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If I were you. Jason→Tim(非cp向)


Three





杰森去了墓园,他想看看自己的墓碑。


当他盯着天使石像的时候,诡异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因为在他爬出这儿的那个夜晚,电闪雷鸣下,她看上去分明就是个恶魔。

但他想,这个世界无奇不有,比如现在他的脚下,还有一个杰森陶德,双目紧闭,正在腐烂发臭呢。

“嘿。”他没好气地跺了跺脚下的泥土,“别爬出来了。”

只有那束不知名的新鲜花束,微风中,花瓣轻轻地摇了摇,作为回答。



欺骗杰克德雷克他是来上学的 让杰森感觉并不好。他尊敬杰克德雷克,像一位真正的父亲那样尊敬。但是他没能做到哪怕10%的坦诚, 眼下他正在大街上四处游荡。

从路边橱窗的玻璃上,他看到的依然是蒂姆德雷克的脸。这还是让他不习惯,但马马虎虎凑合吧。于是他站在街头,用这张脸打量着这个世界,试图寻找出没有了杰森陶德的哥谭有什么不同。

当然没什么不同。

他耸耸肩膀,接受良好。



他花了一整天时间在哥谭兜兜转转,一边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边是活动自己刚好的脚踝。他去了市中心看韦恩大厦,去了韦恩宅远眺阿福的身影,然后他慢悠悠地回家来的路上,他还看见了一张贴在路灯下的花哨广告-----哈利马戏团。

哈,多巧啊,都齐了,他们都在这。

虽然估计也不见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最后他在傍晚回到了德雷克住宅前,敲了敲门。



------------------------



杰森自然不会因为布鲁斯叫他滚回家去他就真的滚回家去。那样他就不是杰森了,甚至连蒂姆都不是。鸟崽至少还坚持下来了。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他觉得现下这个布鲁斯实在太不让人放心,憔悴得仿佛没有谁陪着他他分分钟就可能死去。而且如果他死了,可怜的阿弗雷德会悲痛欲绝。 所以他把窗帘拆了装,装了又拆,再次偷偷溜了出去。


今天晚上没有蝙蝠灯,杰森想,意味着他得自己找他了。

好极了,这他妈又注定是一个漫漫长夜。




荡过一个又一个街道,他一边四下寻找着老蝙蝠的身影,一边偷偷享受还作为一个孩子时滑过天空的那种灵巧和愉悦。他没有多米诺面具,风直直地向着他的脸扑来。


实话说,罗宾是会做上瘾的。抛开之后惨绝人寰的死亡,尽管他永远也不会说出来,但杰森还是很怀念那段时光的。

那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制服,打斗,理想正义,蝙蝠侠....

他觉得那让自己拥有了人生的价值。让他觉得自己做了正确的事。

蝙蝠侠的大斗篷给他的安全感,他始终无法忘记。那是一个绝对安全的避风港,有点黑,可让人安心。

他不知道这些感觉又被这些年的时光洗去了多少...但他重新记起了一些。 他感觉很好。





然后杰森看到了。


他看到了蝙蝠侠,此时此刻,他找到他了。在哥谭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殴打着一个男人。


离他们十几步的一个妇女坐在地上发抖,尖叫。

她不是在害怕那个方才拿枪逼她交出首饰的罪人。她在害怕的是蝙蝠侠。

杰森也害怕了。

就在看清他动作和神情的一瞬间,他心里那个安全的避风港突然一点点地消失。



布鲁斯疯了,而他手下的男人快要被打死了。



这个事实冲进杰森的脑子里,好像一下子打碎了熟悉而美好的一切。这不是布鲁斯,这不可能是。但是他再次举起了拳头.....

“不!!!”杰森冲了过去,狠狠地把布鲁斯撞开。


“我的天哪...”不远处的女士还在不停地哆嗦,直到按住布鲁斯的杰森冲她大喊“你快走啊!”她才反应过来,绕过了地上的三人,没命地冲有光的地方跑去。


“蒂姆德雷克。”杰森听见布鲁斯在叫这个名字,好像只是在嚼一节毫无意义的单词,“放开我。”

“你疯了,蝙蝠侠。”杰森高声说,“你快要打死他了!”

布鲁斯沉默了片刻,然后把手臂用力地一甩,让杰森小小的身体猛地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令人堪忧的声响。杰森确信他喊出了声,然而眼下,他甚至连这个都不在乎。


“这难道不是你所希望的吗?!”布鲁斯只是回到原处,又给了地上的男人一拳,声线已接近于歇斯底里,“难道不是你告诉我去把怒火宣泄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得到应有的处置?!”

