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罗伊,这他妈?!》20


箭家重度ooc预警,🙏请原谅,ooc属于我,角色属于dc







   罗伊第一次见到杰森的时候,他管他叫小杰鸟。


   多年以后杰森在监狱中 从胖胖的神父服装里挤出来,一枪崩了罗伊手上的铁链,把弓箭交到红发人手上。罗伊盯着他看了一会,轻轻问了句“小杰鸟?”   他是怎么认出来的,自己早就不穿小短裤了,难道他头罩上有自己的脸?杰森永远也不知道。


   又多年以后在红头罩与军火库的安全屋(仓库)里的一个晚上,杰森和罗伊正打算促膝长谈。杰森负责促膝,罗伊打算。



   “你好不好奇我为什么叫你小杰鸟?”罗伊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抱着膝盖期待地看着正在打坐冥想的杰森。

   “不好奇,滚。”杰森说。他闭着眼睛都知道罗伊那张蠢兮兮的脸只会更近地凑在他跟前。滚这个字的魔力对罗伊哈珀完全无效。 冥想需要心绪平静,所以尽管罗伊给自己也搞过这样的纹身他永远也没法发光。现在托他的福,杰森觉得自己也已经离“心绪平静”相差甚远了。


   “真的不好奇?”罗伊问,他的气息扑在杰森下巴上。

   “..我打赌你冲所有你见过的罗宾都叫鸟。”

   “不是的!”罗伊大幅度地摇了摇头,发梢都扫到了杰森的脖子,“我原本就没管迪克叫过迪基鸟。”

   没有吗?杰森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 该死的他为什么真的去特地想一想。 


   “那为什么?”他干巴巴地问,因为他知道他再不问这个问题罗伊整个晚上都不会放过他。

   罗伊果然变得兴奋起来,从他喷在自己脸上的呼吸中的热情就可以感觉出来,“你想知道吗?”他喜滋滋地问,然后说,“我偏不告诉你,如果你答应明天陪我去奥利弗那儿吃完饭我就告诉你。”


   杰森身上莹莹的蓝光终于噗的一下熄灭了。


   “...我没空陪你玩,罗伊哈珀。”他疲劳地说,他的不耐烦和揍人的欲望打破了内心的平静,这次可能是永远,“我连老蝙蝠那儿的晚饭都不乐意去。”

   “所以呀,你就当还我个人情,因为我上次陪你去了你的饭局。”杰森睁开眼睛,发现漆黑的房间里罗伊的绿眼睛却在发光,这简直太惊悚了。

   “是,而且我看你上次玩的很开心。正好迪克缺一架僚机,蒂姆缺一个足够无聊的同伙陪他第二十七次尝试黑蝙蝠电脑的系统,达米安缺人和他干一架,而我对任何一个都没兴趣。 干脆下次你代我去好了,他们说不定都不会注意到我不在。”


   杰森从地板上站起来,准备以此宣布这场对话的终结。但罗伊依旧在地板上坐着不动弹,只是抬头用两只诡异的会发光的绿眼睛盯着他。

   “拜托啦杰森,”他可怜地说,“我也不想去,可这是黛娜的生日!这就像你们家阿弗雷德的生日一样。”

   杰森停住了脚步。

   “你懂我的意思的,我必须去...”难得罗伊也有些局促不安,“而且如果你在情况会好很多...”


   杰森低头看着他,然后叹气,然后说好吧。

   是阿弗雷德打动了他并不是罗伊的绿色小灯泡。


   “作为交换你下次替我去见老蝙蝠。”

   “好哒!”罗伊立刻嬉皮笑脸地答应下来。



---------------------


  
   其实情况也没有这么糟,毕竟罗伊的家人似乎比自己的通情达理些,虽然他肯定罗伊对于他的家人也有同样的看法。


   在和韦恩宅差不多大的奎恩宅门口,杰森听见里面的鸡飞狗跳,好像有人在里面激烈地干群架。在罗伊无奈地按下门铃之后,里面的声音突然消失了,然后兵荒马乱的脚步声响了一会后,好像是从房子的另一头跑过来的奥利弗奎恩带着一脸煤灰和一脸傻笑地打开房门惊喜地大喊:“漂亮小....!”

