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Batfamily】我能捏捏你的脸吗?




这几天写了太多刀刀,为了避免报应说来就来, 写一个来自我朋友的沙雕经历。 非常真实的悲惨了,我笑了半天。

放松一下心情~








达米安坐在沙发上看书。


这是他所有时刻中最安静最乖巧的时候了,他一声不吭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儿,以惊人的速度翻阅着手上的裴多菲诗集。

这应该是所有人都想要看到的场景,温馨而和谐。 但人类的本性又是如此恶劣,当达米安趾高气昂地对所有人指指点点,有时候拳打脚踢时,每个人都希望把他绑在沙发上,嘴上封个胶带。 但一旦达米安安静下来,只是想做他自己,他们又会突然去折腾他,直到他恢复对所有人拳打脚踢的样子。

现在的这个情况下,发扬这一传统的人是迪克。 他踩着舞步旋转着过来了,殷勤地凑到达米安的独立沙发旁边问:“你在看什么呢?”

达米安没有理他,他的脸上写着“你看不懂封面吗”。

不过迪克问这个问题当然不是真的关心达米安在看什么,达米安什么都看,但和杰森不同,他看诗集不是为了给自己灌注文青内核,只是为了不比杰森在任何一方面知道的要少。 迪克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杰森和达米安的一次吵架, 他们在对诗。


“自由应该在门口欢欣地迎接我。” 杰森阴沉地说。

“而兄弟们应该会把利剑送到我手上。” 达米安恶狠狠地接到。”


这太可怕了。


迪克不是来做这些可怕的事的,他只是来和他的弟弟增加一些有爱的互动。他揉揉达米安的头发,戳戳达米安的耳朵,“不要看书啦,我们出去玩吧。”他唱歌般地说,“只夜巡不玩耍,再聪明的小鸟也会变傻。”

所以是的没错,他就是太无聊了,拳打脚踢的达米安是多么好玩啊。


达米安正在忍耐自己不发作,他不会轻易因为这些小的干扰就缴械投降的,虽然他也渐渐看不进去他手下的文字了,但他就是固执地不理迪克也不吭声。

“达米...”迪克又努力了一会儿,可怜兮兮道。 最后知道自己差不多已经失去最幼弟弟的爱后 他沮丧地捏了下达米安的脸,然后打算找阿福玩去了。



达米安突然跳了起来。



迪克承认他被吓了一跳,他警惕地看着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并跳到沙发背上的达米安。 难道是他生气了? 迪克心想不应该啊,虽然他时常逗弄他的弟弟们玩也会小心地不触着底线。 可达米安依旧凶狠地直盯着他,左手捂着他被捏过的脸蛋。

“我要杀了你格雷森...”小鸟儿咬牙切齿中居然还有那么点委屈。“你想干什么?谋杀我?”


???迪克相当摸不着头脑,直到他发现达米安还捂着脸,后知后觉地问,“..我把你捏疼了吗?”

达米安咬着嘴唇红着眼睛,一副小野兽马上要冲过来厮杀的样子,结果盯了会儿迪克,他突然爬下了沙发,以非常快的速度消失在客厅躲回了房间。


迪克应该追上去的,他应该趴在达米安的房间门口 敲他的门 小心翼翼地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达米不要生气了。 他的确是这么做的,在他往家庭线路里发了一句 “ 达米害怕被捏脸哦!”之后。 他就是这样一个好大哥。


事实证明达米安的好大哥不少,有些愿意不远万里赶回来就为了嘲笑他。比如杰森,还有蒂姆。




“致倒下的战士,”杰森在达米安的房间门口庄严地朗诵,“他们顽强拼搏直到最后一息。” 蒂姆在旁边憋着笑,举着手腕上的微型计算机,将摄像头对准门,打算拍摄一个纪录片。

“闭嘴陶德!”达米安吼道,实在不明白他的那些所谓哥哥们怎么会一个个都这么闲出个草。 他此刻坐在床上,也在恼怒着自己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因为捏脸这个动作而吃痛。他可是被刺客联盟养大的人,就算一把刀插在他身上他都能一声不吭地迅速拔出来反插回去。 这一切都是怎么搞的?是凡人让他变的柔弱了吗?

此刻迪克也还站在门口,他看上去有那么点担忧了:“达米你真的没事吗....”他刚打算上前再敲敲门,达米安突然从里面砰的打开门,气势汹汹地抬头看着门口过多的看热闹的闲杂人等,然后直直指着迪克的鼻子。

“不是我的问题。”他肯定地说,“那就是你的。”

这下杰森和蒂姆都看到了,达米安一边的脸真的红了。






“可能只是你太小了,小孩子脸上的肉都比较嫩。” 蒂姆这么说,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迪克真的是个不错的大哥了,就算是开玩笑也绝不会下这么重的手。

但达米安坚定地摇摇头,“我在刺客联盟训练的时候脸上也挨过不少拳了,可这不一样。” 他看着迪克,昔日的大哥现在在他眼里像一个隐藏的恶魔,“他就像要把我脸上的肉扭下来。”


杰森依旧嗤之以鼻。

“小红你的摄像机还开着吧?”无所畏惧的战士杰森问,大言不惭地走到迪克面前,“小魔头你看着,我给你证明一下,捏个脸而已,绝对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对迪克挑衅地勾勾手指。


迪克此时对自己已经产生了一定的不信任,但杰森好像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证明清白的机会。于是他打起精神,走到杰森旁边,伸出手去捏了一下他的右脸。 杰森并没有发出怪叫,于是他放心地对剩下两个人说:“你们看这的确没有什么...”


