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Red hood and his outlaws】新年快乐!!!


(上次圣诞节贺文是写给Batfam,新年就献给我的Royjay和法外吧~)






Summary: 你有一些新朋友,我有一些新朋友,大家分享一下,就会有很多很多朋友。





----------------------------------




因为杰森打电话的时候夜翼正在布鲁德海文夜巡。电话直接转到了他的微型耳机里。


“H~ello?”夜翼说。

“迪克。”

“!我好惊喜!小翅膀吗?”

“..是我。”

“蝙蝠侠的生日是几月几号?”

“去他妈的蝙蝠侠。”


“哦嘿小翅膀,晚上好呀,好久不见。”确认了身份夜翼用花哨的动作降落在了他们泰坦基地的楼顶,他对着夜空鞠了个躬,轻巧地像小鸟一样蹦哒了两下, “出什么事了?”他问,“你之前从来没打过我私人电话。 虽然家庭电话你也没打过。”

“呃...” 杰森握着手机,扪心自问了一会儿他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然后发现真的没有之后,最终决定问出口,“迪克。”他严肃道,“如果你的前任突然来找你,你会怎么办?”


“前任?不会怎么办,我前任和我都是朋友,就像朋友一样相处呗。”迪克打了个哈哈。

“...不会觉得很尴尬吗?”

“这得依人而定,看你俩相处的时候尴不尴尬,分手的时候尴不尴尬,像我,我就从来都不会让姑娘们伤心......... 等一下。”迪克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他正襟危坐,他呼吸急促。 “噢 小翅膀..我的小翅膀。”迪克听起来好像要被肺里氧气憋死了,“你居然有前任?! ”



好的。 是时候结束这场对话了。杰森对自己说,他和迪克格雷森建立的短暂友谊该什么时候切断呢?现在立刻。


他迅速挂断了电话。整理了一下表情,颇为和蔼可亲地走进了房间,慈祥地看向坐在沙发上和比扎罗打游戏打得正欢的罗伊哈珀。


当然是罗伊哈珀,还能是谁呢?毕竟前任可以有很多意思对吧,前任队友、前任室友、前任狱友,等等等。 ... 好吧,也许他们之前搞过几次,但那没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成年人搞一场不算搞。呃...也许不止一场,也许两场,...或者很多场。这都不是重点。


“你来这里干什么呢?”杰森用和朋友聊天般的语气随意地向他问到,暗地里相信着自己和迪克一样棒,一等一的棒。

打着游戏的比扎罗无意地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或是被他狠狠训斥了一样委屈地嗷呜了几声,仿佛马上要嚎啕大哭。罗伊赶紧把自己的手柄一歪让赛车撞上护栏。比扎罗那边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WIN的金色大字配上了音效和礼花,于是他抽了抽鼻子,看上去开心了一点。

“杰鸟你干嘛呢?你吓到他了。”罗伊一边安慰大块头,一边责怪地抬头看了一眼杰森,然后打了个寒战,“你那是什么狰狞又扭曲的表情?”


杰森面无表情地放弃了尝试。其实不苟言笑挺好的,他喜欢这个前缀,不苟言笑的红头罩。反正他和他的头罩都不应该有太多表情。

“你来这儿干吗。”不苟言笑的杰森又问,与此同时低头回视着罗伊,他把红头发剪短了,剪的和杰森这么短。脸有点晒黑,眼睛旁边却因为经常戴护目镜的缘故白的发亮,像是那种眼睛周围一圈白毛的鸟,那叫什么鸟?绣眼鸟?“你不应该去忙泰坦的事吗?”

“应该做,往往和最终做了什么不太一样。”罗伊很没所谓地说着,在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比在自己家还自在。“我就觉得在这里挺好的呀。比扎罗很可爱,现在像他这样心地纯洁善良的好小伙子哪里找?然后还有阿忒,” 阿忒弥斯正好从旁边经过,罗伊陶醉地冲她吹了个口哨,“她难道不是像天神那样漂亮又性感?你看到她的那把弓箭了吗,简直炫酷又爆炸!”

