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罚D】Meow~(Matt视角)


原文见:https://yorashi.lofter.com/post/1d1aabf1_12e0539c9 

   @Rashi 老师写的猫太可爱了,我控制不住自己,问老师要了授权写Matt视角,祝食用愉快。


  *Matt可以变成猫,可能是手合会搞的,可能兽附身的时候给了Matt变成动物的能力,我编不下去了,总之Matt能变成猫。



———————————————————


   连续几晚的罪犯打击让马特疲惫不堪,他已经有3天没有得到一点睡眠了,缺失睡眠让他集中不了注意力,集中不了注意力让他犯蠢,蠢到他没有好好感测对方的武器数量就贸然冲进了房间,枪林弹雨中他中了一枪,狼狈地逃了出来。


   枪伤在右臂,托了防弹制服的福,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骨头,但是流了很多血,他感到眩晕,逃跑对他来说逐渐困难,可能不只是枪伤,他太疲惫了,这种疲惫渗入他的每一个细胞,他的雷达感官一片模糊,着火的世界被浇灭了,火苗变得越来越小,变成雨濛濛的烟雾。


   他花了一会儿才发觉不是幻觉,是真的下雨了。好像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黑帮在他屁股后面追杀他还不够困难似的,上帝还要降点雨来搞砸他的感官。马特靠在消防梯边上深呼吸,他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出此下策,但作为人形他目标太大了,而且在黑暗中是显眼的红色,他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成功逃脱,于是他变成了一只猫,跳上了消防梯。


   如果可以,他会直接回家,结束这个糟糕的夜晚,但是变成猫之后他受伤的手臂变成了腿,这让他移动起来变得更加艰难,他勉勉强强从屋顶上穿过了一个街区,就再也走不动了,雨水已经把他的毛全部打湿,意识的最后,他就记得听到了教堂的钟声,雨点打在教堂顶上,勾勒出一个十字架。他一瘸一拐地过去,找了个位置蜷在上面,然后睡着了。



   他感觉到有人靠近了,他应该有所反应的,他的恶魔感应应该在嘀嘀乱叫了,但没有,他来人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并不是什么温馨的味道,而是厚重的火药和鲜血味,但他认识他,而他让他安心。他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只是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就顺从地待在了对方手臂间,虽然他身上的防弹衣材质是硬的,并没有比十字架舒服到哪儿去,但他身上非常温暖,他拉起风衣,帮猫挡掉了大部分的雨。


   他把马特一路带回了家,他家闻起来就和他一样,是一团的危险和混乱,但是马特依旧没有感觉任何不安,对方把湿淋淋的自己直接放在床上,他的动作停了一瞬,因为他发现了马特右腿上的伤,小心翼翼地避开伤把他擦干,然后拿出了一般只会有他自己用的医疗箱,帮马特包扎。


   马特闭着眼睛,一声不吭,一动也不动,乖乖的任由对方折腾,一方面是因为他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一方面他真的也累到不想动。把他捡回家的人处理完他的伤,去拿了一块毛巾把他裹了起来,然后去另一头桌上又不知道捣腾了些什么,过一会儿,他拿着一根小小的项圈过来了,系在了他脖子上。


   只因为你把我捡回来了,马特迷糊地想着,可不代表我就是你的了。


   对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去洗澡了,淋浴的水声惊醒了马特一点,被表面粗糙的聚酯纤维弄得很不舒服,从毛巾里钻了出来,他寻找着那个不在的热源,寻觅着他在床上留下的气味,在他的被子上踩踩,枕头上踩踩,最后缩在了床角的被子后面。


   热源刚刚洗完澡回来了,在马特的世界里是一个亮红色的人影,他看到空掉的毛巾团,好像也不在意,把毛巾收好放在一边,然后就上了床,他也很累了,他长长地喘出一口气躺了下来,马特能听到他的肌肉和和筋骨噼啪作响,像艘破船。


   马特见机行事,他从被子里面向他钻过去,对方注意到他的存在了,低低骂了句什么:“你^%$#@%在和我开玩笑吧....”


   马特^%$#@%没在和他开玩笑,他在被子里一路勇往直前回到了他的胸口,踩踩,然后找了个位置躺下了。他身上虽然比不上丝绸那样细腻,也没有床垫那样柔软,但是是温暖的,有一个扑通扑通的心跳,那是他的船锚,是他的安眠曲。


   “喵。”他猜他想说晚安。


   “翻身时把你压扁了我可不管。” 对方嘀咕,揉了揉他的毛,闭上了眼睛。





   早上从满满的8个小时睡眠中醒来的马特 发现自己趴在惩罚者胸上。


   自己的右前爪上系着绑带,脖子上有一根项圈,他用肉垫去触项圈上面的东西,摸了半天,发现是一个小骷髅。


   他翻了个白眼。


   弗兰克真的不需要给他所有的东西上都留上骷髅标志。


   弗兰克睡得倒是很熟,马特能从他的呼吸中听出来,他睡的很安稳,没有恶梦,什么也没有。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觉得他该走了,虽然弗兰克把他捡回来,给他包扎,而自己睡在了他的床上睡了一晚,早上一言不发就离开了,这不太礼貌。


   但他现在是一只猫,它又不可能给他留个感谢纸条,署名猫。 弗兰克是一个真枪实弹的老实人,马特不想他被一只猫搞得神叨叨,别说是北欧神和变种人这种,他现在还不愿意承认丹尼的拳头真的会发光,更别说猫会写纸条了。


