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Jason中心Batfam】亡灵序曲 03





动画电影CoCo(寻梦环游记)中的亡灵设定。 上篇见:http://gyy991125.lofter.com/post/1d345254_11d284d8






Year Three






男人轻轻地一脚踩在花瓣上,然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已经完全是骷髅的模样。

他并不清楚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关于自己的一切,只知道机械的往前走,跨过那道门,他人生的旅途就算是彻底结束了。


远远的他看到关口有一个个的小隔间,每一个隔间都有一个完全变成骷髅样子的人在等着,然后友善地带领花瓣桥这一头的人到那边去。 他迟缓而漫无目的地张望着,在最旁边的一格里,他看到了一个黑色头发高高盘起的骷髅女士,和一个披着黄色披风的小男孩。 男孩的衣服是温暖的橘红色,穿着一双绿色的精灵靴。他胸口有一个“R”的标志。



  “爸爸...”


不知怎么的他脑子里响起了这个声音。


 - “爸...我必须走了。”


 - “我知道,我只是...我很担心你。”

   “也许今晚你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我是说,你才17岁,不该穿着披风巡逻。”


 - “......你真认为我该留下来?”

   “就只是坐在这儿看着明天的电视新闻播出这一切?”

   “说实话,爸爸。”


他盯着男孩胸前那个R的标志看了许久。


 - “不,你该出去。”他最终还是微笑着说,“去吧。” 看着那个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中。


 - “我为你骄傲,儿子。”




杰森站在玛莎一旁,就只是安静地看着她工作。然后他意识到又一个人向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了,是一个中年男人,他轻轻地拽了拽玛莎的衣袖。

“他又是怎么死的?”他问,“我们还能救救他吗?”

玛莎看着机器上的资料,摇了摇头:“是一支回旋镖。”她说,“我很遗憾,已经没办法再救了。”


说话间,男人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杰克·德雷克。”玛莎温柔地叫他的名字。男人点了点头,但目光却不知怎么的一直停留在杰森的身上。

“穿过这扇门,你将来到亡灵世界。”玛莎说,“不用担心,你会在那儿得到很好的照顾的,无需害怕。”

男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这些话,他看上去是那么彷徨又迷茫,眼里有着极大的悲伤,他向前看看,又回过头去看来的方向,牢牢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杰森这时已经从玛莎那儿知道了,如果人们死后不愿意去往亡灵世界会是怎么样的结局。于是他着急地跃过桌子,走上前去牵住男人只剩骨头的手。


“跟我来吧,德雷克先生。”他对男人说道,“您生前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


男人好像被说服了,他转而盯着杰森,然后一步一步跟着男孩向前。 直到他真正跨过了那扇门,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杰森才小心地放开手,耐心地站在一旁 等记忆重新回到这个男人的脑中。


男人的眼神开始渐渐变得清醒,他慢慢地想起来了,自己的生与死,所有的事。他先是盯着面前这个全新的世界惊讶地转了转眼睛,又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胸口——他死时插着那支回旋镖的位置。 最后他低头看向了杰森, 穿着罗宾服的黑发男孩,然后突然抓住他的肩膀。


“...蒂姆?” 男人不确定地小声问道,然后在杰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蹲下来紧紧抱住了他。


“蒂姆....”他在杰森肩头压抑着哽咽 低低唤着这个名字。


“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走了,孩子。”





---------------------------





杰森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父亲,他任由男人抱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始向男人解释自己并不是他的儿子。

这个过程是如此艰难而痛苦,现在他只能坐在一旁等着男人自己去消化这个事实。 同时他也通过这些情况猜到了男人的身份,于是试图让自己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又一个罗宾成为了孤儿。


蝙蝠侠和罗宾,他们都是孤儿。




“所以说....”男人平复了一点心情后沙哑着嗓子开口道,“...我死了,但是蒂姆还活着?他还在人间?”

