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Brujay】If it had been you (四)






---------------------

Summary:五年前的布鲁斯在小丑的爆炸中死去 而杰森活了下来。
---------------------


上章: http://gyy991125.lofter.com/post/1d345254_cfc2bb9









后半夜的夜空变得晴朗了,依旧看不到月亮不过也足够,人们都知道它在那儿。



直到杰森躺在安全屋的床上,脚踝处的伤依旧在没完没了地困扰着他。 他看过了,没有骨折,只是扭伤了。 和枪伤尖锐的疼痛不同,它没有那么撕心裂肺,可是就是这该死地慢性折磨才让人更为烦躁。

每一次血液由心脏泵向他的左腿时,他的脚踝都会随着心跳突突地跳着。冰块让它麻木,可肿胀的燥热挑拨着神经末梢,依旧让人难以入睡。杰森干脆睁开眼睛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来到阳台上,点燃一支烟,又一根,然后又一根。


“呼。”



烟灰还没落地前杰森闭着眼睛,想象当他这么干时布鲁斯会突然从他背后出现,然后拿走他的烟,抓着他背后的兜帽,将他高高举起。

“这会让你长不高的。”他会粗声粗气地说,“你的家人呢?”

然后杰森就可以快乐地摇头,告诉他他现在没有家人了,然后布鲁斯就可以把他带回家去....带回家去....再一次.....


那灰烬落地了,藏在里面的红色火星在落地前就消失了。杰森睁开眼睛时,连灰也被风吹得不见了。


杰森低头,看着手里剩下地半根烟,失望而又生气地将它从窗口扔出。他真他妈可悲,真他妈是一个可悲的废物。一点小伤就使他无法入睡。如果他不是那么软弱,他也不会害死任何人。


这全是他的错。


他再次回到房间里,甚至没有脱掉被夜霜打湿的外套就躺回了床上。他从床头柜上胡乱抓了一把药---止疼药或是安眠药,不管哪一个过量了都足以致他死地,但他并不是很不在乎,他吞下那些药,然后满意地进入了他想要的昏睡模式。



梦里面他在韦恩宅后院的墓地上,他向前走去,踩过了玛莎和托马斯韦恩夫妇在地下的尸体,径直来到他们中间。

“布鲁斯,”他微笑着小声说,“你好老头子....”他将一瓶绿色的液体浇灌在新筑的墓碑前。


于是那块地方突然就伸出了一只骇人的白骨手臂,它挖开了泥土,直直地站立起来,然后用它空洞的眼睛盯着杰森。

杰森几乎没有犹豫什么,他上前一步,凝视着这具高他一截的骸骨,露齿而笑。

“嘿,老头子,”他说,伸手抱住了骷髅,“好久不见。”


骷髅有一会儿没有动静,可是当它动了起来,它硬邦邦的瘦骨嶙峋的手打在了杰森身上。

“这都是你的错。”那个干枯的故人开口说,又是一下,“这都是你的错,罗宾。”


疼痛来得猛烈又结实,杰森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骷髅的拳头一下下打在他身上,让他浑身都疼但他却又无法躲避。过了大概很久很久他才终于慢慢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噩梦了,他开始惊慌,想要醒来,可是那些药物让他无法苏醒。


“..我很抱歉....布鲁斯,我很抱歉。”他痛苦地咳呛着,哀求般地对着复活后丧生心智的骷髅忏悔,可是它并没有理睬他,它的头骨中一无所有,他听不见他,也看不见他。它只是一遍一遍地继续....


“这都是你的错罗宾。”




在没有暖气的安全屋里,杰森只是蜷缩着,颤抖不止。




---------------------





阿弗雷德永远都能清晰地记得五年前的那个晚上。当布鲁斯和杰森夜巡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在吵架:



“你说了可以威胁他!”

“威胁他,而不是打晕他。”布鲁斯把面罩一把扯下,他看上去气极了,“他已经在之前折断了一条腿,疼痛和恐惧早逼他到了边缘,他很快会向我们招供。”

“...还不够。”杰森冷冷地回应说,他的神情突然变得阴霾起来,“...我们应该打断他的另一条腿,让他一辈子都站不起来,就像他们对芭芭拉做的那样...”


“杰森!”布鲁斯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想训斥他些什么,但那些话堵在嘴边,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那个致命的恶劣玩笑,那声枪响也还回荡在他的心中。 “杰森...”最后他也只是叹气地命令道,“回到你的房间里去。”

“本意如此。”杰森冷冷地答。他把披风扔在地上,转头想走,却又看到了正往这个方向来的阿弗雷德,犹豫了一下,把披风捡了起来放在了椅子上。


“晚上好。”阿弗雷德想起他刚才尽收耳底的那些话,“你还好吗陶德少爷?”

“我好极了...”他说,令人意外的是这次他比以往吵过架之后平静得要快许多。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绿眼睛微不可闻地轻眨了一下,“反正夜晚还长着呢....”他又嘀咕。

“陶德少爷?”

