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bl

欧美影剧,美漫,杂食,邪恶混乱。微博:小切片案

【Jason中心Batfam】亡灵序曲 02





动画电影CoCo(寻梦环游记)中的亡灵设定。上篇见:http://gyy991125.lofter.com/post/1d345254_11c2cd1b






Year Two







漫长的一年被担忧拉的甚至更加长了。



杰森对布鲁斯说过:“我希望你能好起来。 我希望你能忘记我。” 他是真心的。 亡灵世界的每一天都还是如此绚烂精彩,大大小小的盛典络绎不绝。但他已经全然没了兴致。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家,那个肮脏又阴暗的哥谭,和格外疲惫又虚弱的布鲁斯。 他缩在亡灵世界的阴暗角落,看着周围渐渐消失的那些人,甚至希望那个自己也和他们一起化为虚无。


仔细想想,杰森其实也不意外布鲁斯对待他的死会是这样一种状态。 每个人对于失去爱的事物的体现都是不同的。一代罗宾迪克·格雷森——阿弗雷德曾告诉过他—— 亲眼目睹了自己父母的坠落。 但杰森看到他的时候,他总是一副热情积极而乐观的样子,至少他表现出来的是如此。

不是说他碰不到什么糟心的事....他们是义警,他们永远有碰不完的糟心事,只是迪克学着用他的方式处理自己的情绪。他的脚步很快,总会学着向前看,把过去的都放下,不再回头。 他的父母在亡灵世界生活的好好的,说明他始终思念着他们,但是他把他对父母的回忆停留在他们生前 而去淡忘了他们身上的悲剧。 阿弗雷德说,理查德少爷就是这样的人,他歌颂已故之人的生命,然后继续生活。

可是布鲁斯不一样。


通往蝙蝠洞的钟依旧停留在他父母死亡的时刻, 大宅保安系统的口述密码依旧是他母亲的名字“玛莎”,他依旧会去到后院的墓地里 久久地立在墓前哀悼,每周一次。

他不会忘,他不能忘,他将悲剧深刻在心中,那是驱使他前进的绝望的动力。

杰森想,当他怀念自己的时候,想到的到底是曾经活着的他,还是那句废墟里挖出来的破碎的身体?



他感到十分担忧,最后忍不住去了亡灵世界的资料记录所。

“能帮我看看....哥谭市的小丑来到这儿了吗?”他犹豫地问。随着面前的骷髅工作者翻动那厚厚的生死簿而越发的心情复杂。


“没有。”半晌那个骷髅先生回答他说,“他还在人间呢。”



“哦...”杰森木木地点点头。盯着前方的虚空发呆了许久。 “这样也好...”他最终小声地说,“布鲁斯没有杀人。”



他意外地放下心来。




---------------------------





亡灵世界没有春夏秋冬之分。但到了圣诞节,人们都知道了。



这期间杰森已经转遍了亡灵世界的角角落落。他吊着绳索荡来荡去,怀念着风拂过他皮肤的感觉。 因为骷髅不用睡觉(就算他们想也因为没有眼皮而无法闭眼)所以他有太多的时间去无所事事了。实在无聊 他会到第一次见到的骷髅小姐那儿去,就只是看着那些刚死去的人走过那扇门。



骷髅小姐有一头漂亮的黑发,她喜欢把它盘起来。当她说话时她的语气是那么温和与优雅。让杰森觉得,她生前一定是来自哪个贵族家庭。


“我也是经常独自一人,所以才到这里来给自己找些工作干。” 骷髅小姐那次告诉杰森,“在这里待了几十年了,也总会觉得无聊。看看这些刚来到这儿的人,帮他们接触新事物,能让人充实。”

“那你没有家人在这里吗?”杰森坐在一边晃着腿问她。 “ 我丈夫,”她无奈地笑说,“但他也有他的工作,他是一个外科医生,他会帮助去修复一些折断的骨头或者治疗受伤的爱波瑞吉。”

“那你人间的家人呢?”杰森想到上一个圣诞节,她好像依旧在这里工作,并没有回去看望亲人。


“...”骷髅小姐沉默了一下,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杰森。 她的眼睛是清澈的蓝色,她眼睛底下的头骨上有着漂亮的珍珠一样的花纹。