他红着眼眶挤出一个微笑:“这应该算件好事,不是吗?”


杰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不管死后究竟有没有亡灵世界,那些活着的人他们都不知道,于是对双方来说,这依旧足以成为一道巨大的鸿沟。失去的还是失去了,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您在这儿还有别的家人吗?” 他把手轻轻放在男人肩上问,试图分散男人的注意力,“您可以去找他们。”


男人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神迟钝了一会儿,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

“是的...我想是的。” 他皱起眉头 又咽了口口水,“呃....我想....我的妻子应该在这儿,珍妮特,蒂姆的母亲。”


他的表情一下变得十分复杂,刚刚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却得知可以见到自己死去的妻子,这两种巨变一下子包裹住了他。“噢天哪...”男人低怂着肩膀,颤抖着捂住嘴,“我...我已经有太多年没见到她了,她死的时候蒂姆还那么小,天哪... 我从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她...”

“您可以再见到她了。”杰森将放在男人肩上的手转移到他膝盖上细声安慰着,“如果您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带您去找她。”


男人撇着眼睛 咧开了嘴角,看上去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半晌他才渐渐冷静下来,抬头将目光转移到杰森身上,感激地向他道了谢。 “不用称呼我敬语,孩子,叫我德雷克就行了。”他抹抹眼眶,对着男孩温和地一笑说,“你一定是杰森,是吗?蒂姆和我提到过你。”

杰森惊讶地挑了挑眉,因为这句话而不禁起了好奇心:“德雷克先生,他究竟是怎么... 我是说,蒂姆。” 他忍不住问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他是怎么会做上罗宾的?他有自己的生活,还有你,蝙蝠侠是绝对不会把这样一个孩子拉入我们的世界的。”


杰克此时站了起来,他望着杰森的一身衣服,心酸又自豪。“他是自愿的。”他说,“我也是不久前才从他那儿知道这些的,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杰森也站了起来。他在这个亡灵世界之中,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精力。“我会陪你先去找你的妻子。”他说,“而你可以慢慢告诉我这个故事。”


杰克点了点头。




找到珍妮特·德雷克的时候,杰克不顾一切地冲上前与她紧紧相拥在一起,多年的离别之后,两个人终于重逢,他们互相抚摸对方仙现在仅剩骷髅的脸庞,但还是流着泪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杰森欣慰地在一旁看着,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一路上他了解了很多关于蒂姆的事,关于他,关于这一家。



他和迪克·格雷森,他们前两代罗宾,其实都是无奈之下才做出的选择,去继承那件披风。他们失去了家人,失去了生活,而披风带来的又远远不止它看上去的那样光鲜亮丽。他们可能都一度享受过那种飞翔在夜空中的快乐,因为自己能够帮助人们,主持正义而怀有成就感。 但渐渐的,他们就会知道这一切背后还必须背负的,是鲜血和痛苦。

无数次地受伤,甚至亲临死亡,在没能救到一条生命时强烈的负罪感。他们看尽了这个城市中所有阴暗的部分,每天清晨都几乎没法强迫自己爬起来再面对这一切。 他们都还是孩子,他们只是别无选择,因为除此之外,他们就什么也没有了。

但蒂姆不一样,蒂姆有选择。

不管是什么在一开始激励着男孩主动走进这样的生活,是对于罗宾这个传奇的向往 还是仅仅想要帮忙。 他都总可以随时退出来的。布鲁斯绝不会反对他回归到自己的生活,而他在一段时间之后也该明白这件披风的分量究竟有多沉重,他在那时候就应该退出了,就应该回到他父亲身边享受他自己平静的生活了。

但是他没有。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去也是,现在也是。


杰克知道了这些,如果他是任何一个普通的父亲,他都绝对不会再允许自己的儿子做这样危险的事。 但是,他同意了。 他也知道,如果不是他同意了蒂姆在那一晚出去巡逻,他就不会死。但他也并不责怪他。