“没什么,晚安阿福。”男孩快速地道了晚安,然后他蹬蹬蹬地跑上了楼去。


阿弗雷德看着他的背影,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招他再熟悉不过了,以前每次理查德少爷露出这幅神情后,他都会在半夜又偷偷跑出去独自给自己找一堆麻烦。

他看着电脑桌前蹙眉深思的布鲁斯,拿起椅子上黄色的披风慢吞吞地走过去挂在了衣架上。


“阿福...”过了一会布鲁斯闷闷地在他身后发问,“我该拿杰森怎么办?”他无意识地对老管家显露出了难得迷茫,“他身上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我不知道该如何把他带上正轨。”

他犹豫了一下:“尤其...尤其许多时候一小部分的我难以控制地去想也许他是对的,”布鲁斯最后说,“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您该做的是试图去理解他,也许?而不是总想着他是错的。”阿福声音平静地回答。默默计算着时间。

“你打算让我认同他的做法?”布鲁斯皱眉提高了声音,“他在考虑以暴制暴,阿福,那不是我们做事的方法!”

“的确不是,可你要让他知道为什么不是。”阿福转过身来,“用法律的仁慈处置罪犯,不是因为他们值得如此,只是因为你们不值得变得和他们一样。”管家直直地看着他,“你担心的究竟是罪犯、法律,还是杰森呢?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而在这时候阿弗雷德又淡淡地插上了一句,“也许这个时候您应该出去找一下陶德少爷了。他应该已经跑得很远了。”

“什么?”布鲁斯反应过来,猛地站起身,“他跑出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陶德少爷正急于要证明自己,我相信在他还没出大宅就把他追回来不是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可是他可能会有危险!”布鲁斯迅速地戴上面罩,打开了杰森身上藏的微型追踪器----当然,阿福知道他肯定会装这个,然后跳进了车里


“一路顺风少爷。”他无奈地目送着布鲁斯疾驰而去,叹了口气, “你应该让杰森知道你担心的是他。不要对那孩子太过苛刻了,这对你们都好....”


老人把这些剩下的自言自语留给了他自己,也许还有洞顶的蝙蝠。他再次看了眼表,慢吞吞地上楼去。等他泡完那两杯八成只会等着冷却的茶之后,他又慢吞吞地回到蝙蝠洞,时间踩的不错,蝙蝠车刚刚熄火。


“去你妈的,布鲁斯!放我下来死老头子!”杰森正被布鲁斯夹在胳膊间疯狂大骂和挣扎。双手各比了个中指,两条腿蹬个不停。阿弗雷德觉得自己至少要为此向韦恩祖上八代道很多的歉。 而布鲁斯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又看看禁闭室。

阿弗雷斯心领神会地用钥匙打开了禁闭室的门。 虽说是“禁闭室”但里面电视、桌子、床应有尽有,这个房间本来就不是处罚目的,只是不让里面的人逃跑而已。

但杰森显然不吃这一套,他咚咚地敲着单向的钢化玻璃门:“我又做错了什么?”他大喊,“我找到了线索,你没有找到,还是你只是不信任我去抓他?就像你不信任我做任何其他事一样?”

布鲁斯看了一眼杰森,和他那双不服气的绿眼睛仅仅对视了一瞬,就移开了视线。 “我今晚不回来了。”他和阿弗雷德说。

杰森在之前那个家伙身上发现了一张皱巴巴的粉色小纸片。 纸片脏到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但杰森知道它是什么,哥谭那个不久前刚倒闭的游乐园的门票。 他以前曾经很喜欢偷偷溜进那个地方转悠,那里有气球音乐,空气中全是棉花糖的甜味,他虽然买不起,但也还是喜欢闻那些味道。 只有他知道这个布鲁斯不知道的线索,这也是布鲁斯找到他的地方。 现在他得去继续杰森之前到一半的调查。

“您是否考虑...先和杰森少爷谈一谈?”阿弗雷德暗示性地看了眼房间里的男孩,“关于我们之前在说的....”

“我们可以晚点谈。”布鲁斯显然在逃避这个问题,他重新进入到蝙蝠车里,“我明天总会回来的。”他说,关上了车门。

阿弗雷德不知第几次地叹了气,端起来了刚泡的茶。“你们喝吗?”他抬头看着洞顶的蝙蝠,“我想也是。”他自嘲着。



可是布鲁斯再也没有回来。



不是所有死亡都有通知书,很多时候死亡就是一个不能再短的瞬间,发生在一个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后半夜杰森撬开了锁逃出去了,当然这个阿弗雷德是不知道的。他同样不知道杰森再跑回那个游乐园的时候,游乐园就在他的面前毫无征兆地炸成一堆废墟。


就在他面前,他晚了一步。


阿弗雷德只知道将近黎明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大宅的门,然后他冲出房间看到的是杰森和浑身是血的蝙蝠侠。