他的面具碎开了一部分,杰森可以透过月光看见他的脸,那只没有了护目镜的眼睛,狰狞而布满血丝。


“不...”杰森爬起来,他的迷茫雾一般地罩着自己,让他几乎感知不到伤痛,“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打算.......”

“他杀了罗宾!!!!!”黑暗骑士的怒喊响彻哥谭,“在埃塞利比亚的那些个帐篷周围...在那个赦免‘他’的外交仪式上。我看到过他,我知道是他!他和小丑...他们所有人!....”

布鲁斯的拳头再次举起来,却在在空中停滞住,然后无可避免地颤抖起来。


杰森在他的话语声中跌跌撞撞地靠了过来,他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男人。已经快要血肉模糊的五官,他却依然认得出来,的确是其中一张他与撬棍之上大笑的脸...


“...我应该杀了他。”布鲁斯的拳头上下不定地在空中剧烈摇晃,“他罪有应得...而且不知悔改,他只会杀更多的人,他只会成为下一个小丑。我不能...”他看了眼杰森,眼睛里充满绝望,“不能再有更多无辜的人丧命了。”



这话听着多熟悉啊。杰森想。


此刻他的灵魂好像已经和身体隔离开了,从一个第三角度俯视着这个场面。然后不知所措地僵硬在那里,好像再也选不定立场,到合适的那个身体里去。


他想让他杀死他吗?

他以为他想的...这么久以来...他一直以为他是想的.....

只要再来两三拳,这个人渣的血会呛进他的喉咙里,然后他会在痛苦中缓慢的死去。

他以为这是他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因为这个男人参与杀死了自己却还在哈哈大笑,他不应该,也不值得活着。



可是他却把手放在了布鲁斯手上。


“不要这么做...”他说,回望进布鲁斯的眼睛里,“记住,你是蝙蝠侠。”

你代表正义,代表希望,代表安全,就像我一直希望的一样,布鲁斯。


你绝不应该踏出那条线。




布鲁斯终于缓缓地放下了手,片刻却又重新抬起向旁边的墙壁猛砸过去。


“我很抱歉...”他说,在一声声又狠又猛的砸墙声里,在一片痛苦而悔恨的呜咽中,杰森听到他不断地重复:

“...对不起…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杰森............”


杰森从后面轻轻地抱住了他。




------------------------




在高高的楼顶一侧,杰森和蝙蝠侠一起,看着救护车将这样一条恶心的生命送走,进行医治。


“我开始后悔了...”杰森小声嘀咕。

“我也是...”布鲁斯低声说,“我后悔我动了这样的念头。”

“可你干的还不错。”杰森晃着腿,试图稍稍让他开心一点,“忽略掉你把我惯到墙上的那部分...”

“谢谢你。”布鲁斯打断了他,简短地使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感激,“还有前几次,谢谢你所做过的所有事。”


“你是应该感谢我...”杰森嘀咕,他突然想到了别的事上,“我真没法想象没了我你会怎么样...”


布鲁斯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了:“先前...我的确想要杀了他,还有小丑...”他开口,“我差一点就要成功了...但是那些外交赦免权,超人...我最后还是没能做到,不是我不想,因为我做不到。”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男孩说这个,就好像向他解释了这些,能为自己赎多少罪似的。杰森侧过头看着布鲁斯时,他看到他眼里的一片迷茫。

“我想,这样也许最好。”杰森踢着自己脚下的滴水兽。


布鲁斯转过头来看着他:“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蒂姆。”他说。

杰森停了下来:“罗宾?”



他没有听到布鲁斯给的回复,后者站了起来,披风被风拉扯着呼呼作响。

“你该回去了。”他说,“谢谢你做过的这些事,可是到此为止。我不会让你继续下去。”

杰森摇头,“你很疲惫而且失落,你差点就越线了,你需要我。”

“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再让一个孩子冒险。”他攥紧了自己的披风,“你没有理由做这些,你应该珍惜你现在的生活,那就是好好活着。”

“我就是为了我现在的生活,也得去帮你。”杰森也站起来,仰头对峙着他,“也许你没有意识到,可是失去了蝙蝠侠的哥谭会变得一团糟,到时候我们谁也逃不了!”

布鲁斯皱了皱眉头。

“我不会让它发生...”他说,“我也不想再看见你。”

为了逃避了接下去的对话,他向最近的大楼射出了勾枪。



杰森一点也不想追上去,他只是看着。

“蝙蝠侠和罗宾的组合无可取代。”他想到这句话。


“你需要一个搭档,老头子……”他若有所思。





-TBC-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