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If I were you. Jason→Tim(非cp向)




背景:重启前披风争夺战后,迪克做蝙蝠侠的时期,尚还水火不容的杰森和蒂姆。


Summary: 当杰森最后一次讽刺地对蒂姆说着 “你大可以试试看” 的时候,他可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One
------------------------


几个月来他又一次把男孩气到满脸通红,但是他却乐在其中。

“你要哭了吗?小小鸟? 替代品?”杰森挑衅地嬉笑着。


蒂姆刚从大量的训练中停歇下来,杰森在这个过程中至少三次嘲笑他的迟钝和笨拙。


现在蒂姆看上去好像要爆炸了,可是杰森知道他并不会做什么,大不了一言不发地走得远远的。说真的,小鸟的忍耐力还挺叫他佩服的,不管他怎么尖酸刻薄地批判他的一举一动,他都只是默默地受着。

即使是前不久他差点将他杀死也一样。


“可怜的替代品,天空不适合你。”杰森唱歌般的说着,“你为什么不收拾好你的羽毛回家去呢。”



蒂姆的脸上还有着训练留下的擦痕,他气喘吁吁,头顶的黑发被汗水黏在额头上,眼睛却格外地明亮。

他咬着嘴唇仰头死死盯着杰森的脸。就在后者以为他又要掉头走开的时候,出乎杰森预料的,有史以来第一次,蒂姆却爆发了。

“够了,杰森!”他低声地吼出,收在身体两旁的拳头微微颤抖,“我不是替代品!”


杰森只是惊讶了两三秒,就迸发出更多冷冷的笑意来。

“你就是。”他平静地指出,语气里少了很多戏谑,硬邦邦地,“一个富家的孩子不该总想着怎么充英雄,或是替代别人的位置。”他用着他能想到的最气人的语气,“你为什么不回家呢,做个乖宝宝,而不是接过披风,出来乱出风头。”


蒂姆蓝色的眼睛里溢出怒火,他捡起地上的长棍,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你根本不了解我!”年轻的新任罗宾用尽力气怒喊着,“你永远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刚刚经历了高强度训练的罗宾,对上满血的红头罩。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结果也在预料之内。长棍变为两根短棍,惨兮兮地陪在倒地的蒂姆身边。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再杀你一次。”杰森把匕首抵在蒂姆脸上,“但是那就太无趣了。” 蝙蝠洞的入口处此时远远传来慌张的脚步声。他忙不迭地收起武器。


“天哪!蒂姆!”还没有脱去蝙蝠制服的迪克慌张地冲过来查看蒂姆的情况,男孩却只是费力地直起身,对着刚踏上摩托车准备离开的红色身影说着:

“如果你在我的立场,杰森,你会知道的。”疼痛让鸟儿的声音打颤,可他语气坚定不移,“你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我会证明这一点的。”


杰森回过头来,看了眼浑身是伤的蒂姆明亮的蓝色双眼。

“你大可以试试看。”他嘲讽地留下这句,戴上头盔。




这是杰森印象里和蒂姆德雷克相关的最后的场景。 当然 当他说着 “你大可以试试看” 的那个时候,他可绝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
一周后
------------------------



这绝对不是他的安全屋。杰森用一秒钟时间确认了这一点。


从床上睁开眼睛,他就立刻感觉到了有哪里不对。外面的天色显示已经是夜晚了。他迅速地坐起来环顾自己所在的房间。 乱糟糟的书本和衣服堆在一起,书桌上的台灯还没有关掉,然后通过那些光,他看到了墙上贴的大大小小的蝙蝠侠与罗宾的照片。

他不记得任何这一切。


“什么…”杰森难以置信地嘀咕,这是天杀的哪?又是哪个变态抓走的他?鬼知道接下去还会有什么,撬棍和炸药?他为自己的想法狠狠地皱了眉头。

发现自己并没有被绑起来,他迅速翻身从床上下到地上。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到让他恐慌的事实。

他变矮了,不止一点。


“操操操!”杰森情不自禁大骂出声,又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他开始感到紧张了,光着脚,穿着那奇怪的睡裤,几乎是立刻就扑到了房间里唯一的那面镜子前。


“…真他妈见鬼了…”他惊讶到说不出更多话来,呆呆地看着镜子里还要更年幼一点的蒂姆德雷克。



------------

冷静在这个时候已经没屁用了。所以杰森砸烂了他视线范围之内的所有东西。包括属于蒂姆德雷克的几个奖杯和好几张奖状,以此泄愤。

不管这是魔法,科技,还是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他现在的样貌告诉他,这绝对和新晋的罗宾鸟有关系。

干!