“他做的是比保护我更加重要的事。”他说,“我为他骄傲。”


这就是他需要知道的关于德雷克一家的所有了。 他们注定都会是非常伟大的人。


杰森想象此时在人间,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没能阻止父亲死亡的男孩,会有多大的内疚和自责。但他依然相信即使是这样,这个叫蒂姆的男孩也不会放弃他的选择。


他是个罗宾。

而他们罗宾一定都非常坚强。





---------------------------





快到年底的时候,当杰森正坐在一只滴水兽旁边发呆,德雷克夫妇来找到了他,滴水兽一惊,变回了五颜六色的模样飞走了。


“我猜想圣诞节的时候蒂姆应该是和韦恩先生他们一起过的?”杰克礼貌地开口询问杰森,“我们想回去看看他,可是我一直也不知道韦恩家在哪里。我想问你是否愿意,在圣诞节那天带我们过去?”

杰森犹豫着想要拒绝,毕竟在上一个圣诞节的时候,他已经暗下决定不再回到人间了。 他想努力学着放下生前所有的事,在这里安静地登上数十年直到所有人都来到这一头。 更何况,就算他知道自己放不下,他也无力帮忙或者改变任何事。还不如干脆眼不见,心不思。Control it,don't feel it。


“拜托了。”一旁的珍妮特也上前用她蓝色的眼睛恳求地望着杰森,杰森呼吸一窒,他从来没法拒绝这样一双眼睛,或是一位女士。 他躲闪着两人的目光,最终叹了口气,还是无奈地妥协了。 想到这对夫妻一年只有一次机会回去看他们的儿子,他当然也不愿意他们耽误任何一点时间在找路上。

何况,他欠蒂姆一个人情,他放上了自己的照片,他不想辜负这个名正言顺的回去的机会。


“好吧。”他于是对德雷克夫妇说,“我带你们去。”同时心里暗暗和自己保证着他就只是送路。 不进到宅子里。 像他的爱波瑞吉一样等在外面。 然后早点回来就好。 他想, 绝不牵扯进任何事。


他是这么保证的。




所以圣诞节那天他依旧早早地到关口了。放他通行的也依旧是玛莎。


“我以为你今年不打算回去呢?”玛莎一边好奇地问他,一遍拿起了扫描仪对着杰森身上一晃去,“什么改变了你的主意?”

“没有,我不打算回去。”他指指前方等着他的德雷克夫妻,“我只是给他们带个路。”


如果只是带路,她心想,你让你的爱波瑞吉带他们去就可以了。但好像是猜到了男孩的那点小心思,她笑了笑并没有说出口。 与此同时机器发出了一声愉快的声音,玛莎看向屏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今年机器扫描出的并不只是衣服了,而是一张照片。

“看来你是应该回去看看。”她笑着和男孩说,“有人挂上你的照片啦。”


“我知道...”杰森小声嘀咕。走过了玛莎为他打开的门,他的小鸟紧随其后,只是这一次它没有往前飞,乖巧地停在杰森肩头。 当他踏上花瓣桥进到漆黑的哥谭夜晚,他的身上散发出了温暖的光。

玛莎从男孩的背影上收回了目光。她刚想复位机器上的扫描数据,让下一个人进来。 突然,她的眼神扫到了那张照片上,男孩身后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好吧。杰森承认,他的确是言不由衷地隐瞒了爱波瑞吉也能领路的事实。 一年时间太长了,他只是想找个借口回来。 但是保证终归是保证。他把德雷克夫妇带到了韦恩大宅门口,默默地在门口的雪地里站着,看着他们穿墙而入。好像依稀明白了每年他的小鸟在门外等他的心情。

“这可真够无聊的...”他对着知更鸟嘟囔。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嘿,我们四周转转吧,你想不想看看我的墓碑?”