   “奥利弗,冷静一点。”罗伊干巴巴地说,“是我。”


   “噢...”奥利弗脸上的喜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变成非常尴尬的表情,忽略掉他手上还拿着一个焦黑的烤肉铲,和身上嫩黄色的围裙,这一幕可以说是非常冷静又僵硬了。杰森还从来没有在罗伊脸上看到这样冷酷的表情,但他很确信现在不是嘲笑他的时候。

   “绿箭。”他向山羊胡子上蘸着酱汁的金发男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红头罩。”奥利弗同样点了点头。考虑到他们上次也是第一次见面是在罗伊的病房里 为谁的治疗方案更有效而差点没打起来,这算不上是糟糕的会面了。

   “进来吧,”奥利弗把挡住门的身子让开,“我们在..呃,烧饭,你们可以先找地方坐。”说完这些他就麻利地消失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许超级英雄家的经格外难念,是用天启星文书写的,杰森表示理解。



   绿箭消失之后杰森看到了跟在他后面的另外两个人,一个金发深色皮肤的男孩和一个金发马尾辫的女孩,他们无一例外脸上带着煤灰和一些飞溅的酱料,就是看上去没有奥利弗看到他们时这么失望。 他们进了屋子之后,男孩甚至立刻上前热情地握住了杰森的手。


   “你就是罗伊的鸟吧..... 嗷!” 米娅狠狠踢了康纳一脚然后不失礼貌地微笑接话道,“你就是罗伊的队友吧。”

   杰森一头雾水地点了点头,然后对面两个金发兄妹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看着罗伊。

   “特别争气,哥们儿。”深色皮肤男孩拍拍罗伊肩膀感叹道,“非常争气!

   罗伊刚打算说些什么,房子的另一头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两个人恐惧地抖了抖,女孩皮笑肉不笑,“我觉得那边需要我们帮忙,你们随便坐。”然后拉着深色皮肤的男孩一脸赴死的表情向爆炸源走去。


   “什么情况?”杰森一脸困惑地问。 “可能是奥利弗又把厨房炸了,看样子应该是黛娜还没回来他准备做顿饭给她个惊喜。”罗伊一屁股坐在客厅巨大的沙发上,痛心疾首地摇了摇头,“巨大的错误,山羊胡子,巨大的错误。黛娜发现你把厨房炸了肯定会杀了你的。为什么你就不能订外卖呢....”

   “呃,其实我说的不是这个,“杰森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他发现奎恩的沙发比布鲁斯的软一点,“为什么你兄弟姐妹一副见到我很高兴的样子,我认识他们吗?”


   “是我弟弟和妹妹,康纳和米娅,他们都比我小。”他忽视杰森挑起的眉毛,“至于他们高兴,是有别的原因...”


   这时候高个子的深色皮肤男孩---康纳,带着新的战损气喘吁吁地再次来到客厅:“罗伊,支援我一下?”他绝望地说,“我还能勉强控制住局面,那两个实在太能闯祸了,我快不行了。”

   “你让他去会更加控制不住局面,”杰森冷不丁地来了句,他发现事不关己地在旁边看戏的确很让人心情愉悦,“他不仅不会烧饭,还很喜欢爆炸,而且我有预感他会和绿箭打起来。”

   罗伊怨念地看着他,杰森耸耸肩,难道我说错了?


    康纳愣了一下,在脑内想象了一下这样的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不寒而栗。 他转头向杰森,“你可以来帮忙吗?”他小心翼翼地问,“你会烧饭吗?这样下去我们在被黛娜打死之前就会自取灭亡。”


   杰森恐怕没想到看戏总会把自己牵扯进去,不过他此时心情好到也并不是很在意。“好吧,我来帮忙,”他站起来捋起袖子,“做我助手?”

   康纳非常开心地答应了,看向罗伊的眼神里多了更多的感激,真他妈争气兄弟!然后带着杰森去了厨房。 不一会奥利弗和米娅被双双踢出厨房,郁闷地坐在沙发上,而厨房那儿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终于回归了正常。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儿了。罗伊得意洋洋地打开了一罐汽水在沙发上翘起了腿。吃瘪的山羊胡子和特别争气的小杰鸟。 罗伊差点以为今天是他生日。

   多了几道灰和几个烧伤痕迹的奥利弗沉默地看着好久没这么开心的罗伊,留意到他喝的汽水,也许蝙蝠家的小子是对他有了些正面影响,他这么想着,打算说些什么来融洽气氛。


   “我留意到你戒酒了,”奥利弗说,“这是件好事。”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然后米娅蹭地一下站起来,“我...先去洗个澡。”她小声说道,然后迅速地消失在两个人的视野中。

   奥利弗你真是个傻逼。她忍不住在内心骂道。你为什么会觉得开口是个好主意?


   “我戒不戒酒干你屁事。”罗伊冷冰冰地反问,刚才的好心情几乎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说了这是件好事。”奥利弗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了,他难道不是在夸这孩子吗?

