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Brujay亲情向】其实,一个拥抱就好



   “我准备好了,布鲁斯。”杰森站在训练场的这一头说到。

   “那就让我看看你做的怎么样。”布鲁斯回应。


   杰森深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的一连串障碍,腿开始有点发抖。

   这很奇怪,这明明是他训练过成千上万遍的一套动作了,他不应该紧张的,他怎么会紧张呢。


   布鲁斯在看着我呐。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让他的腿打颤地更厉害了。他应该先平复一下心情再开始的,但他不想让布鲁斯觉得他磨磨唧唧的,他只是…他只是想做到最好。


   杰森抓住最前面的吊环腾飞起来,落到了第一根平衡木上。过于熟悉这些动作的身体渐渐掌握了主动权,他感觉完全用不上思考,就自然而然地继续着下一个动作。翻过这段平衡木,从高处轻盈地利用斗篷降落,拿过旁边的飞镖然后一一命中了靶心---就像他所训练的那样。


   我可以做到的!他开始兴奋起来,仅仅是想到完成之后他将会有能力和布鲁斯一起正式加入夜巡,仅仅是想象布鲁斯满意的眼神,就让他的心一起飞翔起来。所有孩子都希望得到导师的认可,他当然也不例外。何况布鲁斯在他的生活中,也不仅仅是导师的角色了,是他更希望得到认可的人。


     他在看着我呐,杰森心想,偷偷地像一个提前拆开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向布鲁斯的方向瞄了一眼。希望能捕捉到那种让他快乐的情绪。

   可是,没有。礼物盒里空空的。布鲁斯只是皱着眉头----像他平时一样。


   杰森愣了一刻,怎么了?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他的心轻易地一下子从高空坠落,他感觉不到兴奋了,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只是机械地继续着身体的动作。


   最后一个吊环,他抓住了,借力向上,然后再服从重力落在地上。

   虽然稳稳地停住了,可是他知道自己的左腿膝盖弯曲了,这个认知让他的心彻底沉入谷底。


   为什么,我明明练了这么多次,我从未出过差错,从没有,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在他面前?


   杰森突然想哭,可是不,这也太丢人了,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他甚至不敢想象布鲁斯对于泪水这种粘哒哒湿漉漉的东西会是多么深恶痛绝。他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比起掉眼泪,取而代之他决定让自己愤怒来掩盖那种委屈,愤怒为什么没能做到完美。


   “杰森。”布鲁斯在场边呼唤他。


   杰森抬起头,用那略带怒火的目光直直看向布鲁斯,布鲁斯感到不解。


   他在生气什么?他做的很不错啊,虽然我从没和他这么说过,但这甚至比迪克的第一次考评还要好一些。布鲁斯是这样想的。 杰森的动作更稳,没有了迪克的花哨,这让他很满意。 尽管如此,该提的问题还是需要提的。


   “你的左膝盖弯了。”布鲁斯说。


   “是是是,我知道了!”杰森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充满了怒气与烦躁不安,这不仅把布鲁斯吓到了,说实话,把杰森自己都吓到了。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做的很不错了。”布鲁斯试图维持耐心地去和他说,然而为了杰森那莫名其妙的火气,他也有些不爽起来。


    “不错,但还不够好!”男孩冷冷地说道,“不够。”此时的他看起来像是想要砸碎点什么东西,虽然他其实一丝一毫也没想到这么做。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你还是可以和我去夜巡,就像我答应你的。”布鲁斯觉得这能让他开心些。


   “那个失误不该存在,它从没有存在过,我只是……”杰森感觉到了莫名其妙的委屈,一下刺激到他的眼睛,无法控制地让他眼眶一涩。这太不像话了,他又对此生气起来,“这都是我的错,我没能达到要求,我没能做好….我也不配去夜巡!”


