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罗伊,这他妈?!》06


  罗伊得到消息,现任罗宾去世了。

  消息不是从杰森那儿得来的,小鬼出事的时候杰森也在蝙蝠群英会。等他回来的时候基本整个正义联盟和一些边缘英雄也知道得差不多了。

  那段时间杰森很忙,回哥谭的次数也多了。罗伊没看出他有多悲伤,只不过更加沉默了一些。罗伊理解,再怎么说,那毕竟是家人。

   罗伊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没有去安慰他或是询问情况。这算是法外者中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他们自己经历的狗屎够多的了,没有必要再去问对方是不是还好,反正和普通人比起来他们的生活从来就谈不上好。

   他们是同伴,是搭档,罗伊想,如果他想聊聊的话,他会开口的。

   这天晚上罗伊正在桌前做着他的第302个小机器人。杰森回来了,静悄悄地走进他的房间。

   “嘿,杰鸟。”罗伊回头,看着他摘下头罩。

   “...他带我去了埃塞罗比亚。”沉默了一会儿杰森开口了,声音低沉而沙哑,“他带我去了我被杀死的地方,然后希望我回忆起那段...死而复生的过程来帮助他复活他的儿子。”

   “哦...天哪...”

   罗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选择走过去抱住他:“杰...我很抱歉。”

   “我不能..我永远不会再回去了,回到那一天。”杰森接受了那个拥抱,埋在罗伊肩上的声音闷闷的,“小丑那破事之后我本以为也许他的确曾经像一个父亲一般爱过我。但没有…我的痛苦对他来说从来都无足轻重,在我的记忆里,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

   这不是真的,罗伊想这么告诉他,但事实是,他也不确定蝙蝠侠到底在想什么。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这只离群的红鸟。

   大约过了很长时间,杰森拍拍他的背示意可以了。于是罗伊松开了他,看着他回头走向了房间,缓缓地关上了门,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太累了。罗伊想,而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让时间去为他的队友尘封又一段不愉快的记忆,扔进狗屎纪录箱的最底下...

   罗伊坐回去,盯着杰森留下的头罩出神。

   等等。

   罗伊突然想起来了。

   也许他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值得赌一赌不是吗?

   于是第二天杰森发现罗伊离开的时候,他人已经在去往亚洲的飞机上了。

  

   “我不管杰森做了什么来救我的村子。”开直升机的亚洲女人暴躁地吼道,“我不会无限制满足你们一群人的一切要求的!”

   “我保证是最后一次啦,亲爱的。”罗伊同样大声吼着打开了直升机门,“说真的,不是万不得已谁想再来这种破地方啊。” 

  他一跃而下。

  喜马拉雅山一如既往得冷的要命,让罗伊回想起上一次他为了一个到处乱跑的红头罩而在这里冻到高烧的经历。很不愉快,是的,但足以深刻到让他记得该如何打开那扇通往大种姓的门。

  平静自我,想清楚来这里的真正意义,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然后再借用一下漂亮的上升气流…

  哈!罗伊穿过了那面山壁。

  也不是那么难嘛,他心想----尽管没有成功的话他很可能成为一滩糊在山上的红泥,不过他最后做到了不是吗?

  接下去的流程应该是找到那个神神叨叨的小和尚----谁在乎他是不是什么活了几个世纪的神棍,罗伊觉得他充其量是个小和尚----然后威逼利诱一下让他交出杰森那段宝贵的记忆。

  对,那段记忆,就是当时杰森给出去做赎金结果转手就不要了的那段记忆。

  考虑到死过一回然后一度满脑子复仇的杰森,罗伊只能假设这一段“宝贵”的回忆是出自再之前的罗宾时期。

  最好是,而且最好值得他跑这么一趟。罗伊想着,步进了山内部的大会室入口……

  “你们几个上次把我已经拿到手的记忆硬抢了回去,然后还嫌不够?”小和尚翘着腿,十分鄙夷地看着罗伊。

  “那次明明是你先擅自把他搞失忆了!还有是的。我想顺便‘请’你再把你私藏的那一段记忆也还回来,谢谢。”

  “……那是他自己不要的!”

  “可是我他妈现在要了!”

  小和尚用宛若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罗伊。

  “…你知道我打个响指可以让你滚出这里的对吧?”