“我有一个儿子。”她非常温柔地说道,声音里又透着悲伤,“我们去世的时候他还很小,比你还要小一点。”

“哇唔...”杰森轻轻感叹了一下,停止了晃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很高兴他活着?但我很遗憾你们不能陪他了。”


“...我也很遗憾。”骷髅小姐点点头。也许叫她小姐并不合适了,应该叫她夫人,或是女士。 但她看上去如此的年轻而又美丽。 只是提起所有这些往事让她的神情变的落寞起来,于是杰森就在这落寞中看出了那些时光的痕迹。 “我很想看着他长大,我离开他的实在太早了。”

“..为什么不在圣诞节回去看他呢?”杰森小心地问。

“我们去过了,我和我的丈夫。”骷髅小姐语气低落地说, “但我的儿子...他没能放下我们的死...他总是很痛苦,孤身一人,然后他选择了一条...那是一条更加绝望的充满黑暗的路....”


她深吸一口气,杰森看到她的眼睛上起了雾。


“我们从好几年前就没有再去看他了,我不忍心看着他继续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越来越孤独,而且我还无能为力....” 她勉强地露出微笑来,轻轻揉了揉杰森的头发,“我想念他,我非常想念他。 但也许我们只能等着他来到这一头和我们汇合吧,当那一天来到的时候,也许他也就解脱了。”


杰森听着这样熟悉的形容心中不禁一动。“他叫什么?”他忍不住问,喉咙发紧,“你的儿子,他叫什么?”


“布鲁斯。”温柔的骷髅小姐说:“他叫布鲁斯。 据我所知你们还称他叫蝙蝠侠,如果你听说过他的话。”



杰森惊异地望着她,看着这个一直挂着韦恩宅相片中笑容温柔 年轻而又漂亮的亡灵: 玛莎。 原来这就是玛莎了。


就算是亡灵世界,也是多么小的一个世界啊。



玛莎认不出他,她不知道关于罗宾们的事。而杰森盯着她和布鲁斯如出一辙的漂亮的蓝眼睛,多么想告诉她,布鲁斯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曾经有迪克,还有他。


但他现在不确定了,在他死后,一切都变了。 现在那边又是怎么样了?他现在又是不是回归到了独自一人,有没有新的人出现在他黑暗的世界中?

他什么也不知道。


“是的,我听说过...”他走近了抱了抱玛莎。在她身上感受到的很像是曾经他在希拉那个最后的怀抱里感受到的东西。 很像是 妈妈。 “我知道你的儿子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他救了很多人....” 他收紧手臂小声道,“包括我....”


玛莎可能没能听清他的最后一句话,如果她听到了,她也许会感到欣慰,也可能只是更加痛苦,因为她的孩子将生命全权献给了其他人,除了他自己。 但眼下她只是温柔地拍拍杰森的背,一如她曾经拥抱自己孩子。 两颗孤独的灵魂相互依靠。

“没事的。”她说,像在安慰他也像在安慰自己,“就像我告诉你的,我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


杰森什么也没法说,他只是点头。在心中不断祈祷同样的事。然后希望他的祈祷能传递到另外一个世界。 如果他能知道这样一个死后的世界,所有他爱的人都还安好,也许他就能放下了。



他所能做的,只有如此思念着,祈祷着。 于是就这样,新的一个圣诞节又到来了。





---------------------------




杰森承认,这一次他的兴致远没有上一次高了。 他想着无数种可能会出现的让人难过的场景,痛恨自己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再想到他这次还是带着玛莎的那份思念去看望布鲁斯,心情就更加忐忑。


“一路平安。”玛莎还是微笑着和他道别,假装没有看到她扫描出的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照片而是衣服,为他打开了门,“记得早点回来。” 杰森现在几乎没法去看她。 在他心目中,挂在布鲁斯卧室墙上照片里的那个漂亮女子,会是一个和布鲁斯一样严肃庄严的贵妇。可完全不是的,她是这么温柔和善,这么年轻。 这又说明布鲁斯失去她的时候是多么早啊.... 也许这才是布鲁斯性格的真正原因,他不是本就这样阴沉压抑的.....