韦恩大宅的墓园就在房子后面的院子里。以前布鲁斯告诉他身份的时候来过这儿,指给他看他父母的墓碑,告诉了他他们的故事。 现在,杰森来到同样的地方,那两块墓碑旁新驻了一座天使像。 “这里沉睡着杰森·彼得·陶德。”上面写着,“一位英雄, 和一个儿子。”

杰森抚摸着这些字,虽然他的手只会穿过墓碑,但他好像还是感觉到了这些刻字背后的感情。 “我在他的家族墓中。”他像是在对小鸟说更像是自言自语,“而且他没写我愚蠢的死因,我猜这还挺好的,不是吗?”

我在他心中并不是一个失败,只是一个孩子,是他的罗宾。



他正细细查看着墓前还没枯萎的几束花束,夜风呼啸,参杂着一些雪花落在那些花和墓碑上,让他感觉到异常的平静。 然后突然间,他听到了来自大宅的一声巨响。他惊得一下站起来。


发生什么了?他望向大宅的方向心里一阵七上八下。 听起来像是有人怒气冲冲地摔了大门。 但这可是圣诞节!难不成发生了什么? 他们吵架了?还是?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从宅子的方向走过来,他手里拎着一把铲子,一脸可怕的严肃。

布鲁斯。


杰森完全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就穿了一件毛衣走在雪地里。径直来到了他的墓碑前,那座天使石像。 然后他突然一铲下去,深深扎进土里,铲出一大把雪。

“布鲁斯...?”杰森听到自己的声音惊恐万分,“你在干什么?!”


布鲁斯听不到,他只是一铲又一铲专注地挖着,不一会儿就满头大汗。阿弗雷德也从大宅里匆匆赶出来了,站在一米开外看着布鲁斯发疯一般的行为,一脸的欲言又止。杰森看到他同样是满脸的沉重。


铲子在雪地里发出沙沙的挖土声,然后“砰”地一下,它发出了碰到木板的敲击声。 布鲁斯干脆跳了下去,徒手挖起来,而杰森也赶紧冲上去查看。布鲁斯挖出来的,那是一个已经被人从内部破坏的破烂不堪的棺材。

里面空无一人。


“布鲁斯少爷...”阿弗雷德的声音这时一下响了起来,充满着担忧与疲惫不堪,“布鲁斯少爷,这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阿福。”布鲁斯从坑中爬出来,他脸上挂着泥土和一个极度愤怒的神情,“这都是我的错!我粗心又大意,我每周都会到这里哀悼,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居然没有察觉到这些!”

他重重踏着步子回向大宅的方向,那低沉的声音留下一句:“我今晚出去调查,不回来了。”


阿弗雷德站在原地,深深叹了口气,然后他看到了不远处杰森的亡灵领路者,那只知更鸟。小鸟跳上前来,停在阿福面前唧唧叫了一声。


“杰森少爷...”杰森听到阿福对小鸟说,“您究竟在哪?您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知更鸟轻轻一叫,他和小鸟对视了一会,也缓缓地回到了大宅去。



杰森甚至都来不及震惊于现在所发生在他面前的一切,这一切发生地太快了。 他的尸体去哪了?他们在说什么? 他有太多的疑问,把那些什么不牵扯进去的狗屁保证都忘到了天边, 急急地就跟着两人穿墙进了别墅。 迪克和蒂姆都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连制服都没有脱掉。 杰森看到蒂姆受了伤,脸上有淤青,挂着血痕,而迪克和他父母的亡灵都担忧地围在他旁边。杰克和珍妮特看到他进来抬起了头。 而迪克看到阿弗雷德进来,站起了身。


“怎么样?”他压低声音问。

“他不在...”阿弗雷德说,在迪克有进一步的举措前又说,“先坐下吧,理查德少爷,布鲁斯少爷已经去调查了。”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今晚毕竟是圣诞夜。你们都先好好休息一下。”好像为了掩盖自己的情绪,阿福很快地转身进了厨房,“我给你们做点吃的。”



