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番外一

  

  红头罩在某个清晨在莱克斯北塔的顶楼看见了红罗宾。

   也就是提摩西德雷克。

   这是一只手无寸铁的红罗宾,站在阳台上,穿着浅色的睡衣,喝着牛奶。非常单纯非常无辜。

   红头罩怀着十二分的兴致跳上了他的阳台栏杆,“咚”的一声巨响。栏杆危险地震颤了一下,支撑起了他的重量。

   “Bang。”他手比枪状对着蒂姆,“你已经死了,小红。”

   蒂姆抬头看了他一眼,坚持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喝完。

   “你在南塔蹦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指指耳朵,示意监听器,“还有我睡衣里穿着凯夫拉。”

   “...哦。”红头罩决定从岌岌可危的栏杆上下来。

   “‘哦。’?”蒂姆挑了一下眉。

   “如果我说‘啧’或是‘切’的话,那我就是达米安了。”红头罩往栏杆上一靠,不顾它又危险地响了起来,“顺便如果我真是达米安,我已经和你打起来了。毕竟你现在除了凯夫拉什么都没有。”红头罩打量着他,“字面意思。”

   “那你是过来干什么的。”蒂姆没有再看他,他伸手拿了块面包优雅地抹起果酱,“千万别说是来找我交流感情的。”

   “那我就是迪克了...”红头罩嘀咕着。  说真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干吗,也许只是因为兴致好,又正好碰上了没有防备的红罗宾,所以想来吓唬他一下?

   他可不能这么说。

   “...我过来蹭个早饭。”这理由不错。

   他伸手去拿了片面包,然后发觉自己还带着头罩,试了试单手去把它摘下来然而没有成功。他放下面包,摘了头罩,然后才重新拿起面包。

   蒂姆全程看着他。

   ...有点尴尬。

   说真的我来这里干吗?!

   没有红头罩的红头罩,也就是杰森托德,决定一心一意地吃面包,吃了一片又一片。

   “..既然你来了。”蒂姆轻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我希望你能帮我查个事。”

   “嗯哼。”杰森咽着面包。

   “媒体管她叫神奇女孩,据我所知她现在在马里布,加利福尼亚附近行动,有超能力,下手挺狠的。我想知道她的名字,住址,各种信息,越多越好。”

   “嗯哼...”杰森依旧在吃着面包,仿佛这辈子再也见不到面包了一样。蒂姆十分怀疑刚才的话他听进去了多少,不过他决定信任自己义兄接受信息的能力,所以他忍住了没再重复一遍。

   “唔...作为交换,小红。”杰森终于咽下最后一片面包,“最近会有一艘从哥谭出去的走私船,我要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上岸,上面有什么人,运载了点什么。”

   红罗宾点点头。

   两个人又安静了一会儿,他们面对着面,但谁也不在看对方。

   这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杰森想,他知道蒂姆也在想同样的事情。他才不相信红罗宾找不到他想找的人,见鬼他连蝙蝠侠都查出来了。而他嘛,他当然知道那破船上运着什么---核武器,棘手的东西。他只需要知道一下上岸地点,这查起来易如反掌。

   但他们什么都没说。

   也不错,以干“正事”的名义交流一下,杰森感觉不坏。蒂姆算是所有罗宾里最不烦人的一个了。杰森并不讨厌他,虽说潜意识里“替代品”的标签还在,但他不讨厌他,他们只是缺少点交流。

   沉默的有点久了,杰森觉得自己有义务打破一下。

   “...这我能打包吗?”他指指桌上剩下的那点甜饼,“我还有个队友要喂。”

   请便。蒂姆做了这样一个手势。看着他把桌上的食物席卷一空,然后戴上了头罩。

   “别再折磨那段栏杆了,大红。”他只来得及说这一句,就见红头罩消失了。

   这的确不坏。他给自己续了杯牛奶。

   

   红头罩再来北塔的时候,北塔楼顶已经炸了。

   他在头罩下抽了抽嘴角。

   他突然觉得自己和军火库住的那破仓库也不错---做义警就不该住这种高级公寓。虽说是莱克斯公司的损失,但都是钱啊!

   他在周围的大楼间游觅了一会儿,不久就在双子塔一间看着就比北塔还要贵的顶楼公寓阳台上捕捉到了红罗宾的身影---穿着浅绿色的睡衣,在喝果汁。

   “咚”的一声巨响,他像一颗炮弹砸在了阳台上。

   “早上好。”蒂姆头也不抬,“吃早饭吗?”

   “阿福的华夫饼?”

   “嗯。”

   “那真糟糕。”

   “是啊...吃吗?”

   “当然。”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