   马特思来想去,最后只是拿爪子拍拍弗兰克的胸,算是告别,然后就跳上窗台,打开了窗。






   马特很快就再次看见弗兰克,这回是在自己家里,他当时还是猫,弗兰克从他窗户里钻进来招呼都不打一声,比平时还要厚重的血腥味让他一时半会儿都没认出来。 他警惕地靠近了两步,直到认出这是谁了才放松下来,过去舔舔他的手。


   “机灵鬼,看来你找到了更好的床...” 他轻轻嘀咕,“或者说更好的胸。” 他转头将咳出来的血抹到袖子上,马特有点担忧地看着他。


   他对自己家急救箱位置的熟悉让马特心想他究竟是有多频繁地往他家跑,他吭哧吭哧地把急救箱拖出来,吭哧吭哧地在墙角找了个地方坐下自己给自己包扎,缝线缝得丑不拉几,血滴的满地都是。


   处理好伤口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移动了,靠在墙边弗兰克闭上了眼睛。


   “喵。”一直在旁边看着他的马特发话了。“去床上睡。”


   弗兰克没理他。进入秋季的纽约夜晚已经非常冷了,而马特家的暖气又时不时的出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他变成猫,因为猫的耐寒性要比人好得多。至于弗兰克,马特不知道他为什么觉得大半夜跑到自己家是个好主意,但是在客厅墙角坐一晚,第二天他没有冻死也肯定会冻感冒。


   这可不是对待客人的方式,尤其想到自己上次跟着对方回家,他不仅睡人床上还睡人胸上。他觉得起码应该礼尚往来。


   他爬到了弗兰克腿上,抓他的防弹衣想把他弄醒。弗兰克被搞醒了,皱皱眉头看着他以为他要赶自己走:“嘿...友善点.....借用点空间又不碍....”


   语言不通交流真是费劲,马特从他身上跳下来,对着卧室叫叫,再对他叫叫,表达着一个简单的信息:“里面有床。你进去睡。我准了。”


   “哼.....”对方再次闭上眼睛,“这行不通的小家伙。” 他说,然后就不再理会他。


   马特觉得他不讲道理,他是不是只会讲这一句话?这行不通的。是不是惩罚者的时候都一样。怎么就行不通了?他这个木头脑袋为什么不会转弯,还是说他只是喜欢拒绝所有的好意。 不管是希望他放弃只有仇恨和鲜血的生活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还是单纯希望他他妈的滚去那张床上睡。


   “喵!喵!喵!” 这是马特在骂他。一些天主教好男孩一般不会骂的词,反正他听不懂。


   “适用在你身上不一定适用于我,kitten....”他说,这句话也十分熟悉,马特想知道他是在单单指睡觉这件事吗?还是别的事。但他语气很温柔,马特不常听见他如此温和又有点悲伤的语气,可能是因为他也觉得,反正马特听不懂。


   马特对这个很没辙,他劝不动他,但也不愿走,就原地一坐瞪着他。


   “喵呜——” 这次他放软语气试着说些好听的话,他这么做的时候一般再生气的Foggy也会心软。


   “装可怜也一样。” 但退休老战士弗兰克卡斯特也不吃这一套。


   马特走了,他发誓他听到了弗兰克如释重负的声音,但他可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默多克家永不放弃的品质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的。他进了卧室,把床上自己的毯子拽了下来,咬着它一路拖到了客厅,扔在弗兰克面前。


   “喵!” 最后通牒。


   看着他,弗兰克叹了口气,接过了毯子。“到时候小红和我抱怨血味洗不掉时,你可得乖乖自首。”


   你已经把血滴的到处都是了。马特想说,而且我不会跑去和你抱怨的,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这些话出来都变成了呼噜噜的猫叫,他往自己的,现在是弗兰克的毯子里一钻,在弗兰克腿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团起来了,团成一个猫饼。


   这样他暖和了,对方也是。






   发现了这个技能的好用,马特时不时地会变成猫。猫目标小,猫移动快,惩罚者不会对猫动手,这点众所周知。


   所以当马特的雷达感官告诉他几百码外的大楼上弗兰克的狙击枪已经蠢蠢欲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朝那个罪犯身上一扑(顺便糊了他一爪)。本该响起的枪声没有响起。马特微微一笑,迅速地消失在一旁的掩体后面。


   噢弗兰克一定很不爽。他想着,笑容更灿烂了。


   不过变成猫的自己也不是万能的,因为爪子实在是对人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这些人需要的,还是地狱厨房的恶魔。拳头和棍子还有来自恶魔的怒火,这些不一定要比子弹让人好受多少。


   但是在变回来的时候他一个没留意丢了那个项圈,还没有来得及去捡,剩下的杂鱼们已经来到了这片区域,在恐惧中拿着手电筒四处瞎照。马特想着,等干掉他们再去找也不迟,夜晚就是他的游乐场,利用地形和黑暗优势,很快这里就没有能站得起来的罪犯了。 他轻喘一口气,然后用感官搜索起了地上,直到他重新找到那个项圈,捡了起来,收回口袋。 然后突然意识到,几百码外的楼顶上门被关上的重响。


   弗兰克一直没走,他一直在上面看着。马特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想起自己变成猫的时候干过的种种事,警钟大作。


   糟糕。

   



完。


   



评论(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