愤怒的红头罩大肆破坏了一阵。但所幸他的意识还是在他砸碎那台电脑前回到了不属于他的这具身体里。他粗喘着气,不断告诉自己冷静,待他稍微平静了一些,他放下了那台无辜的电脑,试图通过它来找到一些现下的线索和解释。

他大约花了半分钟左右就破解了密码,一边好奇着这件电子设备怎么那么落后。然后他看到了他所处这一天的日期,他愣了愣。

这是五年前,杰森陶德刚于埃塞罗比亚死去两周左右的时间。



真他妈好极了。 之前发泄累了的杰森坐回床上,尽自己所能消化着这些信息。 时空穿梭,外加灵魂互换,圣诞大餐都他妈要为此惭愧地低下头。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带他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时期?他本人甚至都没有经历过。


想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只会让杰森更加烦躁。他四下看看,决定粗鲁地拉扯掉自己身上可笑的睡衣。然后满脸嫌弃地从一堆不属于自己的衣服里扒拉出两件正常的套上。

总而言之,他肯定得先离开这儿。杰森想,也许五年前这个操蛋的世界有谁能给他一个答复,总好过呆在蒂姆德雷克的房间,和那些蝙蝠侠与罗宾的照片面面相觑。

想到这个,尽管他装作不好奇,但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他还是凑近了一些去看一眼那些照片。


照片里的罗宾有几个是迪克格雷森,但是大部分是他。当然他从来没有留意过,自己那个时候笑得多么开心,更没有留意过就是布鲁斯也是一样。不管是蝙蝠侠还是模糊的报纸剪贴画上的韦恩,他看上去那么年轻,而且面带微笑。

然而这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他死了。而他占据身体的这个主人夺走了他曾经的位置,让他甚至找不到理由还能冰释前嫌去看待这一切。


杰森撕下了一整面照片墙。



“如果你在我的立场,杰森,你会知道的。”这句话这时突然就跳进他的脑海,他想起一周前蒂姆眼里坚定的眼神,让这一切的动机似乎都明了了,“你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


眼下杰森已经不是很在乎自己究竟是怎么到这样一种境遇下,或是应该怎样摆脱这些狗屎回归正常。不过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鸟崽,一个证明。那么操你。

杰森打开窗户,攀上窗台。


我他妈会证明给你看的,到底我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


如果说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印象中的一切,那么这句话肯定不对哥谭适用。


这个城市好像压根没什么变化,也许五年后的那一个市区有更多的高楼和灯光,但是就杰森现在来看,那些城市里的黑暗角落,根本没什么不同。尤其从一个顶多十一岁的孩子的身体里看出去,就和小时候他仰视的那个世界一样糟糕。


从蒂莫西德雷克的住宅,二楼窗户跳下来后,杰森就有些后悔了。 一是他高估了这个身体能承受的压力,他的脚踝在落地后始终隐隐作痛。二是他对这之后的计划豪无头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在合理地情况下找到蝙蝠侠,然后说服他按照他的方法来...

杀死小丑。


是的,这就是杰森打算作出的选择,见鬼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如果时光能追溯到从前,可能他最想做的就是先搞死那个狗娘养的紫色疯子。他觉得那时候的蒂姆也应该这么做,解决掉一个混蛋,一了百了,那他一定会反过来感激他的。

不过事实上,他却是愚蠢地选择了保留一个无用的传统。瞧瞧再新来一个小鸟能为这个城市做什么鬼贡献?显然没有多少。

不过好在他貌似有机会去改变一下这个事实。

所以现在杰森一瘸一拐地在犯罪巷四周转悠,希望能碰到一个活的罪犯,罪行程度恰好能吸引一只蝙蝠的驻足,之后的事……好吧,之后再考虑。



犯罪巷里停着一辆蝙蝠车,符合布鲁斯一向的习惯。

杰森晃悠累了,于是在蝙蝠车旁挑了个位置就地坐了下来,揉着自己发酸的脚踝。就算今夜不会有什么犯罪吸引布鲁斯到这儿来,他也总会最后回来接他的车,他只要等着就好。他是这么打算的

