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royjay我心头肉,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The AI called Arsenal(完)






他就是这么碰到了阿忒弥斯。不错的体验,人人都应该试试。


醒来的时候他虽然是趴着的,但是他的背靠近肩胛骨的那处枪伤依旧疼的难以忍受。他应该庆幸自己还活着,然后当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亚马逊女战士拿着把巨大的战斧对着他的头。


“...冷静点,公主。”杰森深呼吸后镇定地说。

阿忒弥斯侧了侧手里的斧子,抵着他的脖子:“不要 叫我 公主。”她凶狠地威胁。



------------



他本来绝不想和亚马逊战士或者还没克隆完就跑出缸子的半成品超人混在一起的。

没有哪条宇宙定律说三巨头---就算是盗版的,也得凑在一起。


可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谁也说不准,为什么阿忒弥斯会愿意把死狗一样的他拖回来。但他不得不欠下这个人情并把它还了,宇宙定律如是说。



“你为什么要去那个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来着?”他趴着问公主。

“找黑面罩,他手上有一件宝贵的武器。”

“什么武器?”杰森换了个姿势饶有兴致地坐了起来。

“弓箭。”阿忒弥斯说,“红色的弓箭。”


“红色的弓箭...”杰森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而放在床头边上的红头罩细不可闻地发出“-zz-”的一声轻响。



------------


那天晚上军火库告诉他的事对他而言也算影响巨大。他开始回忆起一些事情来,往往是受到什么东西的影响。

在这个情况下,就比如红色的弓箭。


当他闭上眼睛去幻想这个时间线里从没发生过的那些事时,它们有时就像宿醉时做的梦一样,模糊且摇晃,红色的光影闪来闪去。但是他却每次都能听到耳边箭矢划破空气的清晰的嗖嗖声,和他的枪声混在一起。

“小杰鸟...”他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叫他。


“-杰森。-”然后他睁开眼睛 只看见头罩眼睛的红灯在闪个不停。

杰森哼唧了一声作为回应,继续陷入自己的循环纠结,他一边想着也许自己当初应该老老实实单干,而不是鬼迷心窍地把头罩里的AI留着,一边被不断涌现的回忆搅得心烦意乱。

这甚至都不是他的回忆!是另一个时间线的...不知道什么鬼。可是这两条线之间的阀门一旦被打开后,他开始不断被灌满新的记忆,而舍弃了原来的。他认识这一点认识的越久,就越容易接受它。


他都没有怎么花时间去留恋那些失去的记忆,在这个时间线,他自从和老蝙蝠和泥打太极打完之后 就一直作为红头罩单干着,直到军火库出现。

他曾为自己是一匹潇洒的荒野孤狼而骄傲,但他从来不知道拥有队友又是完全不同的感受。现在那些和人一起并肩作战的场景代替掉了原来的,他才知道这种感觉应该是安心和充实。


还有更多。

比如当他回忆起一个红发绿眼的人凑到他面前给了他第一个吻...

噢,那绝对还有更多。



“军火库...”他用手糊噜了一把脸,把自己从这些幻觉里解放出来,又专注地发了会儿呆。“..你说,我该不该去找他们?”他犹豫地问着。


“-...zz-”杰森知道这是AI在思考时的声音。“-他们不知道你是谁,-”然后它回答,“-他们也不记得你了。-”

可是我就快要记起他们了!杰森想说,然而阿忒弥斯这时走了过来打断了他。 “你在和谁说话呢?”她问。

杰森又看了一眼头罩,它此刻乖巧地呆在原地,没有“-zz-”的声音,也没有红光。


“没有谁。”他老实地向亚马逊势力低头,“我自言自语。”




------------



最后,当杰森的伤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提出他不走了。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呃..你知道,做你们的搭档什么的。”杰森对阿忒弥斯和比扎罗说。后者一个神情冷淡,一个表情呆滞。


“你哪来的自信我们会同意。”阿忒弥斯轻轻把斧子从左手换到右手,杰森也去偷偷拎过那把战斧,根本拎不起来,“我们几乎是半神,为什么我们还会需要一个普通人的帮助?”


“-因为比扎罗需要一个脑子。-”军火库在杰森的头罩里小声说。

“因为比扎罗需要一个脑子。”杰森轻咳一声如法炮制,然后看到公主挑了挑眉。

他们同时向比扎罗看去,后者歪着头看着他们,含糊不清地嗷呜了一嗓子。


“好吧...很有说服力。”阿忒弥斯认输地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可不管不了你的死活,你最好自己好好跟上。”

“只要你们不飞。”杰森点点头。

阿忒弥斯有点尴尬地抽抽嘴角:“我也不会飞。”


“那就让比扎罗帮个忙?”杰森说,“带两个人飞一点也不丢脸,对吧,就像以前一样。”


“像什么以前一样?”

