小点戒断反应。”凯利小声地对他说,“记得多少让她吃点东西,不让她有可能会把自己饿死。”

杰森忍不住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她,他知道她在说自己的母亲,但他不知道的是居然真的还有人会关心他们这两条微不足道苟延残喘的生命。 凯利以为自己的话吓到男孩了,叹了口气,“要是可以的话我会帮你母亲搞到点药的....孩子,”她又轻声说,“不用担心。”

“...杰森。”杰森犹豫了一下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

“好吧,杰森,不用担心。”疲惫的夫人对他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她的蓝眼睛里有着这小巷子里最为重要又珍贵的东西---希望。 “一切会好起来的。”她说。


一切最后的确好起来了,虽然,他的母亲还是死了,那伤透了他的心,但是后来事情于他又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好像他又重新获得了一次机会,去让他追逐那些他从未得到过的东西。


   艾德左右张望了一下,敲了敲一扇不起眼的门,开门的正是凯利夫人,她看到他们几个的一瞬间迅速地把他们拽了进来,一把关上了门。

   “杰森!我上次是怎么和你说的?”她凶巴巴皱着眉头插着腰的样子还是和原来没有丝毫变化。 剩下那几个孩子马上躲进了里面的房间,留下杰森单独和生气的老母鸡妈妈对峙。 “ 不要再这么干了!听着,我不知道你的这些钱是哪来的,但终归不是我们的钱!你不能总为我们做这些事儿,现在外面很危险,蝙蝠侠无处不在地在看着呢....”


   “但是你们需要钱。”杰森小声插嘴打断了她的啰嗦。

   “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去偷钱!”

   “这不是偷!”杰森试图争辩,“....好吧可能看起来是,但这不一样!”


   “你第一次带着一笔钱来的时候和我说你是捡来的,我就不太相信你,在哥谭哪有这好事?后来你又来了第二次...这是第三次了!”凯利担忧地眉毛都拧在了一起,“杰森,你说实话,你是怎么搞到这些钱的?”


   杰森沉默了一会。 


   “从一个富佬家偷的。”他最终还是老实地回答道,“我听说他入狱了,这些钱要么会进GCPD的证物室当作黑 款回收,要么就是被他自己的人再偷回去。无论怎样,它们不会被用在正确的方向上。”

 他摘下了兜帽,认真地看着凯利夫人,“你们需要钱。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这里现在有多少个孩子?20个?30个?你不可能靠一个人就养活那么多孩子。 相信我,这是正确的事,可能通过了一个错误的方法,但是这绝对是这些钱最好的归处。”


  凯利动摇了,杰森说的没错,无家可归而在这里聚集的孩子越来越多,她不可能一个人承担所有支出。  在生与死的问题上,道德的边缘线就变得模糊起来,没有人愿意主动跨过那根线,但生活又总是这么身不由己。


   “那你呢?” 她最后问杰森,“你确定你不会有事吗?你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性,你可能会被盯上的,还有蝙蝠侠....”


   “这个你放心吧。”杰森露齿一笑,把布袋交到她手里,重新戴上兜帽,“我不会有事的。 至于蝙蝠侠,他绝对不会发现这些的。” 他射出绳索,重新投入到夜幕之中,“ 我保证。”



---------------------------


   等杰森回到大宅,小心地翻窗进入自己房间,天都快亮了。

   因为夜巡,他每晚就没多少睡眠,要还想偷偷溜出去做罗宾汉,他早晚会死于睡眠不足引发的猝死。


   这是个问题.....杰森迷糊地想着。唔,这是个问题....... 但他还没想出来解决方案,他就挨着床边睡着了。他太困了,无论如何,睡觉第一。

   而那件脏兮兮的、携带着“不能在韦恩大宅出现的十大病原微生物”的红色连帽衫还依旧在他身上。



   与此同时的蝙蝠洞里,还有一个一夜没睡的人,紧紧盯着屏幕上的一个小红点,看着它兜兜转转在外绕了哥谭近一圈,最终回到了韦恩宅,才终于松了口气。


   “你在干什么呢 杰森?”布鲁斯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TBC-

   

   


评论(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