“救救他....”男孩哀声恳求。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从废墟里找到布鲁斯又是怎么把他带回来的。他已经死了。阿弗雷德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已经死去了。


他不知道是自己接受这个事实更艰难 还是把它告诉男孩更艰难。后来的回忆就不如之前那么清晰了。他像男孩要求的那样,努力地“救回”他的生命,但最后却只是为这个世界又多增加了两具尸体,分别叫做杰森陶德和阿弗雷德潘尼沃斯。


他随着布鲁斯死去的那部分灵魂在这座老房子里游荡了五年了,它有时还会和他一起坐着看会书或是喝杯茶。 他不知道杰森的又是如何,也许他的已经变成哥谭的复仇之灵?阿福想都不愿去想这样的事。


现在,整整五年过去了,就在他已经好不容易接受了现实,决心用他剩下的半条灵魂和半辈子生命去守护他仅存的这一方土地的时候, 大宅的门却再一次在深夜被敲响了。


“阿弗雷德...” 门口的人缓缓地开口。


他的孩子站在门外。 依旧没有一点预警,在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瞬间,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 阿弗雷德就这样再次看到了这张他以为再也看不到的脸。芭芭拉在通过无线电告诉他的时候他完全不敢信服,但见到了布鲁斯本人,不像迪克,阿福是这么快又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布鲁斯本人。不需要任何审问,任何检测,他就知道这是他的孩子,他的那另半条灵魂。



“布鲁斯少爷...”


迪克也从布鲁斯身后走出来,他脸上带着笑意,朝他点了点头。 阿弗雷德已经太久没见到迪克这样的微笑了,这是只有迪克才能露出来的表情,他湛蓝的笑眼能让人看到天空的明媚。 太久了,他已经失去这些太久了。可他们现在又这么真实地回来了。于是曾经的痛苦都不足一提,只剩下重逢的喜悦。


迪克看着阿弗雷德的表情,一时觉得他可能会流下泪,但是管家毕竟管家,他的经历比任何这些年轻人都要多得多了。


阿弗雷德一言不发,仔细地打量着同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布鲁斯,手抬起来,好像想摸他的脸,但最终只是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您想.... ” 他深深呼吸后这么问,“您想把那杯茶喝完吗?” 管家迅速地转过身去, 他挺得笔直的背脊留给他们一个幸福到轻颤的背影。




---------------------





大宅里一下就热闹了。


韦恩宅一共有这么大,一个人的时候就十分冷清,但仅仅多加了两个又会让它变的非常热闹。但还不够,他们还缺少一个家人没有回来。



“阿福....”在解释完一切他需要解释的部分后,布鲁斯摩挲着手里的茶杯,他念着管家名字时声音依然会不自觉地干涩起来,“...杰森呢?”

“陶德少爷一般半个月回来一次。”阿弗雷德说,他一般是习惯在一旁站着待命的,但他因为倒茶时手抖个不停 被迪克强行按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他昨天刚回来过,所以也许他现在只是在外面夜巡。”


“不应该啊,”迪克皱起眉头,“芭芭拉说她已经通过内部线路通知到所有人了。也许阿福你不经常去查看蝙蝠电脑没有及时看到,但杰森应该会第一时间就收到啊...”


布鲁斯低下头,而迪克和阿福对视了一眼。 有一个念头同时闪过他们三个人心中:也许他不想见到布鲁斯? 但是几乎是立刻,这个想法又被三人打消了。


他是这么深爱布鲁斯。


也许他自己从来没有说过,但是迪克和阿福都感受的出来,他的爱并不只停留在家人间的爱,他的痛苦也不仅仅是遗憾惋惜或者愧疚。 远远不是。

不管曾经困扰杰森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只要他知道布鲁斯还在,无论天涯海角他也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


迪克突然担忧起来,他再一次呼叫了神谕。 “- 迪克?-” 芭芭拉听上去也开心异常,以至于她自己的那套“不能直呼名字”的鬼规定都不翼而飞了。

“ 你试着呼叫过杰森了吧?”

“- 当然...-”芭芭拉犹豫道,“-他的线路是开放的,但是他没有回复我。-”


布鲁斯的头抬了起来,他表情凝重地盯着迪克手里的通讯器:“再试试,芭芭拉。” 他说。

芭芭拉依旧有点不习惯这声音的回归,但是她的手已经抢先接到了命令并且动了起来。

“- 还是没有消息。-” 半分钟后她回复,听上去也开始担忧了,“- 他从来不会不搭理我的呼叫,会不会出意外了?”



布鲁斯几乎是立刻就站起来,然后是迪克和阿弗雷德。

“阿福...”他深吸一口气后用蝙蝠侠的声音发问,“....我的蝙蝠装还在吗?”


“当然,少爷” 阿弗雷德点点头:“一直都在。”







-TBC-








这章我找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一大半了,只是它放得太久了


我依旧有着一颗填坑的心,请不要放弃我 ;)







评论(21)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