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Brujay】If it had been you (五)





---------------------

Summary:五年前的布鲁斯在小丑的爆炸中死去 而杰森活了下来。
---------------------


上章见:http://gyy991125.lofter.com/post/1d345254_11c354d4









布鲁斯想过许多和杰森再次重逢的场景。


他很清楚,自己曾经是这个孩子的唯一,也是他的整个世界。 和迪克不同,杰森没有很多朋友,他甚至不愿意去在自己的校内生活中投入精力,只是全身心地把自己当罗宾看待。 迪克曾经是马戏团天赋异禀的年轻表演者,杰森在这之前则一无所有。他的生命从拥有了那套罗宾服后才算真正开始,然后随着自己的死去,他的生命也渐渐褪色。

在爆炸后,他依稀在废墟中听见了杰森在叫自己的名字,只是他越走越靠近,声音却越来越轻,最后终于还是归为了一片黑暗的寂静。

他们就这样分别成为了对方上一场生命中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杰森全身都在发抖。

布鲁斯重新披上了那件披风,和迪克几乎翻遍了大半个哥谭,才在被杰森清除了窃听器和追踪器的秘密安全屋里找到了他。 这个地方十分偏僻,索性芭芭拉先帮他们通过监控找到了杰森路径的方向,确认了一块大致地区,不然在这样一个隐蔽的地方,布鲁斯和迪克也许永远都找不到他了。

“不用谢我。”芭芭拉的声音在耳机那头响起,“是一个叫蒂姆的孩子,正巧他向警局报告了在一个路口见到红头罩,说觉得他他需要帮助。被我从警方线路里截取了这个消息,帮了很大忙。” 她担心地问道,“他还好吗?”


杰森不太好,他的伤感染严重,高烧不退。 他缩在这个安全屋的沙发上,而整个房间里浮动着一股血腥和腐烂的味道。

这气味不是从他身上传来的,但这也没有让人放心。墙壁上是显然试着擦拭但没有能除去的斑驳血迹,地上躺着一根撬棍。 杰森因为周围温度的寒冷和自己温度不正常的高而颤抖不停,但死死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一滴泪水就这么划过他的脸,沉默地在梦中挣扎。


布鲁斯想过许多和杰森重逢的场景。但他没有预料到这个。回忆中杰森的样貌还定格在五年前,面前的杰森看上去已经长大了不少。就他裸露在空气中的一小部分皮肤也能看出,他伤痕累累。 布鲁斯小心地蹲下身注视着他,轻轻地摇晃着他,呼唤他的名字:“杰,你需要醒醒。” 杰森并没有多少反应,布鲁斯不得不狠下心放高声地命令着:“罗宾,起来。” 杰森的睫毛痛苦地小幅度扇动了一下,过了很久他才终于给出了一点反应:“布鲁斯....”他沙哑地轻声哀求,“停下.....”


他努力尝试了却依旧没能醒过来,而迪克在旁边发现了那些装着安眠药和止疼药的空瓶子。 布鲁斯的精神担忧地紧绷起来。他知道服用这些药物过多的危险,杰森也应该知道。他于是不再执着于先唤醒他的意识,把披风裹在他身上,将他抱了起来,在迪克的帮忙下把他带回了蝙蝠洞。




在杰森的意识中,世界铺天盖地得只剩下痛苦。他梦到自己在墓地试图救回布鲁斯,但回来的并不是他,只是一个疯子。 那个疯子抽打他,辱骂他,给他带来了全身的痛苦,可他却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反击。曾经的训练在梦境中都仿佛被遗忘了,好像丝毫没法反抗,他从来没有感到过如此得无助与迷茫。

为什么他没法反击呢?也许因为,那是布鲁斯,就算是一个失了心智的布鲁斯,他也永远都学不会该怎么对他下手。

这也许都是他罪有应得。


梦境中眼前的墓地都变得模糊起来,天空被染成了血红色,一个一个的人突然从墓地中爬了出来,都是他杀死的那些人。

“我有一个家庭,”其中一个人说,那是一个被他杀死的抢劫犯,“我有一个才7岁大的女儿,我也是走投无路,那把枪里都没有子弹。可你杀了我,你杀了我....”