“不要动弓箭的主意不然我就把你的头削下来。”阿忒弥斯警告到。

“瞧,多棒!”罗伊想拍拍杰森的肩膀,但是以他半陷在沙发里的姿势他拍不到,于是他拍了拍杰森的屁股。“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有一些新朋友,我有一些新朋友,大家分享一下,就会有很多很多朋友。”


...以罗伊哈珀灌了半边水的大脑来看,这个逻辑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杰森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而且为他是唯一一个感觉奇怪的人而感到更加奇怪。可能因为他和罗伊搞过?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上一次见面时他们也同时不欢而散?

他也不知道。 这曾经是他走的最近的朋友,他们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凑凑合合地一起过了三年,却最终还是因为其中一件破事儿拆伙了,各走各的路。就这样。 但现在他又出现在自己的客厅的沙发上,和他的新朋友交谈甚欢。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甚至连沙发都还是他俩合住时的那个沙发! 杰森勤俭节约,觉得浪费,没舍得扔。


他忍不住默默地白了罗伊一眼,一屁股坐进旁边的一个独立沙发里。 还有一点他没说,杰森心想,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刚和罗伊闹掰。 严格来讲,他单方面离开了罗伊。他给了他时间去消化这些。等他回到他们的仓库,里面属于军火库的东西都已经消失了。 他之后在GCPD的地下给自己建了一个新的安全屋独自生活,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但现在,在他的这个安全屋里,他自己也想不起来身边哪来的这么多人,热闹的不行,就像回到了过去。  反正做做梦不犯法,杰森于是又一次拾起这个想法。这样就很好,他不在意罗伊为什么突然出现,但他很感激他在。

他放松了下来 让自己的脊背整个都陷进靠垫里。他刚这么做,门铃突然又响了。




--------------------------------




科莉和阿忒弥斯相见如故的速度如此之快令人咋舌。



罗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贴了上来 他整个儿挂在杰森肩膀上感叹着:“姑娘们间的友谊啧啧啧。”

杰森僵硬地看了一眼罗伊,但你也不想想这都是一般的姑娘们吗?!他想说。 亚马逊人和外星公主,哪个想灭掉他俩都是轻轻松松的事。 杰森看着5分钟前刚刚自说自话进入安全屋的科莉和阿忒弥斯交谈甚欢,感到胃部一抽。

“你还有这样束头发的发箍吗?”科莉看着阿忒弥斯扎得高高的红发,“这很漂亮。”

阿忒弥斯找出了一个给她,还给她戴了一个亚马逊人戴在额头上的头饰。“这只配战士。”她给出了这样高度的评价,“而你是一个战士。” 科莉把她一头火红的头发扎起来的样子也非常好看。两个人相视而笑。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罗伊又幽幽说,他简直阴魂不散,“你说天堂岛的姑娘们是不是都是同?”

“收回你大胆的想法,罗伊。”杰森抖抖肩膀想把他抖下去,没有成功,“就算我们假设阿忒弥斯是弯的,科莉还和你做过呢,你在想什么啊?”

“和我做过不代表她就是直的呀。”罗伊笑的贼兮兮,一脸兴奋过度的样子,“她不是说人类对她来说只是影像和气味吗?再说你问她她肯定会和你说‘我想和谁睡就和谁睡’。”

“你倒是心态很好。”杰森白了他一眼,“你曾经的女朋友视你为影像和气味,而且有可能男女通吃,你就没有一点挫败感?”

“没有啊。”罗伊在他耳边若有若无地说,“我曾经的男朋友不视我为空气就不错了。”


杰森突然觉得他靠的太近了。


“我不是你男朋....”他刚想把这事儿捋个清楚,比扎罗突然因为缺失了太久的关注而吵闹起来:“红的他和...”他纠结了一下,“他的红。” 他指的是杰森和罗伊。 罗伊立刻就放开了他,蹦跶着回去和比扎罗接着打游戏去了。 杰森的话说到一半也只能咽回去,欲言又止的感觉就像喉咙里卡了梗鱼刺,咳不出来也吞不下去,他慢吞吞地跟着坐了回去。



杰森平日里和比扎罗打游戏的时候总是让着他的。罗伊和比扎罗打游戏的时候也是一样,他时不时发出真心诚意的懊恼,然后不满地嚷嚷要再来一局。他比杰森的演技好多了,可能因为杰森把比扎罗当作一个孩子,而罗伊自己本来也就是个孩子。

杰森看着他们两个打游戏打得热火朝天,罗伊把帽子反着戴,那个写有反S符号的卡车司机帽还是旧识。压在他短短的头发上,他的笑声传满了整个房间,让杰森觉得还怪有些怀念的。