  “…...我知道…”罗伊的士气一下低到了土里,“好吧…好吧。你要什么?”

  小和尚心满意足地哼了一声,然后开始用打量一道诱人美食的眼光打量起罗伊-----罗伊觉得这个表情出现在一个未成年小光头的脸上十分的猥琐。

  “五年。”小和尚懒洋洋地竖出五根戴满戒指的手指,“我要你五年的记忆来换你朋友的这段回忆。清晰的记忆,不能用幼年的无意识影像代替”

  “…三年。”罗伊不死心。

  小和尚瞥都没瞥了他一眼:“出去记得关好门。”

  “..好吧。”罗伊认输了:“五年,成交。”

  五年就五年,罗伊其实并不在乎----在乎他也不会来这儿啦。

   一个人失去五年的记忆又怎样呢?反正,我总能再和杰森制造很多很多年快乐的时光的。

   他看着一个光球从自己的身体中离开,然后另一个光球进入了他的胸膛。

   哇呜。罗伊接收着那段新的记忆,里面的自己是一个小小的杰鸟,一个幸福的杰鸟.... 他笑了,这的确值得这么一趟远路和他那五年的记忆。

   “我该怎么把这个交给他?”罗伊问。

   “我想你知道的,”猥琐的表情回到小和尚脸上,他正玩弄着新到手的罗伊的记忆,“用你们人类传递感情的方式....” 他打了个响指,罗伊转眼间就重新回到了洛杉矶。

   “我不应该好奇或是干预你做任何事的,”杰森堵住风风火火冲进家门的罗伊,“可是有个亚洲朋友打了个国际长途和我说你搭了她的直升机去了喜马拉雅?!!”他皱着眉,“你他妈上次差点死在那儿,你在想什么?”

   “...好吧,我长话短说。”罗伊深吸一口气,“我去大种姓找了那个老不死的小和尚然后用我五年的记忆去帮你换了个好东西回来。”

   “....你他妈干了什么??!!”杰森的表情也是这句话。

   “我说我去了大种......唉,算了。”罗伊抱着壮士断腕的心直截了当地吻了上去。

   按照他的想象,这个时候应该有灵光一闪或是其他奇妙的魔法特效,然而什么都没发生。两个人沉默而且尴尬地贴在一起,直到罗伊不得不退后一步来确认杰森没有被他亲傻。

   “杰森?”

   他看见队友脸上扭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这是在笑?

   “杰...?”

   “我想起来了...”杰森轻轻地开口,罗伊还没听过他用这样的语调讲话,“布鲁斯,那个…不是蝙蝠侠的布鲁斯……那天晚上...电影之夜…爆米花……我睡着了,口水流了他一肩。结果第二天布鲁斯就感冒了。”

   杰森笑着,

   “你能想象吗?我是说,那可是蝙蝠侠...…一边痛扁罪犯一边还在打喷嚏的蝙蝠侠...那可真是..….” 杰森靠在罗伊身上,埋着头,笑的一抖一抖。

   他说不定哭了,罗伊想,不过他没有去拆穿。

   “..谢谢。”很久以后杰森闷闷的声音从他胸前传出来。

   “唔,不用谢。”罗伊笑眯眯地回应。

   之后没多久,杰森又回了次哥谭。然后罗伊就得到了罗宾复活的消息。

   再之后,杰森问他:“你那时候给出的记忆是哪五年?我看好像没什么影响。”

   罗伊的回答是:“杰鸟你是不是傻,都给出去了我哪记得是什么。”

   再再之后,杰森知道了他的队友贡献了哪段记忆。

   那天他们在任务中路过星城,于是遇到了绿箭。

   “哦...嘿,罗伊...”奥利弗尴尬地向他打着招呼,同时调紧身上每一根神经准备防御一支支来自义子的愤怒的红箭,“…好久不见。”

   “呃…嘿!那个……山羊胡子。你也好久不见!”罗伊十分熟练地露出一个标志的灿烂笑容,然后转头就问杰森:“这谁啊?”

   杰森看了一眼显然因为罗伊的笑容而受到惊吓的绿箭,又看了一眼十分迷茫的罗伊。

   好吧。他想。

   也许这样也不坏。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