他不得不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些,这让他更加不知所措。他只能匆匆和玛莎打了招呼,心不在焉地匆匆跑远了。罗宾鸟紧紧跟随在他旁边,唧唧地叫着,想让他打起精神。但杰森几乎听不见,他只在意那偏远市区的宅子,期待又有点害怕。

远远地,时隔一年他又看到了熟悉的家,那场景让他稍微松下一口气来,因为至少这一次他看到大宅亮着灯。


知更鸟照例在外面等着他,它在雪地上轻盈地停着,冲他鼓励性地叫叫。于是杰森鼓起勇气走近了,深吸一口气,然后穿墙而入。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然后,出乎他意外 又让他欣喜万分的是,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家里有了一颗圣诞树。



该有的小彩灯都被人挂上了,闪闪发光。壁炉滋滋地烤着火,看起来温暖万分。让他想起来以前每一个他在大宅过的圣诞节,都是如此温暖。


他愣神望着那棵树,阿弗雷德这时正好从一边的厨房走了出来,他看上去不错,比去年杰森见到他的时候好上太多了! 他手里端着一大些圣诞节特制的小零食,让杰森忍不住凑上前去看。 这时有一只手突然出现,径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拿走了阿弗雷德手里的盘子,那快活的声音说着:“我来帮忙。”然后杰森回头,果不其然看到了迪克带着笑意的脸。


他把盘子上的那些热咖啡和姜饼放在靠近壁炉的茶几上,杰森也无意识地跟着他走过去。 一个椅子正面向着炉火,上面那熟悉的人影让杰森屏住了呼吸。 椅子慢慢转了过来,布鲁斯用他相对来说最为温柔的语调说道:“谢谢,迪克。”然后端起了咖啡。他的身上套着一件手工制作的毛衣,毛绒绒的高领让他下巴的曲线都显得温和。


这一切都太过熟悉了。


杰森的亡灵,他站在这个客厅的最中央,环视着这个家。他们忙忙碌碌地从他身边经过,踩着轻松的脚步,一切都和他生前无异。

他记得以往的每个圣诞夜里,他们会短暂地放下夜巡,先在家吃完一顿晚饭,然后拆过礼物,再不慌不忙地去夜巡。 他会在大雪中挪揄布鲁斯说:“不会有人出来搞事儿啦,这可是圣诞节老头子,罪犯也要过节。” 布鲁斯会说警惕点准没错,但其实也比平时要心不在焉一些。 当他们回到大宅,阿福会给大蝙蝠一杯热茶,给他一杯加了棉花糖的巧克力。然后他们就打着哈欠上楼,一觉睡到圣诞节那天中午。


一切都一模一样,除了没有他。 但杰森此时也不是很在乎了,他看着这个平和的布鲁斯,还有这个温暖的房间,突然就十分满足。

他不需要他们能看到自己,也不需要他们知道他在这儿。 他只希望他们都能快乐,然后他也会很快乐。 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是因为迪克吗?杰森此时虚坐在沙发的一角,歪头喜滋滋地咧着嘴,晃着精灵靴七想八想着。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和去年那样的场景相比,这转变太大了。实在让他匪夷所思。 是不是因为那之后迪克就回到家里来,所以让一切都变好了? 布鲁斯允许他抛下布鲁德海文就这么回来吗? 他难道还回来做他的罗宾吗?...穿着绿鳞小短裤?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到了。尤其看着迪克向他走过来的1米78的身高,再联想那条小短裤,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反正没人看得到他,他任由自己哈哈大笑起来。迪克从他腿里(真的是腿里)经过了,往他旁边一坐,然后端起了茶几上的另一杯咖啡。这时候杰森注意到,茶几上还有一个杯子。

阿弗雷德是不会坐下和他们一起喝咖啡的。 杰森一开始进大宅还不太知道这些,总觉得布鲁斯在虐待他年迈的管家,多次想邀请阿福加入他们一起吃饭或是喝茶。 后来他才慢慢知道了那些管家的礼仪。虽然阿弗雷德对这个家里任何人都是远胜一个管家的家人。但是他同时是个传统的英国绅士,他喜欢端正地站在一旁待命着,几乎都没有让他们看到过几次他自己吃饭或者喝茶的样子。