迪克沉默了一会儿坐了回去。他看上去低落又疲惫。“我不敢相信...这些都是杰森做的。”

他又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而杰却森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究竟做什么了?他人就在这儿!! 唯一看得到他也听得到他声音的是德雷克夫妇,他们也一头雾水,用复杂的眼神和他面面相觑。


“...他生前那段时间,我正在和布鲁斯闹别扭。”迪克当然是看不到这些的。他继续低声地说着,估计是在说给蒂姆听,“我和他并不亲近,因为我每次看到他的制服都忍不住会心想,布鲁斯开除了我,将我赶了出去,然后又收养了他替代我的位置。”

蒂姆耸耸肩,他的脸十分苍白,但在壁炉的光照下看着稍微好了一些:“嘿,现在的情况也是相同的,所以我也能理解他对我有同样的心情。 ”他自嘲般地说,“换做任何人都一样,他生气到把我打出屎来都是必然的。”


但迪克摇了摇头:“可当时的情况不一样。”他说, “杰森那个时候年轻,好强,急于证明自己。 他需要的是认可和爱。”他无奈地晃晃头,脸上有着少见的懊恼,“布鲁斯从来就不会表达自己,和他半斤八两都是个倔头。 但连我都没有给他这些,而我应该给的,我应该做的是一个好哥哥..... 后来他就死了,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蒂姆把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你是一个好哥哥。” 他说。

迪克苦笑着:“但已经是在他之后了。”



如果我还活着。 他并不知道杰森就正心情复杂地听着他的这些话,并且想要告诉他: 你也会成为一个好大哥的。


“但是现在他回来了。”迪克紧接着又说道,“他们现在叫他红头罩.....居然是以这种方式.... 偏偏是杰森。”

蒂姆也思考着,“我不觉得这个他是以前的杰森了。”他犹豫着说,“谁知道死过一次会给人带来多大的影响,他好像所有的愤怒和仇恨都放大了,眼睛里只有攻击,像失去了部分的灵魂一样。 毕竟,他看上去想要杀了布鲁斯。”

他担心地问迪克:“你觉得布鲁斯找到他之后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迪克皱紧眉头说,像一声叹息,“现在看来,我宁愿他找不到他。”



阿弗雷德此时端着一些热饮料进来了。 亡灵的杰克和珍妮特夫妇也站了起来。 杰森以为,在他们听见那些话,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后,必定会离自己远远的。 但那位父亲却靠近了他一步。

“杰森。”他开口,担心的意味胜于了质问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像是你复活了...?”


“我也不知道...” 杰森摇头,他小幅度地向后退去。 他不比任何人多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早就死去了,死的透透的,尸体埋藏在十几英尺的地底下。 他的亡灵就在这儿,一副穿着罗宾服的骷髅架子发着光。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他也很想知道!

“我想自己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他最终对杰克说,“你们可以在这儿继续留一会儿,午夜的时候就要回去,在日出前一定要赶回亡灵世界。” 他吩咐完,就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又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人和阿弗雷德,直接穿墙而出。


罗宾鸟在雪地里等着着他。杰森蹲在它面前问它:“你是亡灵的引路者,是吗?你能带我们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小鸟叫了一声表示是,然后他沉沉地命令到,“ 带我去找这个红头罩。”




---------------------------



一个晚上已经过去大半,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天一亮,如果他没有回到亡灵世界,他就会消失,可杰森顾不了这么多。他一边跟着爱波瑞吉在哥谭的大街小巷中穿梭,那些听到的话不断在他脑内重现着。


“这都是我的错。”

“我不敢想象这都是杰森做的。”

“他看上去想要杀了布鲁斯。”


“红头罩....”



