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红头罩与绿帽子(一个正经的爱情故事)





它在看见对方的第一刻就爱上了它,人们管这叫一见钟情。



那是个漂亮的头罩,光滑红亮,静静地在桌子的一角躺着,背对着它。它看着那个背影优雅的线条,就止不住地想要唱歌。


“嘿!!”它对着头罩喊,帽檐咧开,仿佛一个大大的微笑,“你长得真好看!”


头罩没法自己转过身来,也没有理会它。



帽子不介意地笑了笑---它猜它只能保持这一个表情。


“没关系,我会有机会见见你的!”它冲那个美丽的头罩喊道,快乐得一晃一晃。



它的主人在它把自己晃下桌子前抓住了它,然后把它扣到了自己红色的脑袋上。


“我们该走啦,杰鸟。”它听见他这么喊。


“唔...”另一个人闻声走过来,睡意朦胧地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拽那个头罩。



这时候帽子紧张极了---如果它有心脏这玩意的话,现在一定在怦怦乱跳。


头罩被转过来,而帽子在那一刻几乎停止了呼吸。



这是一个....


多么美丽的头罩啊。



它的线条有棱有角,有着清晰的五官和鲜艳的颜色。在它的主人将它戴上后,它仿佛紧密地附着在他的脸上,将高挺的鼻梁和好看的唇部都勾勒出来。


天哪。帽子感叹。



“呃...嘿,第一次见面...你好。”帽子羞涩地开口道。


头罩却没有理会它,它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就是刚才和你打招呼的那个家伙!”帽子焦急地说,“我很早以前就注意到你了,只是一直没机会看到你的正脸...现在我看到了!你长得真好看!有鼻子有眼的....”


头罩还是没有说话,但它狠狠地往这儿瞪了一眼,这个帽子绝对不会看错。


“唔...我很抱歉,你是不会说话吗?”帽子好像突然懂了什么,它感到遗憾。


头罩默默地皱起了眉头,它盯着帽子没有移开视线,却发现虽说它的帽檐依旧咧出一个大笑的弧度,对方的悲伤和遗憾都是真真切切的。


它开始对它有了好感起来,眉头也不自觉地放松了。



“那么我负责说,你来听着,可以吗。”帽子小心翼翼地问。


头罩专注地盯着它,许久微微抽了抽嘴角表示可以。



帽子又开心地笑开来,它感觉自己恋爱了,也不再在乎自己身下的红发主人汗毛倒立地说着:“杰鸟你能别盯着我了吗,有话好好说这很吓人真的。”





--------------------------





每天每天,帽子都在偷偷地看着头罩,看它时而皱起的眉,看它时而睁大的眼睛。恋爱是一件幸福的事。


不过唯有到了晚上,它会和头罩分开,它的主人会把它带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头罩也会去它主人那儿。这时候帽子是不舍得的,可是它只是乖乖地对头罩说着晚安,然后看头罩向它眨眨眼睛。


什么时候也许我可以和它住在一个房间呢,帽子想。这样的话就太好不过啦。



这一天它依旧跟着自己的主人,疲惫地回到家里,但是它的主人却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拉着他的搭档进了另一个房间,然后一言不发地,他就把那人扑在床上,然后凑了上去。


天哪!!帽子惊得言语不能,它和头罩此时紧紧地贴在一起,面对面,脸贴脸,它害羞得都要变色了,从绿色变成红色。


这是一个吻啊,它迟缓的思考。看着头罩的表情如风云般变幻莫测,最后只是红着脸瞪着它。



这是一个吻啊!!!它快乐地想大叫,把嘴咧得翘到天上,急切的想靠前继续来一次。




可是它的主人不乐意了,他摘下了帽子,然后把它放在旁边冰冷的小木桌上。


不!帽子抗议。


可是接着他又欣喜地发现头罩的主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把头罩摘了下来,然后放在了自己身边。接着就和自己的红发主人重新紧密地贴在一起,发出一系列不可描述的声音。




“我刚刚亲了你一下!”帽子兴奋地晃,无视背景里奇妙的声音,紧盯着身边的头罩,期待他的反应。


头罩扫了它一眼,又扫了一眼床上并不安分的两个人类,恼怒地闭上眼睛,企图对一切听而不闻,超度众生。


“告诉我嘛,你喜欢吗?”帽子不依不饶地问着,“我非常喜欢,我喜欢你!也喜欢吻你!”他努力地凑到了头罩的旁边,“嘿,说说看嘛……就算你没法开口,至少也看我一眼呐。”


头罩叹了一口气,它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抬眼看了看那顶绿油油的帽子。帽子仰面在它面前,露出熟悉的向上的弧度。


头罩对它眨了眨眼睛,眨了一下,表示是的。


它喜欢!



帽子开心地都要唱起歌,不过不,头罩现在不想听歌,尤其是夹杂在其他混乱淫荡的声音里的歌,所以它狠狠地把眉皱在一起,用力眨了两下眼睛。


“…你累了吗?好吧。”帽子说,它一点也不介意,它心爱的头罩刚刚说喜欢自己呢,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吗?


“晚安。”它乖乖地对头罩说,然后停止晃动静静地看着它闭上眼睛。


它的侧脸真是好看极了,帽子想,即使是这样默默地看着,也是最大的幸福了。





--------------------------





快乐的时间过得很快,但是像所有的故事一样----悲剧无可避免。


帽子从来都是一顶快乐自在的帽子,它长得并不怎么好看,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唯一能做的只是待在它红发主人的头上。但它也不介意这些,它是一顶知足常乐的帽子。更何况,现在它还有它。



可是不再有了。


当头罩被作为武器引爆的时候,帽子只能呆呆地看着,看着它心爱的头罩在一道耀眼的白光中中消失殆尽。它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其实是多么的没用---它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仿佛连自己的心也一起被点燃,化为灰烬。


没有任何人或是东西能理解它此刻的心情,它就算说出来,喊出来,也没有什么在听着了。


帽檐向下的帽子弯出一个弧度---它从来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出这样悲伤的表情来。




但是帽子不会放弃的,它又怎么会放弃呢。


小灯下,一顶灰绿色的破帽子,陪着它的主人一起,细心地打造一件新的艺术品。它眼睛一眨不眨地顶着那个美妙的过程,它的曲线,它的棱棱角角...由金属缔造出了一个可以重燃生命的美好。


三个晚上之后,他们终于给它上漆了,当它光滑红亮的身躯重现站立在桌子上时,帽子几乎要留下泪水。



“好啦,”它的红发主人说,“杰森会喜欢这个的。”他把帽子放在了桌子上---挨在头罩的旁边,然后走出房间去叫他的搭档来。




“...嘿。”帽子小心翼翼地开口,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头罩,对着它微笑,“你长得真好看。”


头罩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没关系,你会醒来的。”帽子温柔地摇晃着,“也许你不再是同一个你啦,不过我不介意,你只需要听着,而我会一遍遍的告诉你我爱你。”


头罩动了一下,然后它缓缓地将眼睛睁开了,向帽子望过来。


“第一次见面,我爱你。”帽子的帽檐仰面朝上微微笑。



头罩沉默了一刻,然后慢慢地开口了:“...我也爱你。”


它在帽子惊讶的目光中它靠近过来,轻轻地,温柔地拉动着嘴角的笑意:“我也爱你。这一次,我来说,你来听着...”




当杰森跟着罗伊来到房间时,那顶破旧的绿帽子正戴在红艳艳的头罩上,面向着他们,仿佛在微笑。









End

评论(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