所以杯子就不会是阿福的,杰森恍恍地想。那为什么会多一个杯子,难道还有别人要来吗?他只是一晃而过的这个问题,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大门突然就被敲响了。


“提米来啦!”迪克猛地从他旁边跳起来,把杰森吓了一跳。 提米?提米是谁?他一头雾水。 迪克抢在阿弗雷德前面跑去开门了,门打开后,他看到一个鼻子冻的红红的小男孩。

“抱歉我来晚了!”男孩说,他自如地走进来在门口的地毯上抖抖鞋子上的雪,摘掉了兜帽,杰森看到了他被帽子压乱的一头黑发和他蓝色的眼睛。


“圣诞快乐!”男孩说,对大家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




他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化这些。杰森想。


这个男孩叫蒂姆,他的姓叫什么杰森没听到。 布鲁斯叫他蒂姆,阿弗雷德叫他提摩西少爷,迪克叫他提米。 他大大方方地就走进来了,然后坐在了杰森刚刚坐的地方,端起了桌上那最后一杯咖啡。迪克坐在他旁边,大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玩着他的头发。

“你们吃饭吧!我在自己家里吃过了。”他说,试图躲开迪克逗他玩的手,但没有成功,干脆就坐那儿任他动了。双手握紧杯子避免咖啡晃出来。 “对了,我们今晚的夜巡能早点开始吗?”他又问布鲁斯,“我想早点回来陪我爸爸新年倒数。”

布鲁斯点点头站了起来。“那先去和迪克拆礼物吧,我去帮阿弗雷德准备晚饭。”他的语气非常温和,路过蒂姆时也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让男孩发出嘟囔的声音。迪克则灵活地翻过沙发去拿礼物了。然后把蒂姆的那份隔空扔给他,男孩也很敏捷地接住了。


哦。 杰森一下看懂了。


这个家里有一个新男孩了。





知道没人看得到他,他就没有试图去掩饰他呆滞的表情。 他还在消化这件事。然后慢慢地,他在大脑中总结出了这些:


1.这个叫蒂姆的男孩应该是布鲁斯找到的新罗宾。

2.他并不是孤儿,他好像有自己的家人。

3.布鲁斯和他的关系很好。

4.迪克和他的关系甚至更好。

5.他是这个家新的一员了。

6.  代替自己。


杰森呆愣着,把这几条信息在脑子里滚了又滚。然后他第一个不禁想到的,是他自己无数次所祈祷的那些话: 他希望他们都能好起来,他希望他们放下,他希望能有新的人出现在布鲁斯身边,让他能重新开始生活。


然后突然,这一切都实现了,


他他妈感觉难过的要死。


哦,操,杰森陶德你这个违心的小混蛋。



索性他们看不见他,杰森空白的大脑里闪现这句话,这样就没人能发现他露出了多么奇怪的表情。 傻子才会在别人都看不见自己的时候还遮遮掩掩 自欺欺人。他承认,而现在几乎要被自己制造的矛盾逼疯了。

“你不能就这么轻易地偷走我的生活!” 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这么干了,就已经控制不住地冲男孩大喊了,“那是我的生活!”


有一个声音相当清晰地在他脑子里说:“他没有偷走任何东西。是你死掉了。” 

“闭嘴!”杰森又无理取闹地对那个声音高声怒吼着,“他妈的闭嘴,去你妈的!”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声音。


杰森和自己大喊大叫了一会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喊了些什么。 很快他就发泄累了,亡灵也是会累的,然后他恼怒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半个人都快陷进了地板里,失去了思考的力气。他掰下自己的一小截手臂骨(没有任何感觉)往蒂姆的方向有气无力地一扔,正中红心然后穿过去了,落在地上,丝毫没有改变蒂姆的笑容。 “去你的...”他又含糊地骂,爬起来去捡起了自己的骨头。

他很明白, 他当然很明白! 他没有欺骗任何人,也没有欺骗他自己。当他说着那样的心愿时,每一个字都是真心实意。 拘泥于他的死绝不是他的家人们所需要的东西。他们需要的正是一股新的推进的力量,来弥补曾经他们缺失的,又失而复得。他简直不能想到比一个新的罗宾更加好的选择。

但理智和情感毕竟是不一样的,他的生气也是如此真心实意。


他可以接受看着布鲁斯和阿弗雷德甚至迪克,围坐在一起吃着圣诞晚宴。 虽然也许心里还是痒痒的,但他可以劝说自己把那归为感动与幸福。 但是这个新的男孩?他都不认识他!他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用着自己的杯子,享受着他已经失去的所有美好!