又一盘罗伊输给了比扎罗之后,他假装痛心地往地上的垫子里夸张一倒。 杰森这时候终于忍不住笑了。他拍拍大个子的肩膀:“换我来和他打一局呗。” 他说。 比扎罗很乖地起立让座了,坐在一旁开心地当起了观众。而罗伊一下子又坐起来了。他看着杰森,冲他挑衅般的挥了挥手里的游戏手柄。

“我可不会放你的水,杰鸟。”他背对着比扎罗用口型和杰森说着。 杰森轻轻哼了一声用同样的方式回敬道:“谁他妈要你放水。”


游戏的音乐已经响起来了,两个人都正襟危坐,相当认真地盯着屏幕,身体微微前倾,把手里的遥控柄按的噼啪响。


阿忒弥斯和科莉在房间里聊着什么人类的头发保养品和化妆品,她从房间里出来到冰箱里找饮料。被比扎罗在客厅那边的欢呼声吸引过去,看到男孩子们过分认真地盯着屏幕,打游戏像在打仗,摇了摇头:“男孩子们。”

科莉这时候也从房间里出来,她穿着阿忒弥斯的拖鞋,脸上敷着面膜。同样被声音吸引过来好奇地围观。 虽然人类在她心目中就是影像和气味没错,但这两个小伙子也算是对她而言独特的影像和独特的气味了。 她眨眨绿眼睛,眼前熟悉的景象勾起了她的回忆。


“Just like the old days. ”她小声说。不知为何也控制不住脸上被人类们称之为微笑的表情。



--------------------------------




结果是杰森在最后一刻险险赢了比赛。 一个弱智的赛车游戏让他特别有成就感。 罗伊扔了手柄不服气地嘟囔着什么,而膨胀的杰森“哈”了一声跳起来。 “这是我的地盘,”他说,又得意地指指比扎罗,“我的队友,我没点能耐还有脸做队长吗?”

“你再喊大声点让房间里的阿忒弥斯听见。”罗伊小声吐槽他,“她同意了吗你就自封队长?”

“她不在意的,再说比扎罗肯定同意,这是两票对一票,是吧比扎罗?” 他像揉宠物一样友善地去揉坐着的比扎罗的头发,而对方看起来还很喜欢被他这么撸,发出满意的声音。

膨胀起来的杰鸟才像个孩子。罗伊心里默默地想,但他没说出来。他刚打算要求再来一盘,窗外的钟声突然响了。 这是晚上11点准点的钟声。



杰森的手停在比扎罗肩上,然后慢慢放了下去。他被钟声吸引了看向窗外,沉思了片刻,慢慢在那钟声中如梦初醒般地回过了神。

可不要太习惯了,他默默地在心里告诫了自己说:记着,这早已经不是你的队友了,这也不再是你的生活了。这只是一个午夜12点会消失的魔法,他们总要离开的。


他这么想着,让自己从过于快乐的情绪中冷却了一点,等到11下的钟声结束后他转过头问地上的罗伊,神情已经不太一样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他问,“马上这一年都要结束了,你们没有自己的朋友要去找吗?”


看着杰森的表情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归于平静,甚至有那么点疏远起来,像要把刚才的快乐全埋起来。 罗伊太熟悉这个表情了,他立刻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说不堵气是假的,毕竟当初也是杰森把他推走的,现在他又想把他们推走了。罗伊心想,  他不能老是这样做! 因为担心快乐的时光会结束就逃避快乐,把所有人都推走。 他总是在逃避过近的关系,好像承认一段感情能让他少块肉一样。

而罗伊之所以是罗伊,就是因为他和杰森不一样,他向来是那么直话直说,至少这一次,他不会这么轻易就让自己成为被推开的人。

“我就是来找我的朋友的。”他说,气势汹汹地也站起身,无所畏惧地和杰森对峙着,高声强调说,“你就是我们的朋友杰森!我和科莉很早就打算回你这儿看看,正好赶上这个时机,就干脆想和你一起跨年了。”


杰森微微抬起头来看着他,皱着眉头想说些什么,半晌就挤出几个词来:“但是泰坦?呃...还有那什么,少年泰坦?”