   “当然对你而言是件好事,”罗伊充满挖苦地说道,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出去给你闯祸还要让你报销酒水单子了。”


   罗伊的态度激怒了奥利弗,而奥利弗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早就激怒了罗伊。


 -  “你就算不给我添麻烦依旧能给自己添麻烦,你猜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你怎么了?哦对了,你快要死了!

 -  “说的就好像你能怎么不添麻烦一样,如果我和杰森晚来一个小时你估计已经带着你的厨房炸到外太空了!

 -  “你别逼我提起那个蝙蝠家的小子...”

 -  “操,他怎么了?!”这回罗伊真的生气了,“你能有你的鸟我还怎么就不能有我的...”



   
   就在战争即刻要打响的这个时候,门铃再一次响了。




   “漂亮小鸟!” 奥利弗立刻换上一个相当肉麻的表情迎了上去,而黑金丝雀却忽视掉给她开门的一脸傻笑的奥利弗而是惊喜地对着他身后喊道,“罗伊!!!”她冲进来抱住他,“我真没想到你愿意今天回来!见到你真好!”

   看着紧紧抱住自己养子的老婆。奥利弗承认,有一会儿,就一小会儿,他真希望他当年没把罗伊捡回来。





---------------------

   

   杰森的心情还是非常好,在烧饭的过程中他结识了这个叫康纳的新朋友。他简直就是,杰森所有认识的人里面,最正常的一个了! 他平和冷静,风度翩翩而且踏踏实实。  为什么他就没有这么正常的兄弟?!  

   杰森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会,决定归其原因在蝙蝠家缺少女性,没有一个温柔知性的女人在家里后果就是有这么严重。 虽然拥有黛娜的箭家也同样诞生了罗伊这个傻逼,但毕竟是小概率事件。


   罗伊相比之下就没那么高昂的兴致,严格来讲这是杰森第一次看到这么严肃而且心情不好的罗伊。罗伊在他心目中就算天塌下来了都是嬉皮笑脸的样子。他不知道是该感到新鲜还是不安。


   “漂亮小鸟,你和猛禽小队出去几天没回来啦!我很想你。” 奥利弗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这让康纳和米娅都有点吃不下饭,一个看天上,一个望地下,罗伊则是直接把恶心的表情挂在了脸上,虽然杰森很确定平时他黏着自己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样的语气,他总算知道这点像谁了。

   “你看,为了给你庆祝生日我还特地烧了饭....”

   “饭是康纳和杰森烧的,”罗伊毫不留情地戳穿,“但厨房墙壁上洗不掉的熏黑的那层是他干的。”

   奥利弗杀人的眼神立刻就投过来了。但黛娜显然被吸引了兴趣,无视奥利弗看向杰森,“杰森?你是布鲁斯的孩子?杰森?”

   杰森看着黑金丝雀漂亮又温柔的蓝眼睛,一口食物噎在喉咙口,不知道是该回答是还是不是,最终低头嗯了一声。

   “我就觉得你很像。”黛娜微笑道,她的声音和她人一样动人,“你还是罗宾的时候我就见过你,你还记得吗?”
   
   杰森摇了摇头,对于他在死亡前的记忆他都有些模糊了,他也不想骗她,实话实说道“我复活以后对以前的事情都有些记不清了。”


   黛娜的眼神变得更加温柔了,像在看什么小动物。杰森从没有被这样的眼神盯过,他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头也不敢抬,怕会陷在那过于温柔的一片蓝色中。同时他还感觉到这个颜色的旁边有另一双不善的眼睛盯着他。

   黛娜是个特别聪明的女人,她没有在针对这个话题给杰森不必要的压力,而是换了个话题:“我还记得你在罗宾的时候救过罗伊,”她说,“在罗伊第五次离家出走的时候,他回来以后和我说了。”


   杰森果然被这个话题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你第五次离家出走?”他好笑地看着罗伊,“我在布鲁斯那儿都没有离家出走过这么多次,就你的战斗力你是怎么在前四次活下来的啊?”

   罗伊没好气地说,“大多是被奥利弗气走然后被黛娜找回来的。”

   奥利弗这时也很气闷,他感觉自己输掉了一场什么比赛,因为他让自己的助手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的次数比布鲁斯还多。

   考虑到布鲁斯在做家长这点上有多失败,他这真的可以说是极大的失败了。


   黛娜的兴趣依旧在杰森身上,“你不记得我了,但你却记得罗伊?”她看上去异常开心地循循诱导,“我打赌你做罗宾的时候救过不少的人,为什么记得他?”

