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royjay】Song for someone


和  @朔耑  朋友有了联合账户之后脑洞蹭蹭蹭地涨了。 摇滚特别好,特别适合红双喜。

我也不算什么资深粉,选的都是个人偏好的乐队,但歌都非常好听,非常非常好听,算是做一个推荐给大家。有摇滚粉欢迎留言勾搭。









   罗伊喜欢摇滚,他年轻时甚至想过要组个乐队。 这其实是也没什么奇怪的,每个男孩都曾梦想要组个乐队。抽烟喝酒嗑药,弹奏垃圾摇滚,这是叛逆期男孩子们的浪漫。



   罗伊从来就不算是什么循规蹈矩的孩子,他听说Queen的吉他手是个物理学家,靠自己的学术知识用壁炉框造了把吉他Red special。于是他也竭尽其思给自己折腾了一把吉他(用的是家里卫生间的门板),刷上红漆,学着Kurt Cobain这样把头发留长,就差没像Billie Joe那样涂黑眼线了。 


   有人说他的红发像Axl Rose,他很受用,就去学Axl那样嘶哑的金属嗓。 但他的声音一向是比较清亮这种,根本没有撕裂感。他就喝酒,结果上瘾了都没有把嗓子喝哑。   想学着在头上系头巾,但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头巾好让奥利弗不嘲笑他看上去像个乞丐,于是干脆戴起了棒球帽。他心想应该都差不多。




   此时他和杰森坐在车里,车停在一个加油站旁边,放着Radiohead 的No Surprise。  “With no alarm  and no surprises...”他跟着丧丧地唱了一句,然后就撇撇嘴把歌切掉了,一直切到Bodysnatchers。 “这还差不多,”他说,咬了一口汉堡。


   杰森还在笑,他想象不到罗伊这幅嬉皮士的形象居然就是这么来的。顺便,他挺喜欢电台司令的那些慢歌的,所以才把它塞在了自己车前的碟片盒里。他们的安全屋里还有一个黑胶唱片机,是唯一杰森默许罗伊用账户里的钱乱买的东西。  “那后来呢?”他忍不住问,一边咬着他自己的汉堡,一边不顾罗伊的反对把歌切回了High and dry。



   “后来我就离家出走了呀。”罗伊嚼着食物模糊不清地说,“带着我红色的吉他和红色的弓箭,一路打打杀杀,直到我遇到了你。”


   “是‘直到你进了监狱’,”杰森插嘴,“‘然后被我救了’。”


   罗伊一副都差不多的样子冲他挥挥手。 然后杰森又问:“那时候你的吉他呢?”



   “早没了。”罗伊说,好像不太乐意聊这个话题了,“我一个人在外面总要吃饭,我就把它卖了。”


   杰森看他躲闪的样子大概猜到他是为了酒把琴卖了,他说过他有么一段非常黑暗的日子,但都是过去了。 杰森于是转了话题:“我也有过一把吉他。”他回忆说。



   “老蝙蝠给你买的吗?!”罗伊有点意外,被罗伊这么一说杰森突然也觉得非常意外。“是他买的。”他点头。 当时他只是沉浸在得到礼物的兴奋中,现在想想布鲁斯会买这样的东西给他是多么奇怪啊。他是为什么会给他买吉他来着? 因为他那段时间总是喜欢戴着耳机听歌吗?


   杰森小时候没有听过什么音乐,也许除了圣诞节的时候路过他所在巷子的唱诗班。  他可能是缩在哪个纸箱里担心着自己会不会冻死,听到那合唱的圣诞颂歌就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眼前出现了圣诞晚宴。


   其实那时他也经常能看到一些海报或者街头涂鸦,比如Led Zeppelin 的巨大飞艇,滚石抽象艺术的大红嘴唇,枪花的logo。这类。但他都没有机会去听听看它们到底是怎么样的音乐。 直到他进了韦恩宅,布鲁斯送给他一个收音机给他听电台,再之后给了他韦恩公司最新的mp3,再再之后送了他吉他。 他对摇滚的造诣也就深了一点。   他其实喜欢慢歌,蓝调摇滚甚至乡村摇滚这种,可能是因为布鲁斯给了他一把原木吉他而并非电吉他的原因。


   很多人会觉得慢摇算不上摇滚,何况是搭配他这样崇尚那么点暴力的中立混乱反英雄,怎么都该是硬摇金属和朋克的感觉。 所以这多少有那么点成为了杰森不为人知的负罪乐趣(guiltypleasure)。 不过罗伊是知道他的喜好的,于是他会在车子的碟片盒里也放上几张Eagles的碟, 然后在公路旅行中两个人一起哼着Hotel California 或者 Already Gone。如果杰森睡着了他会放Desperado,然后余下一天他脑子里都会是这个调调。




   罗伊则恰恰相反,就如他自己说的,他喜欢吵闹的歌,激进又热烈,像他自己嬉皮的那半长不短的红发一样。  那些带有强烈的反叛的歌词总是能激起年轻小伙子们的某种奇妙的爱国情怀,一边唱着操你的政府,一边又还恶狠狠地去用力赞颂美利坚共和国的光辉自由。 摇滚精神就是这样,爱人民,爱生活,就是不爱政府。 