达米安和蒂姆都没有理他,他们紧紧盯着杰森的脸。 蒂姆诚实的摄像头记录下了什么叫做 笑容渐渐消失。

“怎么样?”达米安紧张地问。


杰森咽了咽口水,他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然后下意识地去摸了摸右边的脸颊。

“我不知道它红了没有...”半晌他缓慢地说道,“但我发誓疼痛是在内部的,是永恒的。”


一旦反应过来他立刻忍不住捂住脸朝迪克相反的方向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说:“我很不想承认,但我这次绝对站在小恶魔这边。” 他心有余悸地发出嘶声, “我的面部神经要坏死了,迪克,我明天可能会长出不对称的苹果肌,最重要的是,以后在你半径十步之内我都不会摘下头罩了。”


迪克看起来震惊又无辜,看着自己的弟弟一个个远离自己。 “有这么疼吗?”他难过地问,下狠心在自己脸上捏了一下,然后委屈地大喊:“没有这么疼啊!”

“你在自己脸上捏当然不疼。”杰森和达米安几乎异口同声,就像他们对诗时那么有默契。 “就像你挠自己痒不觉得痒一样!”达米安补充。


迪克还是不信,他从沮丧一点点变为了不服气,最终把目标放在了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慢慢向大门退去打算逃走的蒂姆。


“提宝~”他甜蜜地叫,这时候他真的看上去像个恶魔了。 蒂姆立刻转身撒腿就跑,但是达米安和杰森当然是不会放过他的,有难要同当这才是兄弟,更何况蒂姆那儿还有他俩吃瘪的录像,他们可不会允许这个小坏蛋掌握这种让人觉得他们很弱的资源,除非他自己也在里面。


“你不用担心的。”迪克心虚地伸出一只罪恶的手,“只是捏个脸而已,我保证我会对你温柔很多的。” 杰森疯狂钳制住死命挣扎的蒂姆,达米安举起了蒂姆的腕式电脑阴森笑着对准蒂姆的脸。


蒂姆感到无助,直到迪克的手指捏上他的脸,他感到了绝望。他的肉尖叫着要脱离他的骨骼。


“怎么样?”迪克还一副期待的样子看着自己,希望从他嘴里得知自己捏人脸没有这么疼或者自己没有虐待自己的弟弟。 蒂姆抖抖嘴唇,怨恨地看着所有人。


“我觉得,” 他说,“我要变成哈维·邓特了。”






迪克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郁闷去了,剩下的三个人在客厅成立了一个临时的互助小组,短暂地忘记互相间的恩怨情仇,彼此分享着受伤的心灵。


“五十年以后我可能会成为一个半边面瘫。”蒂姆生无可恋道,“耷拉着一个嘴角流出口水。”

“我感觉我的皮下神经在抽搐。”杰森感叹,“谁会想到啊,他妈的捏个脸居然这么疼,那以后我们还用拳头打架干嘛?都用手捏啊!捏一个倒一个。”

达米安没有说话,他相对还有那么些婴儿肥的脸上红红的,他低着头手还下意识地摸着被捏过的地方。


有些时候那些你意想不到的事物总是能伤你最深,比如迪克·格雷森,比如捏脸。


他们还在客厅沙发上缓解心理阴影,迪克的房间门突然开了。 三个人同时抬头惊恐又敬畏地看着他,迪克在二楼向下低头看着他的弟弟们,无奈地挥了挥手:“不用担心,我不欺负你们。”   然后他又露出了那种笑容,好像温柔的鸟大哥恶魔的人格终于被唤醒了,“我就是想问你们,你们想不想看到布鲁斯被捏脸?”




过多的看热闹的闲杂人等很快又熙熙攘攘地涌到了蝙蝠洞,但是布鲁斯早就在之前监控里看到他们在客厅干的事儿后就逃走了。


再说,他怎么不知道迪克捏人有多大劲儿呢?他小时候趴在他旁边,露着天使般的笑容对他说着:“布鲁斯别老板着脸,笑一笑!” 然后两只小小的手齐齐捏上了布鲁斯的脸。



从此他就多了两条法令纹。






没了。





ps.

我不知道你们看的时候会不会真的去捏自己脸哈哈哈😂,我朋友说她那个大力的小伙伴开玩笑捏她脸的时候她感觉灵魂都升华了,我听她的形容都非常疼。但是那好同志自己捏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 所以不要捏自己了,捏别人去。😃

评论(19)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