杰森看着阿忒弥斯迷惑的表情赶紧改口:“没什么。”



所幸和新的队友第一次出任务算是个成功,至少杰森很好地证明了他不是需要被带着练级的菜鸟,还能火力支持一下他的半神队友们。

有攻击往比扎罗身后躲,没攻击就跳出来一口气干掉几个。现成的队友要好好用。


不过军火库在他的头罩里却显得异常安静了,它没有像往常一样指挥杰森射这儿射那儿。它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杰森也太忙于在枪林弹雨中赶上他两个打不死的队友了,没有去在意这些。


军火库在这次任务中的第一句话:“-杰森,后面...-”

“红...他,前面!”比扎罗笨拙的提醒盖掉了它的声音,而杰森反应过来一拳放倒了身后的偷袭者。

“谢谢了伙计。”他用力拍了拍比扎罗的肩膀,后者憨厚地笑了一下,嗷呜了几声。

而军火库重回到了一声不吭的状态,只是发出轻声的电信号噪音。


“-zz-”这是它思考的声音,但没人知道它现在在想什么。




杰森承认,这一套“新队友”的事儿,一开始只是为了短暂地逃避那些他还没能好好接受的乱七八糟的时间线,逃避选择要不要去追溯一个已经消失的过去。

但结果却意外得感觉很不赖。

他想,他有点上瘾了。




------------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地点在黑面罩的老家门口。


“...你对那把红色弓箭的执念让我好奇很久了,公主...阿忒弥斯。”杰森在掩护后面小声对着亚马逊人嘀咕,“我是说,你们这群红发绿眼的人为什么都喜欢弓箭?”

“首先,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其次,你懂什么,”阿忒弥斯白了他一眼,“那是拉神之弓,传说它能射中夜空中的星辰。”


“好吧,先不说关于这个传说的科学性,”杰森执着地与亚马逊女战士斗着嘴,“但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事,想想上一次你追逐这个武器的后果。”

“你是说我捡了个没有脑子的超人的部分?”阿忒弥斯不屑地挑挑眉,近乎嫌弃地打量着杰森,“还是捡了你的部分?”

杰森刚想反驳点什么,就看见头罩内的屏幕上提示黑面罩的手下正向这里走了过来,他赶紧闭嘴。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得分头行动。”等人走了以后阿忒弥斯又小声说,“你帮比扎罗找个目标捣点乱掩护我,我乘机去偷弓。”

“为什么不能直接杀进去?干脆一锅端了这个鬼地方?”杰森撩了撩皮衣袖子蠢蠢欲动。

“我不想搞出大动静来,”阿忒弥斯解释,“拉神弓有人看守着,万一被奈芙蒂斯发现我拿走了它我就惨了,你知道吧?阿芙蒂斯,埃及神话中死者的守护神?...”

“不好意思,没修过神话专业,你们那些神的名字让我头疼。”杰森实诚地说,“不过你不想惹大动静还让我带着比扎罗找事?”

“你就说...”阿忒弥斯想了想,“就说比扎罗想家了。”


这回杰森白了她一眼。



计划是美好的,但就和杰森乌鸦嘴预测的一样,结果就并不怎么好了。

黑面罩毕竟是最开始掌管比扎罗那口玻璃缸的人,他自然留了点预防措施给自己,比方说,一块蓝色的小石头。

狂战士比扎罗在蓝氪石的威力下重重地倒了下去。然后杰森在大量黑面罩的包围下只能选择玩命地跑。


“阿忒弥斯?阿忒弥斯?!?”他冲里面大喊,试图得到亚马逊队友的帮助,但是显然她也陷入了什么麻烦。杰森并没有得到回复,只能接着奋力独自逃命。


这情况有那么点眼熟了,杰森背后的伤提醒着他。“不过祈祷我这一次总比上一次要幸运些吧。”他一边奔跑着,一边敲了敲头罩,呼叫着现在还唯一在他身边的伙伴:“军火库!伙计,你在不在?快告诉我你在,我需要你!”


屏幕的四周一下子亮了起来,一个声音绕着头罩内一周,从他的遛到他的右耳,像一个从他的左侧转到他的右侧。


“-当然,杰森。-”熟悉的声音回答道,“-我一直都在。-”



------------



军火库给了杰森很好的引导,让他逃到了一个可以暂时脱离追杀的角落里。

它的原话是:“-他们还是会包围到这里来的,但至少你可以喘口气。” 好极了,杰森正需要这个。


“之前一段时间,你...为什么都不吭声?你跑到哪去了伙计?”杰森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一边问着军火库。

“-我发现你有了新的队友,也不需要我的帮助,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出现了。-”军火库平平稳稳地回答。

“你这是在生气?”杰森依稀感到很奇妙,“你是希望我回去找我过去的搭档对吧?我是说,那是你的初衷。”

“-我没有什么初衷可言,我只是个机器。-”军火库的声音听起来空荡荡的,“你有了新队友,这很好,我没什么别的希望了。-”


杰森突然有了种异样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想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AI了,不过周围出现的小黑面罩们来的比预料的要快,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该死,军火库我还剩几发子弹?”杰森骂骂咧咧地一边开枪一边继续跑了起来。

“-7发,除去刚才那个是6发。-”


杰森意识到这样下去要完,他在人群中一眼找出了上一次黑了他一枪的那个家伙,然后远远地给了他一枪。 就算要死也得先把这个仇报了,他心想。


“-杰森,这样下去没有胜算。-”军火库在头罩内提醒着他。

“我发现了。”杰森险险避过一颗可以要了他命的子弹,“我上次让你刻我墓碑上的话你还记得吗?”


