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康蝙】Incredible

山南犬:

对不起,我这个废物写了两千字,没到肉


一直想写的梗,感谢我老婆写了一篇实际上的康蝙肉,为了回馈这个我最爱的人,我写了一个蝙康【。没错实际上是蝙蝠top,逆拆注意闪避


康蝙只是觉得叫的顺嘴而已【喂】


啥时候写后面的,看我老婆啥时候写完她的肉给我动力【喂】


=============================


蝙蝠侠有很多秘密,多到几乎没有什么人在无穷无尽的探索之后,还能保持着最初的好奇心。无论是谁,最终都逐渐意识到一件事情:大蝙蝠死守的事情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谜底,如果你知道了什么并且还在沾沾自喜,抱歉,恐怕你连真正答案的边缘都没有碰上,又或者只是些根本没人在乎的流言蜚语罢了。


 


想想看这一切似乎那样的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他活在白天的阳光和夜晚的霓虹之间身份,布鲁斯韦恩,远离这一切的魔幻现实好端端的和哥谭市民一起“围观”超级英雄的种种,人们对他的印象一如既往且没有半点多余的联想。绝不是哥谭人民太过冷漠,人们热爱名人八卦,从那些脱口秀的段子上就可见一斑,但这就像是视觉盲点或者什么记忆空白一样,又或是——说回来了——大蝙蝠的无懈可击,事实就是从没有人这样想过。


 


而同样作为一个普罗大众的盲点人物,康斯坦丁即使窜入这个和他格格不入的城市,也不会激起一点浪花。


 


事实上他是哥谭的常客,对比他四处游荡的状态来讲,在同一个地方驻足和修整绝对可以称得上意味深长。


 


——如果是那个地方具体而言是韦恩庄园呢?


 


通常而言,约翰康斯坦丁可能会在任意一个点钟步入韦恩庄园的大门,不过大多数时候都会是刚刚擦亮的极早的清晨,伴随着浑身上下的一团糟,甚至还有说不清的东西混合着血液和泥泞拖沓一路。那张平时看起来还算是英俊的脸多半也挂着令人咋舌的彩,一根有些拧巴的烟半死不活地夹在手里,或者被倾盆大雨彻底浇灭。阿尔弗雷德见过比这些更糟糕的,他还可能拽了一块头皮或者拖着一节拴在脖子里的肠子,一眼看过去都不知道那些玩意是不是就是这个家伙自己的,苍天在上。不过这么久以来,他也不再是头几次被康斯坦丁惊到破了功力的普通管家了,在几乎两眼可以判定约翰先生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之后,阿尔弗雷德基本上就保持着一张专业的表情跟在康斯坦丁身后两米左右的位置,不急不缓地走进主厅。


 


而康斯坦丁也几乎不受任何约束和影响地踏上阶梯,跨过门槛,肆无忌惮地用他的鞋底踩上那些名贵的手工羊毛地毯。他旁若无人,目的明确,然后开始动手脱衣服,一件一件,边走边扔——先是拽开领带,然后是风衣,接下来踢掉鞋子,同时把皮带抽掉,在这之后基本上裤子也就被扔在了地上。他跨过地毯的边沿,那双吸饱了污浊液体的袜子开始在木地板上留下醒目的印记,随后被已经看不出原样的“白衬衫”覆盖。最后这一堆东西一直延伸到了浴室的门口,阿尔弗雷德安静且专业地捡完最后一件,通常是一条四角内裤,然后将它们精准地扔进垃圾搅碎机中,连同他手上的这一双手套。


 


接下来基本就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模式了,康斯坦丁在浴室里的时间取决于他有没有昏在浴缸里睡上一觉。他会放非常非常热的洗澡水,这让这位皮肤苍白的先生看起来像是煮熟的虾一样,阿尔弗雷德不是很在意他究竟经历过什么,但他的确需要留意约翰先生的状况——通常来讲这位先生都会出现皮质固醇含量过高,心跳过快,血糖低到吓人的状况;如果之前就发现了他还有开创型的伤口,则基本上得要全程待在浴室里阻止对方约等于放血的行为,并且从墙壁的隐藏医疗柜中找出相应的东西缝合好伤口,其余的小问题他可以从浴室的监控设备里看到这些读数,然后在处理地毯和地板之后准备好相应的食物,放在他出来之后必经的,最显眼的摆物台上。


 


康斯坦丁通常会带着一身显然没擦干的水汽和根本看起来没有擦的头发,径直赤脚裸身走出浴室,蜿蜒的水痕还会滴答一路。他基本不会辜负老管家的好意,或者说那盘子精致又顶饱的食物显眼到就差对着他大喊“快他妈的把我吃光你这个让人操心的傻逼”,虽说如此他大概也只是胡乱塞上两口,然后毫不客气的拽起窗帘把手擦干净,接着向前走进大宅的主卧。


 


接下来他基本上就会睡个昏天黑地。你大概无法想象一张床对于此时的约翰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尤其是韦恩庄园主卧的床铺,它温暖,柔软,巨大,有力,令人安心,虽然此时的约翰满眼的黑夜,却没有丝毫疑虑。


 


这基本上就是一套全程了,而接下来要接手待客的就是布鲁斯少爷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还不算是很麻烦,毕竟他的布鲁斯少爷和其他的小少爷们日常也差不多是这样的状况,可能稍微有些礼貌,没错,但事实上的麻烦程度也就差不多是这些了。


 


至于别的事情,无非也就是搅碎床单之类,举手之劳而已。


 


布鲁斯少爷回来的时间大概是傍晚或者第二天的拂晓,这取决于他有没有巡夜。康斯坦丁的来访也没有多么干扰大家的正常作息,阿尔弗雷德只需要通报一下这件事情就好,接下来的布鲁斯韦恩也只是正常的外出参与社交,或者在家吃饭、处理一些事物,回到床上或者出去巡夜再回到床上。他只需要小心一些不要压到已经在被窝里和被褥融为一体的魔法师——通常布鲁斯从外部基本无法观察到约翰究竟睡在了什么位置,那个家伙习惯于把自己整个埋在被子里面,而这床被子尤其的蓬松,垫子也是,不会出现任何的人形轮廓,所以他需要尽量动作轻缓地揭开被子的一角,直到看到金色的发丝之后,确定位置然后自己再慢慢滑进去。


 


这个时候康斯坦丁醒了和睡着的概率都是存在的,影响因素有很多,比如他饿醒了,本身没有那么的累,或者是有什么花花肠子准备抖露,又或者只是这一次布鲁斯的动作稍微大了一些之类的,但通常布鲁斯都会小心翼翼地贴近约翰,借着一点窗外的光亮细细打量着怀里这个奇妙的混蛋:他看起来有些干枯的头发,呼吸间的烟草味,脸上挂彩红肿的地方,薄唇上的裂口。接下来深处的地方就有些不太容易看清了,布鲁斯又掀开了一点被子,果不其然的看到了更多的伤处,破损的地方在空气里泛着一丝缺血的白色,淤血在苍白的皮肤上看起来格外醒目。然后他会伸手拂过这些地方,力度则取决于他的心情,不过通常来说,约翰康斯坦丁必然会闷声叫唤着在他的怀里醒来。


 


“欢迎活着回来,约翰。”



评论(1)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