这不是他,这不可能是他。他心想。 不管这个红头罩是谁,他不可能是自己,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 这该死的究竟是谁在冒充他。



知更鸟按照他的指示,一路带领他到一个仓库前。 里面空无一人,但它飞进去,飞到一处地板上,啄了啄地面。杰森立刻就明白了:“这里有密道?”

他看了看地上,和小鸟说,“如果我天亮前还没出来,你自己回去。” 小鸟像是抗议般唧唧叫了起来,可是杰森没有理会,用他亡灵的优势径直穿过地面,来到了下面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十分阴暗,显得他自己身上的光亮的刺眼。 这像是一个被人长期居住过的安全屋,角落里有一张床,有一张桌子,桌子上的台灯亮着,照亮了一面贴满报纸的墙。


这是一个房间唯一亮起来的地方,好像就是为了无时不刻展示上面的东西。 杰森忍不住走过去看那些报道。 首先是一个几天前的,头版头条的“小丑再次逃狱”,字体大到让人难以忽视, 那个白脸混蛋的照片印了一整版。 他只看一眼,脑子里突然就回放起了他一直选择去遗忘的那段回忆 。   这样一张狰狞的脸,在他之上,举着一根撬棍。 血,到处都是鲜血。 他哈哈大笑的声音,和炸弹最后的倒计时......

他颤抖着逼迫自己转移视线,想要回避这些回忆和那个人渣的脸。 然后他看到了另外几条报道:“ 蝙蝠侠疑似找到新罗宾”, “蝙蝠侠和罗宾再次化解危机”.... 很多很多,剪成小块,上面的罗宾,无一例外都是黑面披风的蒂姆。 最后一条贴着 “布鲁斯·韦恩正式收养了又一个孩子,蒂摩西·德雷克...”


这么多。 杰森一想到不管这房间里住的是谁,他天天看着这些报道,一条一条,全部贴在这儿。  他吸纳了所有的阴暗面,仿佛整个人全是靠着这样的念头才拼凑起来的。  他就觉得这是一种能把人的绝望与愤恨全部榨出来的力量。


“可这不是他们的错。” 他不想自己也被这股力量带动,慢慢退离那面墙,出声对自己说着,“这不是他们的错。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你也看到了他们的痛苦....我们每个人都是.....这只是...”

这只是...


只是他们的命运本就如此。



他后退着,只想远离那面墙和上面所有的东西,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已经退到了这个小房间的另一头。自己的腿穿过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那是一箱枪支。 手枪,来复枪,突击步枪,狙击枪.... 旁边还有一箱,装满了弹药,还有一箱,装着炸弹....

要他说,这里一定住的是一个犯罪首领。 哥谭市首屈一指的那种。他想。 旁边的房间这时发出了一些响声。他就在这儿。 虽然知道对方就算进来也看不见自己,杰森还是一下进入了警戒的状态,瞪着声音的来源,握紧了拳头蓄势待发。


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的是个高他一个头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皮夹克,里面是防弹衣。头上戴着一个暗红色的头罩。看上去刚经历一场恶战。 根据他走路的姿势来看,他好像也受了点伤。 杰森看着他一瘸一拐地来到亮着灯的桌子前。凝视着那面墙。 然后半晌,他摘下来头罩,放在桌上。


“小丑已经被我搞出狱了。”男人低低地自言自语,“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老头子。是时候,你该做出个选择。”


这声音听着是这么熟悉。 杰森心里一沉,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但还是不愿相信地走上前,到正面去查看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年轻却又充满沧桑的脸,额前的头发雪白,每一道棱角都仿佛透着杀气。 他的眼睛里只有绝望与复仇,好像那是他唯一能够依靠着生存下去的动力。



那正是他自己的脸。






-tbc-






终于进入正剧了! ps.这章的剧情构思的时候不完全按照红头罩之下,还带了点缄默的想法,可以作为借鉴。  下周圣诞节,最后一年最后一章,正好完结。


评论(27)

热度(190)

  1. 安吉拉小童鞋1988Red Db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