“你杀了我...”

“你也杀了我...”

周围的人附议着。“我还有父母....” “我还有妻子.....” “我们都是被逼无奈。” “可你甚至没有给我们一个机会。”


他们一圈圈聚过来,而杰森感觉自己浑身僵硬,根本没法拿到武器也没法躲开。脚下的地狱之火在燃烧,他的眼前火红一片,依稀能听到的还有小丑那可怕的笑声。

“不是这样的。”他想说,“你们死有余辜,你们不值得得到机会。这是唯一的方法。”

“这不是唯一的方法。”他抬起头,看到面前布鲁斯的骸骨变成了他之前见到的那个鬼魅般的小男孩,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蝙蝠侠呢?”他问。


“他已经死了。”杰森疲惫地说。

“是的,”那个男孩说,然后突然又变成了曾经的他自己,满脸的鲜血与污泥,手上握着一根撬棍,“是你杀了他。” 他举起了撬棍。


也许他已经死了,这就是他的地狱了。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待那撬棍落在身上。 但是没有,他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凉爽,他睁开眼,周围可怕的丧尸,血红的天空都不见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空荡荡的墓地上,他只看到面前那一成不变的天使雕塑,下面刻着:“ 一个英雄,一个挚爱的人。”

布鲁斯。他的视线被雨水打湿,只是想凑近去看清那些字。布鲁斯,布鲁斯。他跌跌撞撞地向前,然后感到脚下撞上了什么东西,低下头,看到一瓶绿色的泉水。






到了凌晨,物理降温好不容易见了一点成效,周围人才稍微放心下来。沉默地坐在蝙蝠洞里,就只是坐着,好像都在期待着另外一个能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也没有人开口。


从恢复意识起,布鲁斯也一直很感激自己得到了第二个机会,一个重新回到世间,重新回到家人身边的机会。他也希望这终于能让这个由他建立的家庭再重新聚到一起。 可是杰森还有这个机会吗?他一度思考着自己能否完全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但现在看来,杰森自己也没有原谅自己。

他应该想到的,杰森,他无论如何都会给自己报仇的。他原本离那个边界线是那么近,而自己一直在试着去拉住他不让他坠落。 现在,他已经越过界...太多了,一旦他的双手染上鲜血,他自己也知道,没有什么能回的去了。 布鲁斯复杂地看着他的第二个养子,他知道自己的死给所有人都带来了创伤,可是杰森就让那伤口开放着,不愿意接受任何治疗。 他就快要流血至尽了。 布鲁斯握紧拳头,再晚一点,再晚一点,他就可能会死去!在那个破烂的安全屋里,变成一具没人找的到的尸体。他好不容易死而复生,却差点就和他再次失之交臂了。


你在想什么啊杰森。



“迪克....”他率先打破了沉默,声音冷淡,“回那个安全屋看看,收集些样本。”

“干什么用?”迪克警觉起来。

“那里有被施虐的痕迹,你肯定也看出来了。那些血迹,应该不是杰森的,我要知道在那个安全屋里发生了什么。”


“布鲁斯....”迪克危险放低了声音,布鲁斯感觉的到,他现在多少有这种气势能给人压迫感了,“你现在关心的就是这个?这能够帮到杰森吗?”

“我就是想要帮助他。”布鲁斯试图解释。

“胡扯。” 但是迪克没能理解他的想法,他看上去精神紧绷,仿佛在得知布鲁斯回来后就一直在担忧这一刻的发生。“我知道你对他的做法怎么看,我也是一样,但我不会让你指责他。我也不想夹在你们中间,但如果有必要,我会的。”

在迪克记忆中的布鲁斯和杰森,他们永远在吵架。他知道杰森因为布鲁斯的死而痛苦,他担忧就算布鲁斯重新回到他们身边,他们会继续因为不同的观念争执不休,因为布鲁斯的信条要胜过他的生命,但他不知道的是,对布鲁斯而言,杰森也胜过了那些信条。 他们所有人都是。