“-杰森。-”军火库严肃地打断了他,暗示他这不是个玩笑。在“-zz”地短暂地响了一下后它又重新开口,“-你得把我扔出去,引发爆炸,然后你可以逃生。-”

“我去我的头罩还有这个功能?”杰森气喘吁吁,“看来罗伊哈珀还真是个疯子。”

“-我是认真的。-”军火库说,“-离远点然后把头罩扔进人群里,我会负责引爆,然后你可以带着你的队友离开这儿。-”

“好计划,就一个问题,”杰森问,“你怎么办?”

“-...我是个人工智能,一段电信号,我会把自己复制到其他设备里的。-”


杰森此时打光了手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同时也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停在原地,仔细辨认着头罩里的细微的电噪音声。


“你在说谎。”杰森说。


“-我是个机器,杰森,机器不会说谎。-”军火库平静地回答,“-照做吧。-”



杰森叹了口气,他看了看快要赶来的敌人,把头罩摘下来放在手里掂了掂。

“记得回来。”他对军火库说,然后用尽全力把头罩扔了出去。




爆炸帮他解决了大部分的敌人,也夺走了剩下那小部分的注意力,于是杰森顺利地逃脱了,进了设施里找到了阿忒弥斯,然后携手干掉了黑面罩,把比扎罗重新拖了回来。



回到安全屋的杰森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找回军火库的信号,他本来希望在打开电脑的一瞬间它就会出现,然后平静地说声“-Hi,杰森。-”


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军火库?”他傻子一样地对着电脑的空白桌面问,“...军火库?”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仅仅是又一个平常的一天。



------------



时间一久,杰森开始怀疑军火库是否真的存在,就好像没有了军火库的提醒,他也不知道他被灌进的那些关于“法外者”的回忆又是否真的存在。

阿忒弥斯说她从来没听到过头罩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或是有红光乱闪。杰森沉默了一下,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也许他真的是一度寂寞出幻觉来了,现在想想,在头罩里装人工智能,本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会做出来的事。军火库所说的那些平行世界的事,也太过玄幻而不真实了。


可是他怎么解释他的那些回忆呢?他现在已经能清楚地描绘出科莉眼睛的美丽绿色。罗伊的灰不灰绿不绿的帽子,他能记起他和他曾经的队友做过的所有事,他们去过的星球和经历的冒险。而这些一点也不像是假的。


杰森没有把这些告诉他的新队友们,甚至包括军火库他也一字未提,但是不代表这事不在时时刻刻地折磨他。


这天晚上杰森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罗伊哈珀,他传说中曾经的队友和伴侣,他轻轻地亲吻自己,红色的中长发发梢扫在他的皮肤上。

“杰鸟...”罗伊开口说到,这是杰森第一次在幻觉里听到罗伊说话,他的绿眼睛闪烁地望着他,“杰森....”


杰森这时猛地醒过来,他静静地在黑暗里坐了一会,慢慢地想通了什么,然后突然难过起来。


罗伊哈珀的声音和军火库一模一样。



------------
------------


杰森告别了阿忒弥斯和比扎罗。

“我可能会回来,可能不会。”他诚实地说,“但是我会抽空想想你们的。”


比扎罗好像有点伤心,他嚎了几嗓子,也没人听清他在说什么。

“我以后只能鸡同鸭讲,”阿忒弥斯没好气地看看比扎罗,又看看杰森,“没人和我吵架了?”

杰森笑了笑,“活在21世纪吧公主,有一种东西叫做电话。”



他带走了他的制服和一个多米诺面具,也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他的目标是泰坦,因为据他的调查,有一个代号为军火库的红色弓箭手,现在正在这个小团队里和夜翼等人混在一起。


迪克格雷森来给他开门的时候看着很震惊:“杰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的头罩呢?”

“很长的故事,以后再说。”杰森不耐烦地向里面张望,“我来这里是找人的。”


“找谁?”一个熟悉的声音隔着挡在门口的迪克,传到杰森这里来。


他看见一个红头发绿眼睛的人,一手拿了块披萨好奇地走了过来。他的头发是短的,但依旧是鲜艳好看的颜色,他手臂上绿色的纹身随着手臂的晃动若隐若现,帽檐下的绿眼睛好奇地眨巴眨巴。


“刚才迪克管你叫杰森?好吧,Hi 杰鸟。你是过来找谁的?”



杰森看着罗伊哈珀脸上露出的友善的微笑,也动了动嘴角。


“找你。”他说。



至少他得试试,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END---



评论(9)

热度(183)

  1. -GOINGs-Red Dbl 转载了此文字
    即使有那么多不可抗力,他们仍然会在每个时空找到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