   “因为他特别的蠢。”杰森不甚在乎地耸耸肩,“赤手空拳地对着一群两倍大的壮汉还敢大言不惭地骂他们,而且他得救后还给我起了特别蠢的外号,叫我‘杰鸟’。我可不会轻易忘了这个.......... 怎么了吗?”


   餐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黛娜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暧昧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远处一直没发声的康纳和米娅突然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然后又看向罗伊,康纳再一次拍拍罗伊,语气深沉又由衷地感叹:“第一次你就....真的太争气了。”

   奥利弗握紧了叉子看上去是真的想杀了自己,而罗伊,如果不是杰森这么了解他 (或者至少他以为他了解他)脸皮有多厚,他会说他在脸红。


   黛娜没有再问什么,她看上去特别满足,简直容光焕发,她立刻开始转移话题和康纳米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罗伊少见的特别沉默,奥利弗好像已经没有吃饭的心情了,他凶狠地盯着杰森好像想把他盯出个洞来。


   杰森:???我到底说了什么



---------------------



   杰森觉得他有必要向他们道声歉,因为他好像把这个生日聚会的气氛搞得非常不对。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康纳和米娅一脸慈祥地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你来这儿的意义其实已经达到了...”米娅古怪地说,“虽然没有什么用。”

   康纳仰天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口气,最终也没说啥,感谢了杰森精湛的厨艺,以及同样表达了他为能交个朋友感到高兴。

   罗伊吃完晚饭就被黛娜叫去谈话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出来了,一直低着头,路过杰森一把把他拽走了。

   “呃,你不需要和你弟弟妹妹打声招呼吗?”杰森问,“我需不需要和黑金丝雀说一声...还有绿箭....”

   “不用。”罗伊凶巴巴地表示,直接把他拉出了奎恩宅的大门,“回家。”他说,一屁股坐进车子的驾驶座,然后突然把脸埋进了方向盘里。


   “我再也不回来了....”罗伊说。


   杰森:???




---------------------



   回到安全屋(仓库) 到半夜了杰森总算想清楚了一些事,然后他来到罗伊房间,发现后者正拿着个像探测器一样的玩意在屋子的角角落落搜来搜去。

   “你在找什么?”杰森问。

   “监听器。”罗伊回答,回过头来,“待会儿去你房间搜。现在可能还没有,但我有预感不久就会有了.....你刚才想和我说什么?”

   杰森把他新产生的疑惑咽了下去,决定一件事一件事来,“康纳和米娅这么希望我去是不是怕被绿箭和黛娜秀恩爱恶心到吃不下饭让我分散黛娜的注意力?”他一口气说道,然后看着罗伊的反应。

   罗伊没啥热情地鼓鼓掌,“就是这样。” 虽然他们还是被闪了一脸,他把这句咽了下去。


   “奥利弗看上去想杀了我是不是也是因为我转移了黛娜的注意力?”

   “...是。”不完全是。 罗伊看着杰森有点若有所思的表情叹气着继续道,“你也不用特别放在心上,你没打扰到什么,他们天天秀恩爱 天天像过生日,老头子还敢在吃饭的时候给黛娜来个法式舌吻....”他因为恶心抖了抖,“康纳和米娅实在受不了了,求我做些什么。”他笑了笑,“你知道,我再怎么也是大哥,不会对他们见死不救。”

   “哦.....”杰森含糊道,这样他的疑问基本解决了。如果他对剩下的疑问穷追不舍就显得太罗伊了。所以他耸耸肩决定回房间忘记今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杰鸟...”罗伊突然有些紧张地叫住他,杰森回过头,“那个....那你有没有想出来,昨天的那个问题?” 他脸上带着非常少见的惶惶不安。

   “什么问题?”杰森一头雾水。



   罗伊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确认他的确想不起来了,然后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吻了杰森一下,“没什么,你回去睡觉吧。” 杰森特别地莫名其妙,但还是决定不要让自己显得太好奇,带着满腹疑问回到了房间。


   

---------------------




   为什么叫你杰鸟?罗伊心想。


   自从奥利弗第一次见到黛娜,他就认定这是他爱的人了,跟在她屁股后面 “漂亮小鸟漂亮小鸟”地叫个不停。 虽然罗伊从小就对这个行为嗤之以鼻,但有一点他和他名义上的弟弟妹妹都达成了共识。

   奥利弗的确是很爱黛娜的,而在箭家。也许“小鸟”就是对喜欢的人最贴切最充满爱意的的称呼了。


   他当然不会把这个告诉杰森,他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决定他是自己心爱的小鸟啦。  






   .....黛娜一定觉得这是她最棒的一个生日。罗伊再次捂住了发红的脸。




-End-





   

评论(14)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