迪克和这个男孩的关系又是什么关系呢?他们几乎像是亲兄弟了。 杰森依旧清晰地记得曾经迪克和他之间那不远不近的一道隔阂。他和这位一代罗宾总是有着距离感,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他不认可自己,或者他只是还没接受自己曾经的位置被顶替了的事实?

可他接受了这个男孩,蒂姆,他接受了蒂姆。像一个哥哥一样。

而这才仅仅一年的时光!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



他愤愤地绞着自己身上披风的一角。 看着蒂姆,这个男孩,他有着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与布鲁斯和迪克如出一辙。而他是绿色的眼睛。杰森想到,他不属于这里,这个新的男孩才是...

替代品。 然后他脑子里又跳出这个词企图用愤恨代替不见底的失落。 他不过是一个替代品,是为了填补他留出来的那个空缺。他是新的罗宾,也是新的家人。但这说明不了什么,他只是他的影子而已。


眼前温馨而熟悉的场面突然变得刺眼。杰森看着新男孩积极地帮着阿福端送盘子。 他很聪明,也很机灵。他说不定会是个好罗宾... 杰森又掐醒了自己。他可不能这么想! 尽管他比谁都清楚了,给这个失去希望的家里重新带来光明的应该就是这个男孩。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迪克不能,成为了一个亡灵的他更不可能。 而蒂姆,说不定正是上帝派来回应他祈祷的人。


这不应该是他想要的吗?那个声音又在叫了:“那就别哭唧唧了你这个愤世嫉俗的小混蛋。”


找到一个新的人陪伴。 忘记他。这些话都是他自己说的。 但是就像每一个战争中受了伤 喊着让队友先离开不要管自己的士兵,和每一个自杀前给家人朋友发去告别短信的人一样。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他就发现他不完全是真心的,他希望有人来帮他,希望有人来阻止他。 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都不可能了,毕竟他就是个亡灵,这一切也就是他在自作多情而已。感情就是这样的一个婊子。


他没有生气,他不算是在生气,他只是...羡慕。


他只是太想回来了。




杰森依然把注意力集中在新男孩身上。专注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像是企图在他身上找到什么不够好的地方。找到一处缺陷或者他可以名正言顺厌恶他的地方。 男孩帮阿福摆完桌子,甚至都没有偷吃碗里浇了酱汁的土豆泥,他回到沙发上暖和地缩在那儿看布鲁斯送给他的新书,然后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放下书 跳下了沙发。


“布鲁斯!”他远远地问,“我能去一下蝙蝠洞吗?”

“去吧。”布鲁斯说,阿弗雷德在一旁又补充道,“记得披件衣服,下面很冷。”


男孩答应着,去钢琴上弹了两下,露出了摆钟后的密道口,他急急地就往里跳,果然转眼就忘了披件衣服的事儿。 杰森看着那个密道口,忍不住也有了跳下去的冲动。这就是这个家里男孩子们的兔子洞,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下面是怎么一个奇妙的仙境了,还是会忍不住往里跳。

杰森又回头看了一眼燃着火的壁炉,温暖的客厅,和圣诞树。小小的衡量了一下哪个更让他怀念。最终叹了一口气,在密道彻底关闭前跟着男孩往下一跳。


他什么都记得。这个蝙蝠洞里的一切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他脑子里。可每一次他看到这幕场景,他还是会被震撼。就像他无论多少次看到蝙蝠侠心都依旧会怦怦直跳。

有人说,人生不存在一路向前的直道,它就是一个大圆圈。

于是,他又回来了。




他环顾周围这一切,那些车,那些纪念品。 布鲁斯从来不承认他是一个念旧的人,但事实是,他连第一次穿过的那身蝙蝠装都还留在玻璃柜里,再往后看是第二套,第三套....第一套罗宾服,迪克的,他的,然后最后的一套,是那个新男孩的,披风背面变成了黑色。