“拜托杰鸟,大家都是成年人,呃...你弟弟他们也许不是,但也不会离了我们活不下去了。”他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们也是成年人,不要这么拘泥于队伍和传统,我们想去哪去哪,而我们想来这儿。你问科莉,也会是一样的回答。”


杰森复杂地看着他,罗伊的绿眼睛依旧和以前一样,总是散发着热烈的光芒,是他不太能对付的那种热烈。 可是他很喜欢,他一直都挺想念这双绿眼睛的。他只是永远也不会承认。他刚犹豫着打算开口继续说些什么, 阿忒弥斯的声音突然从不知道哪冒了出来。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 阿忒弥斯带着一头问号,一个玩了一半夹在头发上的卷发器和两道不耐烦的竖起的眉毛出现在客厅,一下打断了凝固的气氛,“比扎罗拉我过来和我说 红的他 和 他的红 吵架了。”她还看了一圈确保客厅没别人了,“是说的你俩吗?”


简直不敢相信。杰森无奈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比扎罗,这么大的块头走起路来悄无声息的,而且居然还会打小报告。

你装傻的吧?


罗伊手一摊,“杰森要赶我们走。” 他和阿忒弥斯这么说。 叛徒二号。


“你有毛病吗?”阿忒弥斯瞪着杰森。


“我操我就是一说好吧谁要赶你走?!”杰森恼羞成怒地挠了挠后脑勺,“我是指..这毕竟是个新年夜,我总以为他们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不是在这个破安全屋里浪费时间!”


长期定居在“这个破安全屋里浪费时间”的阿忒弥斯眉毛飞扬了起来,比扎罗发出不理解的一声嚎,而罗伊叹了口气。


场面重新凝固了,好像经过这片空气的小水分子都有可能随时结冰。 不过在任何人有任何新的举措之前,只见科莉也缓缓从里面走出来打破了这个局面。    “我饿了。”  她宣布,和剩下的人不一样,她毫不在意他们之前在吵些什么,只是旁若无人地飞越过众人来到冰箱前在里面翻着:“杰森你这儿有吃的吗?”


一片诡异的肃静。


“有的,有半个披萨。”半晌还是阿忒弥斯开口了。那些小分子在科莉太阳般的温度下重新融化,她也先放下了飞扬的眉毛,转过身到冰箱里拿出个披萨盒,“冷的很难吃,你是用炉子烤还是你自己烤?”  科莉选用炉子烤,她自己火力太大控制不好会焦。 然后阿忒弥斯就把那披萨往杰森的方向一递:“用炉子热一下。”她理直气壮地说,“我不会用。”


杰森的眉毛抽搐得厉害,他一边忍不住在心里骂起哥谭的地区方言,一边还是走过来一把抄过披萨黑着脸进了厨房。  阿忒弥斯顺便在他身后嚷嚷他:“你俩禁止吵架,都是几个大男人了哪来这么多婆婆妈妈的事。要吵出去寒风里吵个爽。”她抱怨,“比扎罗闯进来的时候我差点把头发烫断。 ”   接着她又转向科莉和罗伊,“没人要赶你们走,科莉你今晚可以睡在这儿,睡我房间,让他们男孩子睡沙发。” 她用没有任何周旋余地的口吻下达完这些命令,就高贵地回房间了。




罗伊想强调一下他之前的话:他真是喜欢杰森的新队友了。 他强忍住笑,靠在厨房旁边看杰森恨恨地烤着那大半个披萨: “抱歉,你刚刚说谁是队长来着?”他调侃道。


“闭嘴吧。”杰森举着铲子,也就只是把披萨在平底锅上翻了个面,“不然没有你的披萨吃。” 他缺失威严地威胁道。



或许是他担心的太多了。他盯着锅里的披萨心想。 

他是该试着放轻松点,就让这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




所以12点的时候,五个人——红头罩和他的法外者们,确实都还在这个小破安全屋里待着呢,一个也没走。


杰森大发慈悲地把披萨送到了两个公主房间里,然后又不领情地被赶出来,憋了一肚子乱七八糟的脏话没处骂。 他像一只生气的刺猬,缩在沙发上的毛毯里一动不动。罗伊坐在他脚边的地板上看电视,放的是杰森的碟。 而比扎罗在一边睡的已经十分香甜了。


“喂,罗伊...”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没好气地用脚戳戳坐在地板上的红发人,后者的注意力此时多数还放在安纳金身上。他漫不经心地应着,“哼?”