   当他在浴室里唱着Holiday 或者Civil War的时候杰森觉得他分分钟就要砸东西了。但出来之后看着好好的,他会把他无处发泄的激进宣泄在任务中。这时候他揍的就是他们所不被接受的法律,或者一切恶势力,战争之源,要么是奥利弗,所有他脑子里想抵抗的屎事儿。 他听歌的时候会晃头,甩动他红色的头发,像一个真正的摇滚乐手。



   他们一起合住的安全屋地下室被罗伊改造成了训练的射击场,左边一块射箭,右边是枪击。 罗伊在练习武器时就会听那些个人情绪极强的硬摇了,AC/DC,Bon Jovi这些的歌。吵得要命他还喜欢外放出来。 问题是杰森也喜欢,因为实在太爽快了,如果他的每一发子弹都射在节奏点上,简直就是一种致命的快感了。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乐趣,放纵自己在充满回声的训练室听着Brain Johnson的声音穿透墙壁,脑内总忍不住会相信自己是个特别牛逼的超级英雄登场。真正是暴力美学的极致了。



   不过他们一般又都会齐齐避开那些爱情歌。 疯狂缠绵又执着的爱情歌曲。 他们不太适应这种,因为他们不愿意去好好聊这些,要聊什么呢?他们两个都不存在的女朋友?还是他们自己? 没有人会开始这个话题,企图搞定一些他们从来就没有搞懂的东西。 如果一定要想象一下那样场景,大概就会像达利的那幅画《两片面包正在谈感情》,干巴巴的面包屑落了一地。  他们只听一些感叹生活,辱骂生活,赞颂生活的摇滚。狠狠舒展情绪,却不谈感情。





   他们都喜欢Beatles和Queen。 当然,那可是经典。





   有一天杰森突然拿回来一把红色的吉他交给罗伊。 “这是你的那把。”他轻描淡写道,“你说你自己做的,后来卖了,我把它当回来了。”   罗伊这次几乎就没有忍住自己强吻他队友的冲动了。 作为回礼,他不惜花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攻破了韦恩大宅的保安系统,争取到10分钟就为了偷杰森死后一直没有机会从大宅里搬家出来的那把吉他。



   于是从此以后他们的安全屋里就有两把吉他了。 他们把黑胶唱片放着歌,然后就各弹各的,弹出两种不同的感觉。



   “也许我们以后真能组个乐队。”罗伊突然说。  杰森在吸烟,听到后他笑了一下弹掉了烟头。


   “有一个前提,”他说,“你不能抽烟喝酒嗑药。”  


   罗伊也笑,说: “成交。”





-----------





   迪克来到罗伊哈珀的旁边,看他正若有所思地听着酒吧里的音乐。


   “怎么了?”他问。

   “我知道这首歌。”罗伊又听了一会儿说,“U2的歌,Joshua tree。”

   “唔...学院摇滚。”迪克坐在他边上的椅子里,“我以为你不喜欢这种类型。”



   罗伊没有说话,音乐在嘈杂的人群中显得虚弱又无力,但他依旧可以清楚地听见每一句歌词。



   “With or without you.”


   “With or without you.”



   “I can't live”


   “With or without you.”



   “的确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说着,干了迪克给他的酒,“这是首爱情歌。”


   不知为何这个旋律熟悉的就像在他指间。罗伊想,但怎么可能呢? 那把吉他他在很早之前就弄丢了。


   歌还没放完,Bono的声音缓慢又温和。  当他的队友们叫他的时候,他放下酒杯,起身就走了。





-----------





   杰森在他的车里发现了一张Aerosmith的光碟。神出鬼没地,然后他就放起来了。


   阿忒弥斯坐在副驾驶,把整个后座让给 比扎罗。“我喜欢这个。”她说,指指那张光碟的空壳,“为什么你以前没放过?”


   “不知道。”杰森打了个哈欠,“我都不知道我还有Aerosmith的歌,可能是谁不小心放进去的。”


   “这哪个是主唱?”她无聊地翻看着那个封面,黄色背景上站着乐队的五个人。

   “Steven Tyler,”杰森看都没看说,“左数第二个。”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嘴格外性感的那个。”


   阿忒弥斯也不是真的感兴趣,戳了戳封皮又把碟片盒放了回去,“你倒是很了解嘛。”她又说。



   杰森敷衍着嗯了一声。 



   “I was crying when I met you, 

    now I'm trying to forget you."



   “Your love is sweet  misery."



   Aerosmith这种直白而热忱的表达爱的歌词总是让他很难呼吸。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以前不怎么听吧。 杰森想着,然后又想,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那个控诉的声音强烈而又高扬,随着他们到达目的地。杰森下了车,关上了车门, 震荡中阿忒弥斯随手放在一边的光盘盒掉到了座位下面。 然后突然 它就这么消失了。




   它就这么消失了。




   那些歌,还有回忆。





-End-







*题目暂定的是U2 14年SOI专里的Song for someone。 想到更好的可能会换。



评论(16)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