"迪克...我想要帮他。" 布鲁斯疲惫地叹了口气,“相信我。我得知道他做了什么,我才能帮他。” 五年前阿弗雷德的说教起了作用。当然,那时候他还没想过那会是他上一次人生中最后一次听老管家唠叨。可是现在这些话在他的耳中听来今非昔比了,因为他亲眼看见过,从杰森的角度,他看见了这个城市最黑暗的那一部分。并不只是靠打击它们,而是在它们之间生存过。 他可以理解杰森为什么会想要切断那条锁链,还不确定能不能接受,但至少理解了。理解正是他需要走出的第一步。


可是迪克不买账,他已经有大把压力需要承受了,他觉得如果布鲁斯知道杰森做过点什么,这将是这个家庭还没复原就先崩溃的必然导火索。 杰森和自己的关系并不亲近,他承认,但他有愧于让杰森独自承担那一切。 他是自己弟弟,布鲁斯的复活要有些事情变得轻松,有些事情则复杂异常。但至少在这件事上,他和杰森是站在一起的。

布鲁斯为此感到非常无奈,他想继续努力说服自己的长子,自己不是这件事情中的坏人角色。 但是这时候他的余光瞄到了后面的医疗床,他惊讶地发现杰森已经醒了,汗淋淋的,脸色苍白。摇摇晃晃地迷失在床与地板之间,看起来即将要摔倒,但眼睛却死死盯着布鲁斯。

“杰森...”布鲁斯欲言又止,于是迪克也转过头来:“杰森?”


杰森充耳不闻,他看上去压根没醒,也听不见任何东西。 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在梦中无数次地重复着相同的举动。他将那瓶绿色泉水浇筑在布鲁斯墓前,丧尸般的布鲁斯苏醒,他殴打自己,然后当他眼前变得黑暗,一切又重头来过,他依旧选择把泉水倒下去。 他知道这是梦,可他醒不过来,他甚至怀疑自己死了。直到他突破重重火焰,重新被现实中的一个声音唤醒。

他睁开眼,看到了布鲁斯。虽然这一次不是在墓地,而是在蝙蝠洞。这个布鲁斯也不是那个骷髅骨架,他看上去这么真实,和照片里一样真实,和他活着的时候一样真实。 但杰森还是告诉自己,这只是另一层梦境而已,梦升级了。毕竟一个活着的布鲁斯,那除了梦境还有什么解释呢?

他看上去就在不远处,可是杰森看不清他的脸,他眼前的东西模糊成一片,所有事物都在旋转摇晃。他想要靠近一些看清他,可是畏惧于又一次被梦中的幻觉欺骗,被突然疯狂的布鲁斯拉入地狱之中。他坐在原处,只是盯着那个虚影没有动,可是那个虚影犹豫地开口了,“杰森...”他说。


杰森站了起来。


如果是梦,他的腿不应该这么疼。可是他管不了这么多,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追随那个声音而去。他在叫我,他需要我,别的立刻变得都不重要了。无论再来多少次,哪怕是梦,哪怕他知道是骗局,前方可能是万丈深渊,他听到了那个声音,他就一定会去,一遍又一遍。

他不自觉地往前倾倒,依稀觉得旁边有人一把拉住了自己。他抬起头,面前的布鲁斯的影象比哪一次都要真实,他甚至能从他震惊的蓝色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嘿,老头子。”他低声说,笑了一笑,丝毫没有犹豫就抱住了面前僵硬的身躯,“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意识在游走,他感觉自己顺着这个身躯慢慢滑了下去,周围有不止一个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但他只是意外这次他们的声音中没有仇恨,没有愤怒。有的是他已经忘了很久的那种感觉,慢慢引领他进入静谧温和的黑暗。而他所依靠的那个身躯,则伸出手来也抱住了他。


这一次之后,没有恶梦,他进入了平和的睡眠。







-tbc-





————————-


逍遥太太说想看这篇,我和我的良心商量了一下,它说:“填吧,欠多久了。” 可我的羞耻心又说:“认真的吗,你也有脸发?” 于是最后我还是去问了逍遥,她说:“发吧” ,并一刀砍死了我的羞耻心。

我现在没有羞耻心了。



很短orz,就,随便看看?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