   他气冲冲地把披风解了下来,转身就跑回了楼上的大宅里,差点没把端着茶的阿弗雷德撞翻。



------------------


   “他为什么在生气?在对我生气?”布鲁斯不由得对这个一度是街头男孩的孩子的态度而不满起来,他向阿弗雷德抱怨,“他真的该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了。”


   “也许是因为您又皱着眉头了?布鲁斯少爷?”阿福把茶放在他面前,“我见过您的那种表情可不止一次少爷,但那还是让人害怕。”


   “什么?我没有…”布鲁斯说着皱了皱眉头。


   “就像现在这样,少爷。”阿弗雷德面不改色地指出。


   “好吧,好吧。”布鲁斯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间,这是多年的习惯了他也没有办法,“可是他不见得因为这个冲我生气...我记得迪克就从来没有这样…”


   “恕我所见,年轻的杰森少爷只是在对他自己感到生气而已。”阿弗雷德笔直地站着,轻描淡写地道出事实,“他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而他在责怪自己,孩子们都会这么做。”


   “可是我并没有这么想过,我觉得他做的足够好了。”布鲁斯感到头疼极了,他不明白,他的童年里就从没有过这些丰富的感情,而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杰森的。


   阿弗雷德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您很小就失去父亲了。”英国管家放柔和了语气说道,“您只是努力做到最好,没有必要去赢得任何人的赞赏。 至于理查德少爷,他在马戏团的灯光和掌声中长大,他足够自信了,有过一对很好的父母告诉他他做的有多棒。”


   布鲁斯沉默了片刻。


   “可是杰森少爷不一样,他不曾有过父母,但他现在有了你。他爱您。”阿弗雷德顿了顿,好让布鲁斯先自行消化一下这几个词的重量,“他唯一想要的就是得到你的认同,比什么都重要。”


  “…他已经得到那个了,”布鲁斯的声音软化下来,“赞同,以及……爱,他都得到了。”


    “那么也许你应该直接告诉他这一点。”


    “…怎么做?”


    “我想,布鲁斯少爷,”阿弗雷德拿起冷掉的茶,“一个拥抱就足够了。”




    于是布鲁斯站在了杰森的房门前,他不知所措,窘迫得像一个不知怎么安慰孩子的父亲。

   某种意义上,他的确就是。



   “杰森?”他敲了敲门。


   里面顿时乒铃乓啷地响成一片,好像他弄倒了什么东西又在弄倒的东西上摔了一跤,过了半晌才有人回应。“嗯…请进…”


   布鲁斯推门进来,床上的枕头被子皱成一团,像被人使劲蹂躏过一般。布鲁斯以为他会看到泪痕或是什么的----那会让他更加不知所措---可是没有,杰森的脸红红的,但他没有哭,只是夹在委屈与气愤之间,把脸憋红。


   直到杰森投来奇怪的眼神,布鲁斯才从漫长的沉默中想起来自己来这儿的最初目的,“嗯…我来就是想说,刚才的测验,你做的很好,非常好,很好………”他试图回忆阿弗雷德的话,但好像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杰森不解地看着他。


   “我会……很荣幸让你和我一起…加入明晚的夜巡,你值得这个。”布鲁斯再次努力。好像有用了?!杰森的眼睛放亮了一点点。但是即使他也觉得这段话太过官方了,更像是韦恩集团的总裁在台上说出的话来。


   还有什么招?布鲁斯绝望地选择错过杰森的眼睛看向地板,当你需要英国老管家的时候他又在哪呢?


   “一个拥抱就足够了。”老管家的声音如是在他脑子里响了起来。



   “好吧,那么就…就……”布鲁斯轻轻地张开手臂把乱糟糟的被子和名为杰森的小男孩一起圈入怀中。


   “我很为你骄傲。”他笨拙地拍拍杰森的后背。



   杰森其实不知道布鲁斯大晚上的来他房间支支吾吾些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黑暗骑士会窘迫成这样,到最后也没搞清楚他想表达的意思。但在他被带入那个拥抱之后,这些都不重要了。那个拥抱很温暖,很结实,和他想象中父亲的怀抱一样。


   他回抱了回去。


   也许他还是哭了,也许没有,那些泪水和他的幸福一起被他吞了下去。


   谁又在乎那些呢。




-End-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