他们生命当中唯一永恒不变的就是美好的事物注定无法永存。


杰森想到他死去时的那件制服,去年他和布鲁斯来到这儿时看到了。他寻思着布鲁斯是不是把它收起来了,但等他转头,他发现那儿衣服还在那儿,和其他的制服不同,以一个最醒目的方式放在蝙蝠桌一旁。 这是为了不忘记我吗?杰森心情复杂地想着。然后他发现那个男孩正蹲在那件制服前。

他冷的搓手,想必是遭到了不听阿福言的报应,然后他从衣服内侧掏出一张照片,把它小心地放在玻璃柜下。

“我听说。”男孩开口了,声音低低地自言自语着,“到了一家团聚的节日,如果放上死去人的照片,他们的亡灵就能回来。”

他皱着眉头的样子颇像布鲁斯,好像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这样不符合科学原理的话。但是他轻轻揉揉鼻子打了个喷嚏,最终还是把照片留了下来。 “这下你应该就能回来了。”


他并没有多么感情充沛地说这些话,毕竟他从来没有机会认识过活着的他建立什么感情。 也没有停留很长的时间,抬头又看了两眼制服就因为寒冷快速地跑回楼上了。 杰森好奇地凑上去看男孩留下的照片,那是一张蝙蝠侠和罗宾在夜空中飞过的照片。可能比所有记者发表到报纸上的照片都要清晰,他都可以看见布鲁斯和他勾起的嘴角。


这肯定不是布鲁斯给他的照片,他不会有机会给自己拍这样的照片。也不太可能是小报记者的,他们总是哗众取宠地把闪光灯开的咔嚓响。 杰森想,那难道是男孩自己拍的吗?

他不知道,他也没办法问。

蒂姆已经跑远了,他在玻璃柜前盘腿坐下来,看着照片,突然想到以后他就不止可以靠衣服来通过关口了,也少了玛莎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猜他应该感谢这个叫蒂姆的男孩,他猜他也延续了维持自己的那份思念。


他不应该责怪蒂姆,他说不定是一个不错的罗宾。



但这一切依旧让他感到难过。


他怔怔地看着那玻璃想着。布鲁斯已经恢复了,哥谭也有了新的人去保护,他已经不能再期望更多了。但如果这一切依旧让他难过,也许问题就出在于他了。

是他还没有放下。

他一样是失去了爱的人。他死去了,他应该任由自己安息的,而他处理的方式却是牢牢地扒住过去不放手,为这一个世界的一切投入了他所有的精力,却没能开始他自己的生活。

他的处理方式其实和布鲁斯一模一样。


布鲁斯已经放下了,也许是时候他也放下了。 杰森又想起了玛莎,这次是他带着她的那一份一起来看布鲁斯,而布鲁斯很好,他们都能放下心了。多奇怪啊,死去的人却要比活着的人担心的多。

如果这一切依旧让他如此牵肠挂肚,明年也许他就应该和玛莎一样留在亡灵世界不再回来了。他突然理解了当时玛莎的意思。等他们重逢的那一天到来,在这之前,让活着的人过好他们的生活。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了。

他该放下了,这不就是他所想要的吗?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


杰森安静而郑重地思考着。韦恩大宅对他来说是这么空荡荡的,没有别的亡灵再回到这儿来了。他也不属于这里,他早就知道,他应该回去了。 回到亡灵世界,这才是他应该做的.....



知更鸟又一次出现了,它没有叫,安静地等杰森注意到自己,然后飞上来停在他手上。

“你也觉得我该回去了是吗?”他问三色的小鸟。小鸟轻轻地啄了下他只剩细长骨头的手指。他回头看向通往这儿的密道口,他知道那一头已经完全是一种不同的生活了,他知道那棵圣诞树下永远都不再可能有给他的礼物了。 他们都应该做的就是祭奠过去,然后迈步未来。


他站起来,然后跟着小鸟往亡灵世界的方向回去,因为他知道,很快又是新的一年了。






-tbc-






剧情应该还有两年圣诞。最后一章会在圣诞夜当天发。



评论(31)

热度(210)