“....” 杰森安静了一会儿,“成年人搞一场不算搞,对吧?” 他突然问, 刚问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这什么神奇的措辞,好像他今天晚上干的傻逼事还不够多一样。


罗伊猛地抬头看着他,他的绿眼睛里闪起了原力之光,而杰森特别确信这不是反射的电视机里的。  “噢,杰鸟...” 罗伊低声笑了笑,立刻就对电视没了兴趣了,他三下两下爬上了沙发:“我们不能在这儿搞。”他眨着他的原力之眼一本正经地看着杰森说,“比扎罗还是个孩子,做到一半把他吵醒了对孩子的心理成长不健康。”


“..你想什么啊?”杰森也恼怒地压低声音,“谁他妈说要和你搞!我是要跟你说清楚,我们只是做过爱,你不是我前男友。”


“哦...”罗伊的兴致小了一点,但还没有完全褪去,“不搞就不搞,”他说,杰森怀疑这句之后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但是亲一下总归可以吧?毕竟是新年夜。”


“?” 杰森刚想问他,你脑袋里除了那半边的水,剩下装的都是什么啊? 窗外12点的钟声突然响了起来。 罗伊一激灵,“时间正好!”他混在钟声里打了个响指:“这就是我的信号了。” 还没等杰森反应过来,他就已经亲了上来。



钟声持续了整整十二下,他们的吻也持续了同样长的时间。



“怎么样?”分开之后,罗伊有那么点气喘吁吁地笑着问杰森。 杰森看着他。 “....这儿的确还有间空房间。” 他最后自暴自弃道,毕竟他脑子里现在只剩这句话了。   算了,反正干一件蠢事儿也是干,干两件蠢事儿也是干。杰森想, 成年人搞一场,不算搞。


但是比扎罗好像被钟声吵醒了一点,他发出声响,在地上的软垫上翻了个身。 他们俩又立刻齐齐地盯着他,然后罗伊问:“他是不是有超级听力来着?”

他们还是不要冒这个风险了比较好。


杰森把那句,你都要把我亲硬了还不上我。 强行咽了下去。感觉就像刚咳出一根鱼刺又卡住一根。   一切都是为孩子着想,他告诉自己,孩子的心理健康第一位。 他看罗伊已经窝回了沙发另一个角,袜子都没有,十个脚趾头冷的缩了起来。 叹了口气,把身上的毛毯分了一点给他,示意他过来点,罗伊开心地接受了,他立刻凑过来,把他冰冷的脚伸到了杰森屁股底下。


这个姿势让两个人都非常暖和。于是2018年的第一个小时还没过,星球大战也还没播完,他们就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第一个醒的人是阿忒弥斯。


她揉揉眼睛。 一种奇妙的,她作为亚马逊人很久没有感受过的酸痛袭击了她。 她看着躺在一边还没醒的科莉安妲公主,和烧了一半的床单,慢慢爬了起来,梳着散开的头发悄无声息地光脚来到了客厅。


比扎罗在客厅的地上呈大字展开,呼噜声震天。 而那两个男孩靠在一起,睡在沙发上。  罗伊的手脚八爪鱼一样抱着杰森,头顶着着杰森的脸,压出了可观的红印来。杰森皱着眉头,居然也以这种姿势睡着了,一手还拉着横跨两个人的毛毯一角,生怕它掉下去。


“男孩子间的友谊啧啧啧。” 阿忒弥斯轻声咂着嘴道, 拿出刚被杰森教会用的手机,咔嚓一下拍下了这个画面。






-END-






小彩蛋:



新年过后的第二天,罗伊回到泰坦那儿去了。基地里因为前一晚的派对狼藉一片。零食蛋糕满地都是。

迪克正好打着哈欠走出来和他打招呼:“嘿罗伊。”他问,“昨晚你去哪了?你错过派对了。”


罗伊漫不经心地答着:“我回杰森那儿了。” 他指指地上的狼藉,“介于我没参加派对,这就不归我收拾了哈!” 他晃悠悠地回房间了。


迪克还在原地思考着罗伊的话:“你说你去杰森那儿了?” 他自言自语,“哦......”


他想到前一晚杰森和他的那通电话。



“哦。”






没了。

正好满100篇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6)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