等待中,在安静的夜色中,杰森专注地就着月光看起了蝙蝠车。


他应该所在的那个时空的蝙蝠车和这个早就不一样了,他可以从这个上面卸下轮胎来,五年后的就不行了,估计谁也做不到。

他盯着车看,车回看回来,一种奇妙的违和围绕上他。 让他花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哪里古怪。这辆蝙蝠车太破旧了,好像在这儿放了不只一周的时间。她伤痕累累,又布满灰尘,像是被遗弃在这里一样

杰森皱了皱眉头,布鲁斯爱他的车。再者,他有很多车,所以每一个新的夜晚,开出去的车也都是崭新的,威风凛凛。而不应该被冷落在这里啊。

他认真地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一头钻了进去,一时间忘了他还身处犯罪巷。



当刀子抵上他的喉咙时,他才重新想起来了。

“我见过你,”他身后的男人说到,“你是那个什么德雷克的小儿子,值钱的小男孩跑来了犯罪巷哈。”他以为自己是撞上好运了。

“蠢货。”杰森轻叹一声,向后猛的一个肘击,趁他转移注意力夺过了他的刀,一把插在了他的手臂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男人杀猪般的号叫响彻小半个哥谭。 这样倒能快点把老蝙蝠引过来,杰森想着。他轻盈地落到地上,现在他只是一个瘦不拉几手无寸铁的小男孩,还是先暂时远离一下麻烦,等真正的主角登场比较好。


“不知好歹的崽子!”男人却突然大喊一声,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臂抓住了杰森的脚踝。啧,糟。 “我要杀了你!”他一把把杰森拖到跟前。 无论之前他这只脚有没有扭伤,杰森可以确信,它现在扭伤了。

眼下最快捷,最方便的一个选择,是拔下面前男人手臂上的小刀,插在他的脖子上。但是杰森忍住了。


等等...再等等...眼看男人已经失去耐心留活口,打算直接冲着他的喉咙来了...


一个蝙蝠镖及时地制止了他,废了他剩下那只好手。


杰森的嘴角勾起了微笑。

晚上好,老头子。



杰森承认,他还是很喜欢看布鲁斯打架的,所以他安安静静坐在原地,看黑暗骑士和那个不知哪来的啰喽过招。 但是情况却出乎意料得不太好,布鲁斯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非常吃力,而那个没有任何打斗经验甚至受了伤乱挥一气的壮汉,好几拳都结结实实地砸在他身上。

一场非常辛苦的打斗,蝙蝠侠勉强险胜。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向杰森走过来时,杰森看到了他青白的脸和脸上的胡渣。


天哪,布鲁斯,你操蛋的都经历了什么?



“你差点死了,老头子。”他坐在地上指出。

蝙蝠侠好像被他的语气微微惊到了一下。

“你也是。”他嘶哑地开口,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蒂莫西德雷克,晚上不要跑到犯罪巷来。”他太疲惫了,声音里都没有什么威慑力。


杰森在他的注视下扶着墙站起了身,小心地活动着脚踝。“我可以回去,而且天马上就亮了。”他这么和蝙蝠侠说,为了让他不要再尴尬地站在这儿等着帮助他。

后者点点头,艰难地转身想要离开。杰森又叫住他,“你不开走这个吗?”他指着角落里的蝙蝠车。

布鲁斯转过头来看着他指的方向,杰森发誓他看见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可他只是简单地说了声不,就再次转过头去。


杰森从这个角度看了眼蝙蝠车,它停靠的位置很熟悉,好像...是在他和布鲁斯第一次碰面的地方。

“嘿!”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你的搭档死了,你却放过了小丑?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应该杀了他...这些话最后堵在了嘴边,因为当他转身,蝙蝠侠已经不见了。



有这么一个瞬间,他在想。

也许他把车留在这儿,是希望再次碰到那个来偷轮胎的男孩。


但这太荒谬了,即使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还是太荒谬了。


他不会心软的。




-TBC-





评论(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